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章:你们给我离开这里
    这话一出,苏成辉都要站不住了。向采萍会瘫痪?他一脸紧张的看着医生,生怕他说出一个很不好的结果来。

    “瘫痪应该不会。但是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病人只怕腰椎不能再用力。要在轮椅上度过了。”

    医生知道家属的担心:“后期的话好好复健。对行动是不会有影响的。只是还是要注意。毕竟年纪也不轻了。如果后期复健不好,怕是会落下病根。”

    “好的。我们一定注意。”霍靳尧开始盘算着要请专业的护工,还有营养师跟复健师。

    “病人出车祸的时候,摔到了头部,我们已经检查过了,除了脑震荡,并没有发现颅内出血,应该没有大碍。最严重的就是脾脏破裂导致的大出血。病人也曾因为出血而过手术过程中几度休克。经过手术,我们已经为她补好了破裂的脾脏。但是大出血导致的身体虚弱,需要一定时间来恢复。”

    “好医生,也就是说她现在没有其它的问题了,是吗?”

    “暂时没有,病人麻醉还没有退,等醒了你们可以再叫我们给她进行一个详细的检查。”

    毕竟头上摔伤的事情,可大可小,虽然检查过了,还是要看人醒了才知道结果。

    “谢谢医生。”

    接下来的事情霍靳尧都一力处理了。根本不让苏成辉沾手。

    等苏青桑到医院的时候,向采萍已经进了病房安置好了。而霍靳尧正坐在离病床不远的地方。

    他面前还放着笔记本电脑,旁边一堆的报表,文件,看起来似乎是很忙的样子。

    而杨文昌站在她身后,手上拿着几份文件,明显在等霍靳尧签字。

    “靳尧?”

    “老婆。”霍靳尧看到她来了,第一时间站了起来。苏青桑却不看他,而是冲到了病床前。

    “我妈怎么样?她怎么样?”

    向采萍的脸色苍白,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苏青桑眼睛都红了,她真的恨不得那个出车祸的人是自己才好。

    霍靳尧把手中的文件都签好了字,递给杨文昌,示意他先出去。

    杨文昌拿着文件走人后,他上前站到了苏青桑面前。

    “你妈暂时没事了。”

    霍靳尧知道她在想什么,把医生的话重复了一遍:“情况就是这样,现在麻药还没有退。加上之前失血过多,可能要明天才能醒了。”

    “失血过多?输血了吗?”

    “输了,输了六百cc。”

    “六百?”苏青桑看着向采萍,眼神中的很是心疼:“现在呢?现在没事了吗?”

    “算是吧。后期复健很重要。”霍靳尧没打算隐瞒她,把向采萍腰椎的问题又说了一遍。

    苏青桑一脸自责:“都怪我。那个时候在荣城就应该多关注一下的。我妈让我照顾她的时候我就不应该回来。她要是落下病根要怎么办啊?”

    “你别急。会没事的。”霍靳尧握紧了她的手:“那个时候你也不知道她的身份啊?再说了,我们请最好的复健师,请最好医生来治。我瞧一定会没事的。”

    苏青桑不说话,只是用力的点头。

    霍靳尧捏着她的手,才发现她手很凉。有些心疼,又有些无奈。将她的手握紧了,放到自己的怀里。

    “手这么凉,文昌去接你的时候没有开空调吗?”

    “开了。”苏青桑摇头,目光依然落在向采萍身上:“我就是不安定。”

    霍靳尧不说话了,苏青桑心情不好,打开车窗透气。可是她的手跟脸这会都被风吹得发凉。

    伸出手,将她的身体抱进自己的怀里,他抱得很紧,很用力。

    “老婆。不需要不安定,你不是一个人。还有我。”

    苏青桑没有抬头,她的脸还贴着他的胸膛。目光看着向采萍。

    “你说,我妈怎么就这么命苦呢?”

    前半生爱人被抢走,跟自己的骨肉分离,后半生,好不容易以为可以享点福了。可是却又出这样的事情。

    “霍靳尧,我真的宁愿出车祸的人是我,那样——”

    “老婆。”霍靳尧突然就扶着她的肩膀,让她看自己的眼睛:“不要说这样的话。”

    “”苏青桑呆呆的看他,霍靳尧的神情相当的认真,严肃:“你妈对于你来说很重要,可是你对于我来说,也很重要。”

    苏青桑咬着唇,半天找不到自己的声音,最后轻轻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老婆,我希望你明白。你说我自私也好,说我冷血无情也好。但是我是真的庆幸,出事的人不是你。”

    不然霍靳尧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苏青桑被他的神情给惊到,那不安定的心再度安宁了不少。

    伸出手抱着霍靳尧,看着一脸苍白没有一点血色的向采萍:“霍靳尧,我不说这个话了。我现在就希望我妈可以没事。”

    “你放心吧一定会没事的。”

    但愿吧。苏青桑闭了闭眼睛。这一个多星期在宋城交流学习,本来是件很开心很快乐的事情。

    毕竟能跟那么多前辈交流心得,学习。但是现在那些快乐都变成了自责。

    她特别后悔,特别懊恼,早知道她就不要去什么宋城了。

    她不去,向采萍说不定就不会出事了。苏青桑想到这里,突然松开手,身体退后一步看着霍靳尧。

    “对了,撞我妈的人呢?他在哪?”

    霍靳尧蹙眉,想着怎么说比较好。

    “怎么了?逃逸了?没抓到人?”

    苏青桑在宋城只听霍靳尧说向采萍被车撞了,却没有说什么被车撞,被谁撞。

    “那人已经被我送去交警大队了。”霍靳尧的声音淡淡的,想到苏沛真,还是决定把这件事情告诉她。

    “事实上你妈会出车祸虽然跟那个人车速略快有关系。但害她出车祸的人,却不能完全算到那个人的头上。”

    “什么意思?”苏青桑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霍靳尧最终还是没有隐瞒,把苏沛真的事情说了一遍。

    他说得算是客观,刚才等向采萍手术结束的时间,他也让人调了监控出来。

    而就在苏青桑回来之前,她他已经看过了。监控上面一切都无所遁形。也更直观的可以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