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7章:没有什么是我不能的
    这话一落,宋夫人跟罗夫人两个人身体一软,直接就跌坐在地上。

    两个人都不敢相信的看着霍靳尧,罗夫人好半天才鼓起勇气:“霍,霍,霍总,你,你不能这样。”

    要是让她家那位知道了,她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她是真的在紧张,紧张得声音都开始颤抖。

    “没有什么是我不能的。”霍靳尧挂了电话,神情极冷。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两个人,目光不带一丝情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你们也不是小孩子了,不是吗?”

    宋夫人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落下来。罗夫人想着自己回家对自家丈夫可能会有的怒气,竟然双眼一翻白,晕了过去。

    霍靳尧看也不看地上的两个人,直接回到了还在哭泣的白着一张脸的苏沛真面前站定。

    目光扫过了苏沛真的脸,其它人都收拾好了。现在就只剩下这一个了。

    “你,你——”

    苏沛真已经听到了霍靳尧刚才的话,她不敢相信,霍靳尧真的做得出来,就为了这么一点小纠纷?

    “我什么?”霍靳尧对苏青桑有好耐心,可不表示他对别人也有。

    苏成辉拧眉,在霍靳尧阴沉的目光中,不着痕迹的往苏沛真的面前挡了挡。

    “靳尧,有什么事,等采萍出来再说。”

    霍靳尧微微勾起了唇角,带着几分嘲讽的看着苏成辉:“爸你的意思是,让我就这样算了?”

    “我已经打过她了。”苏成辉说这一句话的时候,格外的底气不足。

    霍靳尧笑了,那个笑意丝毫没有到底眼底。若是苏青桑在这里的话,就会知道,她平时面对的,在她面前总是喜欢嬉皮笑脸的霍靳尧有多难得。

    “爸的意思是。她——”他抬手,漫不经心的指向苏沛真的方向:“害得青桑的妈妈出了车祸,你却觉得只是一记耳光就足够了?”

    苏沛真因为他话里的意思身体抖了抖。她本能的往苏成辉身边站去。

    哪怕她刚才才挨了苏成辉一记耳光,可是苏成辉带给她的感觉也不会比霍靳尧带给她的这样让她害怕。

    苏成辉自然是感觉到女儿的害怕了。他的脚步往边上站了些许,半挡住苏沛真的身体。

    “靳尧。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现在没有什么比采萍更重要。”

    向采萍还在抢救。霍靳尧就算是想处置苏沛真,也等她醒了自己处置吧?

    “这不冲突。”霍靳尧的下颌半抬起,眸光犀利:“反正手术没有那么快结束的。刚好有时间把账算一算。”

    “靳尧,青桑怕是不会赞同你这样的决定吧?”

    “青桑现在不在这里,怎么?难道我还不能替好做决定?”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爸是什么意思?”霍靳尧向前一步,已经站到了苏成辉的面前。

    苏成辉个子并不矮,也有一米八了。不过在身高一八八的霍靳尧面前,气势还是输了一点。

    “霍靳尧,我没有说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不过采萍还在手术室。你——”

    他后面的字还没说完,里面已经有护士出来了。

    苏成辉跟霍靳尧以为手术结束了,第一时间上前,想问一下护士什么情况。

    护士理解他们的心情,简单的解释了一下:“手术还没结束。伤者大出血,我们现在去血库调o型血。”

    护士说话的时候就要跑去拿血浆。霍靳尧看着护士的脸。有些担心的问了一句:“血库的血够吗?”

    “够的。o型血我们医院还是比较充足的。”

    护士说完这句就跑了。霍靳尧没有完全放心,但是多少松了口气。

    转身看苏成辉,发现他的脸色有些怪异,以为他是在担心向采萍,嗤笑一声。

    “我已经打电话通知青桑了。爸。我特别想知道,青桑回来以后,你打算怎么给她交代。”

    他现在不是不让自己处置苏沛真吗?他就不信,他能拦他一时,还能拦他一世不成?

    “这件事情,我不需要向青桑交代。我只要向采萍交代就好。”

    苏成辉现在很担心向采萍,不光担心,还很自责。

    他没想到自己竟然没能劝住苏沛真,让她去找了向采萍的麻烦。

    可是眼前这个情况,他更不可能让霍靳尧先对付苏沛真。要知道苏沛真可是向采萍的女儿,亲生女儿。

    “是吗?”霍靳尧冷笑,看了眼还苍白着一张脸的苏沛真:“希望你可以在青桑回来之后,也这样说。”

    “靳尧,大家都是一家人——”

    “是一家人吗?”霍靳尧毫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目光扫了眼苏沛真的方向:“是一家人就可以把青桑的妈妈挤兑得出车祸了?”

    苏沛真本来就心虚,本来是不敢开口的,可是霍靳尧的话又让她觉得很不服气。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

    霍靳尧的目光如箭:“你不是故意的就把人弄得出车祸了。那你要是故意的,你是不是得要人命了?”

    “我,我——”

    苏沛真还想说什么,苏成辉瞪了她一眼:“少说两句。”

    苏沛真不敢说话了。护士拿了o型血的血浆回来了,匆匆的赶进了手术室。

    霍靳尧这会没有心情去理会苏沛真,他是从公司赶过来的,这会公司还有一堆的事情没处理完。

    手机一直响个不停。他接了几个电话,没过多久,助理就拿着笔记本跟一堆文件过来了。

    霍靳尧就在走廊上处理起了公事,手机在此时又响了。他正要挂断,看到是苏青桑打来的时快速的接了起来。

    “青桑?”

    “我妈怎么样?”苏青桑的声音满是惊慌:“我已经买好机票了。还有半个小时就起飞。你先告诉我。我妈怎么样了?”

    “妈还在手术。”霍靳尧看了眼手术室:“具体情况我现在也不知道。要等医生出来了才知道。”

    “好好的怎么出车祸?”苏青桑满脸焦虑:“还有怎么还在手术啊?不是已经很久了吗?”

    “是。情况可能有点复杂。”

    霍靳尧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是看手术还没有结束,现在还在做。估计情况不太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