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5章: 正好说明你心虚
    可是她到底还要脸面,不可能在这里就跟向采萍闹起来。

    唯今之计,也只有事后慢慢想办法教训这个女人了。

    苏沛真还在想着事后怎么教训那个女人。一直站在边上看热闹的罗夫人突然啊了一声。

    “怎么了?阿姨?”

    “我,我刚才脖子上戴着的项链不见了。”

    罗夫人说话的时候,向采萍已经走到门口了。她这一声叫得有点大,向采萍听到了,也没想着停下来。

    “你的项链刚才不是还在吗?”宋夫人连忙开口:“我刚刚还看到的。”

    “是啊。我的项链呢?”罗夫人一脸急色,低下头来四处找,都没有找到。

    “你再找找。你这条项链不是你家老罗送给你的?要好几百万呢?”

    “是啊。”罗夫人急了,身上摸了几下,衣服口袋里也找过了,还是没有。

    她一急,想也不想的开口:“你刚才看到我还戴着?是进了店吗?我都没注意。会不会是掉在车上?”

    苏沛真看着罗夫人脸上的急色,眼角的余光看到向采萍已经走出了博古斋。她突然就用极轻的嗓音,漫不经心的开口。

    “阿姨,你刚才一直跟那位女士站在一起,会不会是不小心掉到她身上去了。”

    说是不小心掉到那里去了,苏沛真的话里的隐意却是向采萍拿了。

    博古斋的老板看着这突然而来的变故不说话。这些人的恩怨可不是他这么一个玉器店老板能插上手的。

    宋夫人在此时像是得到提醒一般。啊的一声:“对啊。刚才她站得那么近,谁知道是不是不小心掉到她那袋子里了啊?”

    向采萍拎着一个那么大的袋子,某知名羊毛品牌的标签看起来十分的醒目。

    苏沛真暗示完了,也不再继续说。

    看着罗夫人宋夫人一起出去了,挡着了向采萍的去路。

    向采萍虽然刚才被苏沛真几个的出现影响了她买东西的心情。但是现在想送给女儿的玉坠买到手了。她心情还是不错的。

    这附近刚好就有一个地铁站,不过她想打个出租回去。反正也不远。

    只是还不等她走去停出租的地方,她的去路已经被人挡住了。

    “你的袋子给我看一下。”

    罗夫人说得相当不客气。

    向采萍拧眉,拎紧了自己手上的两个袋子,退后一步。

    “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罗夫人那条项链可是她最喜欢的项链这定。她过生日的时候老公送的。这会看到向采萍拎着那个袋子,忍不住就怀疑会不会是掉在她那里了。

    “我的项链掉了,我怀疑掉在你这个袋子里了,你拿过来给我检查一下。”

    刚才罗夫人跟宋夫人一左一右的抓着她的手不让她走人。向采萍已经相当不快了。

    这会这两个人更过分了。竟然暗指她拿东西?向采萍的脸色沉了下去,看起来十分阴沉。

    “你让开,我这个袋子里不会有你要的东西。”

    “你不让我看,就是心虚。”罗夫人看到她这个样子,反而越发的觉得她有可疑:“你不要觉得你刚才买了个玉坠,刷了个几十万,就是有钱人了。我告诉你,我这条项链几百万呢。你要是聪明的,就赶紧拿出来。不然的话,我可就要报警了。”

    “报警?”向采萍想笑了:“你想报警就去报好了。我说了。我没有拿。”

    “态度还真横。”罗夫人可不想跟她客气。她跟厉千雪私交算不错的。既然这个女人就是当年那个小三,她给她点教训,也算是帮厉千雪出气了。

    “你说没拿就没拿啊?拿袋子给我我要检查。”

    “抱歉。你没有资格。”向采萍前几年做生意,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对于罗夫人这样的人,她自然也是了解的。

    欺软怕硬,外强中干。说穿了,不过是狐假虎威罢了。

    “我没资格?”罗夫人这会都顾不得自己是在大马路上了:“我的项链掉了。我现在怀疑掉在你这里,你不让我看,你就是有鬼。”

    罗夫人太度尖锐,咄咄逼人。向采萍神情淡定,不急不缓。

    宋夫人在边上看了一眼,向前一步:“这位女士,既然你真的没有拿那条项链,干嘛不让我们检查?我们也只是看一下,又不会怎么样?你这样藏着掖着不让我们看,才更有问题吧?”

    向采萍冷冷的扫了宋夫人一眼。她几乎毫不怀疑,这两个女人是故意来为难自己的。

    看看一直在边上看热闹一句话也不说的苏沛真。说起来这其中怕是还有这位苏小姐的怂恿。

    这个女孩子她是真的不喜欢。尖锐,肚量小,不大气。更重要的是,有贼心没贼胆。

    明明跟她不对付,却不自己上来,反而把其它两个几乎可以当她妈妈的长辈推出来。

    厉千雪那么能干的人,怎么就教出这样的一个女儿?她想想还真的是很有趣。

    “我再说一次,我没有拿,我的袋子也好。包里也好。都不可能会有你们要的东西。麻烦你们让开。”

    玉坠跟那个玉镯她已经放进包里,小心的放好了。这两个袋子装的一个是准备给苏青桑打织围巾的,一个是打算给霍靳尧织围巾的。

    毛线在其次,她不想让这些人碰她的东西才是真。

    罗夫人没想到向采萍态度这么横,心里一恼:“哼。我看就是掉在你这个袋子里。你给我拿过来。”

    向采萍没防备她竟然敢对自己动手。下意识就要将自己的袋子护住,同时往身后放。

    没曾想宋夫人在边上看到了,上前来帮忙。

    向采萍急了,身体往边上躲避去。

    她年轻时也是吃了一些苦,力气自然比罗夫人宋夫人要大。

    只是这会两个人站在马路边上,她看着罗夫人朝自己伸过来的手,没多想就往马路中间避开。

    这会已经不是高峰了,但是马路上的车依然很多,几个人的后方,刚好有一辆车子往这边开。

    向采萍的身体背对着那辆车,没有看到车子开过来。她只看到罗夫人瞪大了的眼睛,还有宋夫人一脸震惊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