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章:一个小三而已
    那个店员看向采萍竟然真的问,脸上有些意外:“阿姨,这块玉是老坑玉,是缅甸玉王,当初这个玉——”

    “小姑娘,你直接告诉我多少钱?”

    “阿姨,这块玉的标价是五十五万。我们商店现在玉器打八折。打完折还要四十四万。”

    向采萍闻言,拧起了眉心:“这个价格不好。四十四万。太难听了。你问问你们老板,三十九万可不可以卖。长长久久嘛。”

    这种玉器说实话,品相再好,也是有一定水分的。按她的眼光来看。这个玉佛三十万差不多。

    “阿姨你看你这话说的,我们这么大一家店,又不是专门做你一个人的生意。这都是按着折扣来的。打完折就不能再少了。”

    向采萍脸色有些纠结。她确实是很喜欢这块玉的。也觉得很适合青桑。

    可是四十四这个数字真的不好。尤其是林市的方言里。四跟死同音。这就让她更不喜了。

    店员看向采萍这个样子,心中嗤笑。说什么四十四万不好听?还不是没钱?

    “小姑娘,你这样吧,你就问问你们老板。能不能卖。”

    向采萍不差那几万块。但是送给女儿的东西,她希望有一个好彩头。

    今天这块玉佛若是三十九万可以买,她就买下了。

    “阿姨,这真的不可能。”那个店员问也不想问。她现在觉得自己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女人根本没钱啊。

    她要是真去问了,回头老板要骂自己了。

    “小姑娘。你这样可不像是做生意的。你又不是你们老板,你怎么就知道不能买呢?”

    “我虽然不是我们老板。可是我们这都有规定的啊。”

    她要是真的去问了,才是傻的呢。

    向采萍脸色有些难看,她自然知道这种地方都是看人下菜,挑人甩脸色。

    但是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小姑娘,我现在还就不走了。你去不去问你们老板?”

    “这事真没办法问。你是觉得不好听,你可以给原价五十六万啊。我不介意的。”

    “你这个小姑娘怎么这样说话的?”向采萍被气到了:“我说过了,你不是你们老板,你没有权利拍板吧?”

    “我是没有,但是我想我还是有权利决定,问不问老板吧?”

    店员冷着张脸,不肯去。两个人正在僵持。

    苏沛真刚好就这个时候带着几个贵妇进门。

    厉千雪有一个交好的小姐妹,下个星期过生日。厉千雪最近几天工作很忙,就让苏沛真给那个交好的小姐妹挑份礼物。

    苏沛真在前面停车的时候,碰到了也是出来逛街的罗美善妈妈,还有宋幼荷妈妈,

    罗夫人跟宋夫人平时跟厉千雪的关系都不错。厉千雪认识的人,她们自然也是认识的。

    对方下个星期生日,罗夫人跟宋夫人也想着出来给对方挑个礼物。

    三个人在这碰到,苏沛真跟两位阿姨打过招呼,建议一起来这博古斋看看。

    进了门,苏沛真一眼就看到了向采萍。

    看到了她,上一次挨耳光的新仇旧恨这会就涌上了心头。苏沛真差点就要端不住脸上的平静跟笑脸。

    “沛真,你怎么了?”罗夫人看着苏沛真,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那是——”

    “没什么,一个小三而已。”后面这一句说得小声,另外两人一时没有听清。

    苏沛真是这个博古斋的常客。不光是她,罗夫人宋夫人也是经常来的。

    早就有认识的店员在看到三个人时快速的迎上来了。

    “苏小姐,罗夫人,宋夫人。”眼对向采萍的态度天壤之别。店员看到这几位,笑得像是一朵花一般。

    “不知道几位今天来是想看看什么?”

    苏沛真没有急着挑东西,而是看了眼向采萍的方向:“那边是怎么回事啊?”

    “那个啊?”这个店员刚才也是听到了的。听到苏沛真问,就小声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明明没钱,又喜欢装有钱的款。三十几万都出了,不舍得剩下几万。还非要我们叫老板,你说可气不可气?”

    这个店员说得小声,毕竟向采萍就算是买不起,他们也不能公然得罪客人。

    苏沛真听了,嗤笑一声,脸上涌起几分嘲讽。

    宋夫人跟罗夫人对这事不感兴趣,正想着去挑礼物。苏沛真却转身看了两位夫人一眼。

    “宋阿姨,罗阿姨。这位买不起的客人,我是认识的。既然对方出不起那几万块。不如我来帮她出好了。”

    她这样说的时候,眼中有一闪而过的恶意。罗夫人跟宋夫人没看出来,但是既然苏沛真都说了认识的,那就随她好了。

    “沛真。那要不你先过去,我们在这边等你。”

    “两个阿姨就陪我一起好了。”苏沛真勾起了罗夫人的手臂:“我一个小姑娘,我怕到时候那阿姨下不来台,会拒绝我的好意。”

    这——

    罗夫人跟宋夫人对视一眼,到底没反对。

    不说苏家现在在林市风头无二,就凭他们跟厉千雪的关系,也没道理不帮她的。

    两个人就这样跟着苏沛真走到了向采萍的身边。

    向采萍这边本来并不是非买这块玉不可。可是店员的态度让她恼了,今天她还就非要见到对方老板不可了。

    “姑娘,开门做生意,往来皆是客。你既然不是老板,又怎么能替你们老板做决定?这块玉,成色是不错。但是三十万也差不多了。我开价三十九万,还是想讨个好彩头。你们若是真的诚心做生意,就现在去问问你们老板。能不能卖。”

    “阿姨,我都说了,不能卖。”

    “哟。阿姨。怎么?买玉啊?”苏沛真看到现在,也看够了。

    上前几步,站到了向采萍身边。明明跟向采萍不对盘,却还是叫得很亲热。好像两个人很熟一般。

    “怎么?这是怎么了?”

    向采萍看到苏沛真时,先生出几分不喜。身体退后一步,态度防备而疏离:“苏小姐,这并没有你的事。请你让开。”

    “阿姨何必这样呢?这博古斋虽然不是我的家开的,不过老板我认识。你不就是想再打个折吗?我让他来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