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3章:我不想耽误你
    苏青桑感动了一阵,还没来得及去看另一个盒子,就发现苏成辉竟然进了病房。

    她一怒,几乎瞬间就想要发作。却发现睡在床上的向采萍似乎有醒来的迹象。

    “妈?”

    苏青桑快速的上前,把手中的包放到一边,在病床前站定,伸出手去握着向采萍的手。

    “妈?你醒了吗?”

    病床上的向采萍的眼睛在动,她全身都疼。听到女儿的声音,她十分艰难的睁开了眼睛。

    “青——”只说了一个字,向采萍的声音就哽住了。她睡了一个晚上,又失血过多,身体虚弱,声音是极为嘶哑难听。

    “妈,你先别急着开口。”苏青桑快速的去倒了杯温水过来。先用棉签沾湿了,给向采萍润了润唇。

    又重新倒了一杯,拿着吸管放在里面,半扶起她的头,示意她用吸管吸。同时按下了床铃叫医生。

    向采萍喝了点水,感觉舒服一点了。她看着苏青桑,眨了眨眼睛,终于确认了眼前人是谁。

    她水还没喝完,医生就来了。给向采萍做了些常规检查,又问了一些问题。

    最后李医生看着苏青桑:“苏医生,你妈妈既然醒了,那脑震荡就应该没事了。其它的地方再慢慢恢复,应该会没事的。”

    “谢谢李医生。”苏青桑松了口气:“确定不会有后遗症吧?”

    “应该不会。就是那个腰注意一些。”

    “好好。我一定会的。”苏青桑送走了医生,重新站到了病床前看着向采萍:“妈,麻药退了,你可能会有点疼。要是实在难受,我去给你开点止疼药?”

    向采萍摇了摇头,她确实是很疼,全身都疼的那种。但是现在她顾不上那个疼。

    “青桑?”喝过水,向采萍喉咙好多了,声音也不像刚才那样嘶哑:“你,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在宋城?”

    “妈。”苏青桑把水放到一边,又小心地将她的头小心的放回枕头上。

    “你都这样了,我能不回来嘛。”

    “诶。你看你——”向采萍有些急了,她想要起身,被苏青桑按住了肩膀。

    “妈你别急着动,你的腰椎受伤了。这段时间要好好恢复。你千万别乱动,不然以后会留下病根的。”

    向采萍身体不动了,可是眼中却满是急色:“你说你这个孩子,回来干嘛啊?这工作重要啊。你赶紧回去。我没事。”

    “还说没事。”苏青桑有点想哭。以前看着新闻,说有些家长在孩子高考的时候生病或者是手术,为了不影响孩子宁愿选择不说。

    当时她还特别不理解,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家长?

    可是现在她碰到了,她只感动得想哭。

    “妈。工作没事的。真的。我都请过假了。你放心吧。我就好好陪着你。”

    “是我不好,是我耽误你了。”向采萍一脸自责。

    “妈。”向采萍的话让苏青桑想哭。她握着她的手,声音很轻:“你别这样。你没耽误我。我能照顾你我觉得特别高兴。真的。”

    向采萍面色苍白,还是有些纠结。苏青桑握紧了她的手:“妈。过去几十年我都没有在你身边尽过孝,你就不要阻止我了。”

    向采萍没有再出声反对,不过眼中却带着明显的泪意:“青桑——”

    “妈,你少说话。你出了好多血,这会身体正虚弱呢。还是好好保重。”

    向采萍用力的点了点头,简单的动作又让后背一阵疼。苏青桑心疼不已,握着她的手。

    “妈,算我求你,你别动了。好好地躺着。”

    向采萍终于不动了,不过却也在这个时候看到了一直站在病房角落里的苏成辉。

    只一眼,她脸色就变了。

    “你怎么在这里?”

    苏青桑也是这会才看到苏成辉,她脸色有些难看:“爸,可以请你出去吗?”

    苏成辉面色有些不自在。他向前一步,却没有完全靠近:“采萍,你不要这样。”

    “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要不是自己动不了,向采萍都打算亲自起来追赶苏成辉了。

    “采萍,我只是想来看看你。我——”

    “你看过了,可以走了。”

    向采萍的态度实在是太过于坚决跟冷漠。苏成辉站在那一时进也不是,退了不是。

    苏青桑转身向前两步:“爸,我觉得你还是出去比较好。”

    “青桑——”

    “你也看到了,我妈不想见到你,更何况他一看到你就难免激动。你要是真的为她好,想她恢复得更快,你就快点走。”

    苏成辉不想走,他心里很愧疚,愧疚之外还有自责。

    苏沛真的无心之举伤了向采萍,这是他没想到的,他觉得自己应该向向采萍表示歉意。

    “青桑,你让他出去。”

    苏青桑挑眉,声音冷淡:“爸,你听到了。我妈真的不想看到你。”

    苏成辉叹了口气,也不好意思再留下来,想了想:“那,采萍。那我明天再来看你。”

    “不用了,你以后都不用来。”向采萍的声音很冷:“我怕看到你我就好不了了。”

    一点也不客气的话让苏成辉语塞。他想再看向采萍一眼,苏青桑却挡着不让他看。

    他最终无奈,转身离开了。

    他走了,两个人算是松了口气。尤其是苏青桑。不管怎么说苏成辉毕竟是她爸爸。他要是真的强势要留下来,她只怕还拿他没办法。

    “妈,你饿不饿?”苏青桑在病床前坐下,一脸关心的看着她:“不过饿也要忍一下。你今天暂时还不能吃东西。”

    手术还不到二十四小时。暂时只能输液了。

    “没事。我不饿。”睡得人都软了,哪里还会饿。向采萍伸手去握苏青桑的手:“妈没用,本来还想着帮你,现在不但帮不了你,还要拖累你。”

    “妈。”苏青桑不爱听这话:“你再说这个话,我可生气了。”

    “那行,我不说了。”向采萍看了看:“靳尧呢?”

    “上班去了。”苏青桑怕向采萍误会,赶紧解释:“他昨天在这里守了一天加一个晚上。我之前在宋城,来来回回都是他在跑。手术费也是他交的。”

    向采萍点了点头,对霍靳尧这个女婿是再满意没有的:“靳尧是个好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