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你又不缺什么
    苏青桑因为霍靳尧的话而怔住。她搓了搓鼻尖,有些尴尬的朝着霍靳尧勾了勾唇角。

    “你又不缺什么。我也不知道要送你什么啊?”

    “苏青桑。”霍靳尧被她的话给气到了:“什么叫我不缺什么啊?我不缺什么你就可以什么都不送我吗?难道你们科室里那些人缺什么?难道苏昱昕又缺什么了?”

    他怎么说还是她老公呢。应该比其它人更亲密吧?结果呢?谁都有礼物,就他没有。就他没有。

    苏青桑看霍靳尧真生气了,声音一下子就低下了去:“那不一样嘛。”

    “怎么不一样?”

    “他们跟我的关系又不是我跟你的这种关系。”

    霍靳尧脸色因为她的话更黑了几分。他完全不打算就这样揭过去:“我们什么关系?难道在你的心里,你跟苏昱昕的关系会比我跟你的关系要亲?”

    她要是敢说是,霍靳尧今天绝对会惩罚得她让她知道他们的关系经苏昱昕跟她要亲密,深入得多。

    “我没那个意思。”

    霍靳尧起身,回到床上躺下,一副不想理她的模样。

    苏青桑半咬着唇,看着他真的生气了,跟着起身走到床边坐下。

    她伸出手去碰霍靳尧的手臂,哪里知道他理也不理她。翻了个身背对她。

    “真生气啦?”

    “是。”

    “很生气?”

    “超级生气。”

    他背对着自己,苏青桑也无从见到他脸上的表情。想了想,她凑过去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记。

    “这样叫?可以消气了吗?”

    “不可以。”

    霍靳尧这样说,脸上的表情也是一点都没有松动的。

    “那,这样呢?”苏青桑又凑过去在他唇上亲了一记。

    “还不行。”

    苏青桑要是这会看不出这人是故意的,那她也白跟他相处这么些时候了。

    红艳的唇瓣上扬,她没有再去亲他,而是将手撑在他旁边,一只手放在他的手臂上。

    “我说,我们的关系跟他们不一样,是因为,我觉得我们的关系更亲近。既然是更亲近的关系。那么有没有这个礼物,都一样。但是他们不一样。我跟他们的关系,可以靠礼物维系得更亲近一些。但是跟你不需要。”

    霍靳尧不转过来,不知道气消没消。

    “我真的不是故意忽略你的。因为不知道送你什么。”她跟男人接触的经验本来就不多。

    那些一般男人用的钱夹啊,皮带啊这一类的。霍靳尧用的都是订制的。她去日本买那些送他,还怕他看不上呢。

    “我需要,很需要。”霍靳尧就是不转过脸来:“只要是你送的。一根草我都要。不行吗?”

    “行。那我要是真的忘记买礼物给你了,你怎么办?”

    “不怎么办?反正我现在很生气。很不高兴。”

    霍靳尧不愿意揭过,苏青桑看着他的背影。又叫了他一声,霍靳尧还是不转过身来。

    苏青桑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浴袍。她刚才洗过澡出来就一直穿着浴袍。偏偏霍靳尧竟然没注意到,她没像以往那样洗完澡穿睡衣。

    她一咬牙,腾的站了起来就离开了床边。霍靳尧被她气到了。

    哄了半天,怎么就不知道多哄一会?他生气了。他决定呆会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苏青桑。让她知道一下什么叫夫纲。

    不,不光是教训。他要——

    听到身后悉悉索索的声音,那个女人竟然还不知道过来?霍靳尧气结,娶了一个这么“木”的老婆,真的让人生气。

    他腾的坐了起来,打算把苏青桑压到身下好好“教训”一番时,却被眼前的景色给吓了一跳。

    苏青桑的浴袍被她自己脱掉了。露出里面的装束。那个是——

    霍靳尧眨了眨眼睛,看了眼苏青桑头上。她身上穿着猫女郎的装扮,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戴上了一对猫耳朵的发卡。

    她明显不习惯这样的装束,整个人十分不自在,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的感觉。

    “其实,其实我也准备了礼物给你。”

    苏青桑生平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实在是窘得不行:“我的礼物就是我自己。”

    一向镇定冷静,泰山崩于前都不改其色的霍靳尧,看着苏青桑头上那可爱的猫耳朵发卡,还有身后那一条毛茸茸的猫尾巴。

    加上她身上的装扮,他突然就下了床,一把将苏青桑抱了起来。

    “这是你的礼物?”

    苏青桑脸烧成了苹果那般红,目光四下游移,就是不敢去看霍靳尧。

    “什么时候买的?”他可不信有向采萍陪着,她敢买这个。

    苏青桑脸更红了,不光是脸,身上都漫上了一层红色。她怎么会告诉他自己在日本逛街的时候。向采萍要去洗手间,由美带着她去了。

    她刚好就看到旁边的内,衣店,然后店家把这套小猫套装穿在外面模特身上。

    不光是小猫,进了店还有小兔子,护士服,那一类的。她想着霍靳尧,鬼使神差的买下了两套这样的内,衣。

    “只有这个?”霍靳尧将她放在床上,叠在她身上:“还是还有别的?”

    “还,还有别的。”苏青桑脸更红了。事实上昨天晚上回来就想穿给他看的。

    只是昨天苏成辉突然出现,然后她一时忘记了。

    “别的是什么?”霍靳尧的目光热切,盯着苏青桑头上那一对金色的小猫耳朵,只觉得心痒痒的。

    “兔,兔耳朵。”苏青桑这会完全不敢去看霍靳尧的脸了。真的有一种整个人都烧起来的感觉。

    霍靳尧低下头,啃了一记她的唇:“明天穿给我看。”

    “”苏青桑轻轻点头,霍靳尧满意了。亲着她的脸颊,靠近了她耳边:“这个礼物我喜欢。很喜欢。”

    苏青桑窘得不行,身体都绻起来了。想躲开霍靳尧的唇,却失败了。

    接下来霍靳尧用行动向她证明了,他有多喜欢这个礼物。

    半夜过后,苏青桑后悔了。

    她根本不应该送这个礼物。因为某人明显是太喜欢了。

    他一遍又一遍的在她的耳边重复着他有多喜欢这个礼物。一遍又一遍的告诉她他对这个礼物有多满意。

    苏青桑在昏睡过去之前想,剩下那套兔子的还是扔了吧。不然她的腰就要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