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章:好恶毒 的心思啊
    ?

    她刚才的思绪被打断了,也没办法再继续思考下去。

    ?

    看到苏沛真一副还想继续唤醒她的模样,厉千雪伸出手将她的手按住。她难得语气比平时要严厉了一些。

    ?

    “多大的人了?怎么还毛毛糙糙的?”

    ?

    “我不是看你不理我嘛。”苏沛真半噘着嘴,明显是有些委屈了。

    ?

    “妈妈在想事情,现在都被你打断了。”

    ?

    “妈你在想什么?”苏沛真难以控制自己体力的好奇:“说给我听听?”

    ?

    “你啊。”厉千雪这会再看苏沛真,突然就生出了几分跟苏青桑比较的心思来了。

    ?

    说起来,苏沛真跟苏青桑年纪差不多,苏沛真自然是长得更漂亮一些。

    ?

    可是以稳重来说。苏青桑倒是真的比苏沛真要稳得得多,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跟苏成辉把这个孩子宠得太过的原因。

    ?

    厉千雪的心,突然就有些不舒服了起来。

    ?

    她费了这么许多的心思,用心培养的女儿。结果却比不上苏青桑那样一个随随便便自己自由生长的私生女?

    ?

    这难道不是在打她的脸?

    ?

    厉千雪突然就坐正了身体。她看着苏沛真的脸,有一瞬间的出神。

    ?

    原来,这就是苏成辉的报复吗?

    ?

    如果这就是苏成辉的报复,那之前的那些举动,那些对苏沛真的偏爱,对苏青桑的无视,倒都有了解释了。

    ?

    捧杀!

    ?

    豪门最常有的一种手段。放纵自己的子女。让他们变得目中无人,骄纵任性。最后甚至惹出一堆麻烦的事来。

    ?

    苏成辉难道是在打这样的主意?

    ?

    完全有可能。苏成辉应该是想着把苏沛真宠坏,往坏的方向带的。

    ?

    不过是因为家里还有自己,有厉老爷子,不可能完全让他如愿。

    ?

    可就算如此,苏沛真的个性也比林市其它的千金小姐要骄纵一些。

    ?

    厉千雪这会倒是忘记了,自己当初也是想宠着这个女儿来着。

    ?

    自己十月怀胎生下来的骨肉,自然是怎么宠也宠不够。

    ?

    可是现在察觉到了苏成辉的做法,似乎就想通了他是怎么样的“险恶用心”。

    ?

    苏成辉,原来,你打的是这样的主意?这样的算盘?

    ?

    “妈?你怎么了?”

    ?

    苏沛真还来不及去想厉千雪刚才的不对劲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会她的脸色却让她有些担心了起来。

    ?

    “妈,你真的没事吗?”

    ?

    “我没事。”厉千雪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她想到了苏成辉,想到他自然就想到了他的做法。

    ?

    厉千雪这会只觉得心头有一团火在烧,她甚至恨不得马上就冲去苏成辉的面前跟他理论清楚。

    ?

    只是厉千雪不是那样冲动的人。更何况她自认看出来苏成辉的险恶用心,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去找他理论?

    ?

    “沛真。说起来你也不小了。有些事情我觉得你也应该自己有点分寸了。”

    ?

    “妈?”苏沛真一头雾水。

    ?

    “你就说上次你在日本跟那个女人起了冲突的事情,我不信你没有说什么,或者是做点什么。”

    ?

    苏沛真的脸色有些难看:“妈,你,你干嘛这样说我?”

    ?

    “我怎么说你不重要。重要是你现在也成熟了,长大了。你不能像是处理公事那样去处理你的朋友圈,还有交际圈。”

    ?

    “以苏青桑为例。她现在确实是我们要少惹的人。那你下次遇到她,就不要理会。当然,如果她主动来欺负你,你自然可以还手反击。可是如果是你主动去挑衅她,就容易落人话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

    厉千雪说得真诚,心里也是真的希望,自己的女儿可以有一个好的个性,好的前程。

    ?

    跟仇家的婚约不再,苏沛真若是还想嫁得比仇家好,或者是跟仇家差不多,这样的个性都要收敛一些。

    ?

    “妈。合着你的意思是让我忍着苏青桑?让着她?凭什么?”

    ?

    “你看你,又生气了。我的意思是,让你不要理她。你不理她,她也蹦达不起来。你说是吧?”

    ?

    苏沛真不说话了,看着厉千雪的脸,她的说法倒是跟苏成辉很像。

    ?

    在心里叹了口气:“好啦。我知道了。我下次离她远一点就是了。行了吧?”

    ?

    “你啊。”知道女儿心中还是不服气。厉千雪也不再说了。反正以后苏沛真就会知道了。

    ?

    服务生这时开始上菜,厉千雪看着女儿又说起了公司的事情。刚才的那一点子不悦也消散无踪了。

    ?

    那曾经隐隐闪过的,电光火石之间的那一点差点就要被她抓住的念头,在女儿的笑脸下,此时完全消散不见了。

    ?

    只是今天的一切,都变成了一颗暂时隐匿的火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烧了起来,照亮她曾经所有的怀疑。

    ?

    ?

    苏青桑洗完澡出来,目光就看到梳妆台上的那个盒子。盒子外面有一层蓝色包装纸。这次倒没有俗气的蝴蝶结,看起来简单干净。

    ?

    这是她特意给苏昱昕带的礼物。不过还没到周末。苏昱昕还在学校里呆着。

    ?

    她突然想到今天自己把一个剩下的手伴随手就送给了厉千雪。估计厉千雪看到了,会气得想扔掉吧?

    ?

    这么想想,还真有点可惜呢。不过她想着当时厉千雪的脸,就不是觉得可惜,而是觉得可乐了。

    ?

    “想什么?笑得跟狐狸一样?”

    ?

    霍靳尧在她身后,刚好就看到她对着镜子傻笑。伸手将她的小身板轻易的捞进了怀里。

    ?

    “没什么。”苏青桑摇了摇头,决定还是不告诉霍靳尧今天厉千雪去找自己麻烦的事情了。

    ?

    “真没什么?”霍靳尧将手往她腰上一放,威胁的意味十分明显:“说不说?”

    ?

    苏青桑举手投降,她可是真的怕死霍靳尧了。

    ?

    “我就是在想,什么时候把这个给苏昱昕送过去。”

    ?

    这不是真话,不过霍靳尧不打算马上拆穿。

    ?

    “随便什么时候送过去都行。”要不是看在苏昱昕对苏青桑还算有点姐弟情的份上,这礼物他会不会让她送出去还是两说。

    ?

    霍靳尧突然就坐正了身体,将苏青桑的脸扳过来看着他。

    ?

    “老婆。说起来你去了趟日本。跟着妈一起玩了那几天。那么短的时间,你就帮你们科室的人,还有苏昱昕带礼物。那我呢?我的礼物在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