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6章:是不是他强迫 你的
    可是一想到展昊泽说的话可能是真的,她的心,突然就跳得厉害。

    苏青桑已经嫁为人妇,现在孩子都有了。就算以前个性有些清冷。经过这些日子也变了不少。

    她看着展昊泽眼中的认真,站了起来:“抱歉,展先生,我有几句话要跟绾绾说一下。”

    “霍太太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说。绾绾面皮薄,怕是会害羞。”

    苏青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施梦绾脸皮薄?

    她们两个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一言不合就开黄腔的是哪个?现在展昊泽跟她说施梦绾面皮薄?

    她的嘴角抽了抽,看了施梦绾一眼。施梦绾实在是有些尴尬。瞪了展昊泽一眼。

    “青桑,我回头跟你说。”

    “你等会。”苏青桑将她的身体拉向自己这一边,凑近了她的耳边,极轻的开口:“你们这个,是什么情况啊?”

    “别问了。”施梦绾实在不好意思说:“回头我跟你细说。”

    “好啊。”今天是龙凤胎的大日子,她确实不方便一直缠着施梦绾问,不过:“要是是他强迫你的,你大可以跟我说,我让霍靳尧对付他。”

    苏青桑这句话是压低了嗓音说的,展昊泽却是听得一清二楚。

    “青桑。”施梦绾面色有些微妙。苏青桑拍拍她的手,有如娘家人一般的站了起来看着展昊泽。

    “展总好像有个未婚妻?”

    “是。”展昊泽跟陈菲菲虽然没有正式订过婚,可是整个林市的人都知道:“我们已经解除婚约了。”

    “是吗?”苏青桑挑眉:“我怎么没听说呢?”

    解除婚约这么轰动的事,就这么轻飘飘的揭过?

    “双方私下约定了,只是暂时没有公布。”

    “没有公布,那就说明展总现在还是有未婚妻的人。”苏青桑说话不怎么客气:“既然是这样,那又怎么能宣称说你是绾绾的男朋友呢?你这样置绾绾于何地?”

    “青桑。”施梦绾不想苏青桑跟展昊泽现在起冲突:“你别说了。”

    “怎么能不说呢?有些事情,总是要问清楚的。”苏青桑极为护短:“怎么就能因为他说几句好话,你就相信他?”

    “霍太太,我跟陈菲菲的婚约早就解除了。这件事情,在我问过他之后,就会公开。至于我跟绾绾,我对绾绾的感情自然是认真的。也请你放心,我不会委屈了她。”

    “嘴上说好话谁都会。能做到的,没几个。”

    苏青桑真的不是针对展昊泽,而是这个男人有不良记录。若是他不跟施梦绾在一起,跟再多女人有关系,也不关她的事。

    可是她跟施梦绾情谊不同,自然见不得自己的好姐妹受欺负。

    “说好话,我不怎么会。但是我想我能用行动证明。”

    展昊泽的手还握着施梦绾的手。施梦绾因为他的话而回头看他,他过分真挚的眼神让她一时有些意动。

    苏青桑还要说点什么,偏偏又有人来。

    霍家亲戚多,商场上的朋友也多。她身为霍靳尧的妻子,来跟她套近乎的人自然也不少。

    苏青桑没时间去理会施梦绾,只好给了她一记眼神,示意她晚点再说。

    可是再晚一些,施梦绾就被展昊泽带走了。

    展昊泽本来就不喜欢这样场合,带着施梦绾公开了之后,呆了一会就带着她离开了。

    展昊泽订的酒店就在宴会楼上的总统套房里。他带着施梦绾直接上了楼。

    施梦绾其实还没有从刚才展昊泽公开她身份的举动中回过神来。直到被带上楼,展昊泽吻上了她的唇。

    吻她的时候,不忘将她的红色外套脱下。露出了里面的无袖连衣裙。

    他扣着她的腰,将她往怀里带,刚才在男洗手间的时候,他就想这样做了。

    施梦绾在他的亲吻中,理智渐渐回过神来。

    在他的手要继续的时候,她一把将他的手给抓住了。展昊泽的动作停下,额头抵着她的。

    “绾绾”

    他身上清冽的气息拂过她的脸颊,她差点又要陷入他给的**阵中去。

    眨了眨眼睛,她双手抵着他的胸膛,让自己冷静。

    “展昊泽,你说你跟陈菲菲解除婚约了?”

    “是。”

    “只是没有公开?”

    “对。”

    “那么,陈菲菲也默认这样的说法吗?”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单方面要跟她解除婚约,还是说,她也同意?”

    “当然是她也同意。”

    他说得认真,施梦绾却不怎么相信。实在是这件事情一直是她心头的一根刺。她没办法就这么轻易的相信他。

    展昊泽见她不说话,低下头又要去吻她。

    施梦绾不给他机会,固执的用手抵着他的胸膛:“既然是这样,那就等你们公开了解除婚约的消息再在一起吧。”

    展昊泽看着她脸上的坚定,有些头疼:“你不信我?”

    “我找不到信你的理由。”

    施梦绾咬着唇,她看着展昊泽,目光清澈,却又透出几分伤感之意:“展昊泽,我信过你的,一次又一次。我现在不想信你了。”

    展昊泽看着她脸上的怒色:“所以你现在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施梦绾挥开他的手:“你几时能让陈菲菲公开站出来,承认解除婚约,我什么考虑跟你重新在一起。”

    她用的词是考虑。哪怕现在展昊泽这样公开了自己的身份,冷静下来,她却又不得不想更多。

    这是哪?这可是在荣城。不说离林市十万八千里。就是离青城也要几个小时。

    展昊泽在荣城公开他们的关系,表面上看是他终于愿意给她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了。可是事实呢?

    回了林市,他依然可以继续当陈菲菲的未婚夫。而只要婚约一天不解除,她一天还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可耻的小三。

    她现在足够冷静,也足够理智。她已经不想再去相信展昊泽的话了。

    哪怕刚才那一瞬间,把她带到公众面前的展昊泽是那样让她心动,让她恨不得抛开一切就这样跟着他。

    但也仅此而已。她不会再信他了。

    她的心,已经冷了。

    她的神情坚决,这一瞬间同展昊泽明白了,她说的是真的。

    “绾绾——”

    “时间不早了,我先下楼了。”施梦绾从他怀里退开,低下头去,捡起了地上的小外套。、

    “绾绾,别走。”他去拉她的手,一段时间不见,他不信她不想自己。

    “展昊泽。”施梦绾将他的手轻轻的拉开:“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如果你不能给。就不要再来找我。”

    扔下这句,施梦绾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陈菲菲看着眼前的展昊泽,几个月不见,他身上似乎又有些不一样了。

    不过眼下她实在是没有心情去关心展昊泽如何了。

    “昊哥哥,你回来得正好,我遇到麻烦了。”

    “什么?”展昊泽正想说最近陈氏已经上了轨道,让陈菲菲公开跟自己解除婚约的事了。

    可是她的话让他的要求停了一下,不管基于什么原因,陈菲菲有麻烦的时候,他都会帮一把。

    “陈杰的妈来了。”

    展昊泽怔了几秒才想起来陈杰是谁。那是陈永昌在外面的那个私生子,这会跟着陈永昌两个人在加拿大的某个小镇上养老。

    “她妈妈?”

    展昊泽当年知道陈杰的事后,特意查过他母亲的资料。资料上显示,对方在生下陈杰之后带过一段时间,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就自己走了。

    至于去哪了,资料上并没有查到,当时展昊泽也不关心这个。所以也没有继续追查下去。

    “有什么问题吗?”

    “姓梁的女人,就是陈杰的妈妈,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份我爸立的遗嘱,说陈氏是陈杰的。”

    陈菲菲嘴上这样说,事实上她却是很清楚,那份遗嘱是真的。

    陈永昌真的写过这样的一份遗嘱,也是真的打算把陈氏给陈杰。

    陈菲菲一想到这里,就觉得心气不顺。

    “遗嘱?”展昊泽愣了一下,倒是没有想到,陈永昌还有这一手:“全部吗?”

    “是。全部,所有陈氏的股份。都归陈杰。”陈菲菲说到这里,嗤笑一声:“而我,可以得到他名下所有的不动产,基金。”

    看起来不少了,可是事实上呢?跟陈氏比起来,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罢了。

    她是真没想到,她那个好爸爸,会偏心成这样。这二十几年的父女情,这会倒像是假的一样。

    “你都检验过了?是真的?”

    陈菲菲没应声,那就是肯定的答案了。她看着展昊泽,眼中有一闪而过的狠意:“昊哥哥,你知道的,我是不绝对不可能看着陈氏落入那人的手上的。”

    展昊泽的手无意识的敲了敲桌子,他突然抬起头来。

    “不要急。陈氏还是你的。不会是别人的。”

    “昊哥哥,你有办法了?”

    “当然。”展昊泽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先不说叔叔现在人还活着。遗嘱是要死了才生效的。就算是真的有这份遗嘱也没有关系。让你爸重新写一份就行。”

    “我爸会肯吗?”陈菲菲冷笑:“他把公司都给陈杰了,还会肯再写一份?”

    难怪当时虽然一开始不愿意,后来却还是去了加拿大。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

    “他想把公司给陈杰,也要陈杰有命花不是?”展昊泽看着陈菲菲:“让我的人把陈杰带走,藏几天。你爸如果真的那么在意他,自然会答应重新写一份。到时候,我们去公正好,不就没事了?”

    “那万一我爸再写呢?”遗嘱的法律效应是以人去世前最后一次遗嘱为准。陈永昌可以再写一份。那陈杰平安了,他也可以再写一份啊。

    展昊泽看着陈菲菲,想到了展坤:“也不难。让医生开一份证明,证明他精神失常。那么不管他后面写多少遗嘱,也是无效的。更何况,我并不打算让他再写遗嘱了。”

    “那昊哥哥,你”

    “我让他直接写股权转让书。”展昊泽冷笑一声:“现在陈氏还是你爸爸的。让他把他名下所有的财产都转让给你。到时候财产已经在你名下了。他的遗嘱又有什么用呢?”

    这一招算是极狠,陈菲菲也没想到。她看着展昊泽,突然就笑了。

    “好办法。如果可以,送姓梁的女人去陪我爸。至于陈杰,就让他先跟他们公开段时间好了。”

    这是要把陈杰当人质的意思了。

    展昊泽点头:“好,我让人去安排。”

    “谢谢你啊。昊哥哥。”

    “不用谢,我这次来是有事找你。”

    “什么?”

    “发表声明,跟我解除婚约。”

    陈菲菲愣了一下,三个月之期其实早就过了,只是展昊泽的名头太好用,她一时都忘记了。

    “啧。我还以为你忘了呢。”

    “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会忘。”事实上他是真的忘了。他以为他们都达成一致就可以了。

    只是没想到施梦绾那么在意这件事情。让他不得不亲自来一趟,解决这件事。

    “昊哥哥,你就这么不喜欢我吗?一点机会也不肯给我?”有些哀怨。她怎么说也是跟着他一起长大的,情分竟然这么淡。还真是让她伤心啊。

    “菲菲”

    “行啦。”陈菲菲甩了甩头:“我这么好,又不是没人要。不过昊哥哥。既然解除婚约的权利在我手上,那么,你应该不介意,我用什么说辞吧?”

    “不介意。”

    这是当初就答应了陈菲菲的。不过若是展昊泽知道陈菲菲后面的说法会让他被人为难。他估计现在就不会这样想了。

    施梦绾没想到,自己这一次这么快就可以看到展昊泽。

    她以为上次她提了那个要求之后,展昊泽要很久才出现。毕竟,陈菲菲看起来那么喜欢展昊泽,又怎么会轻易的答应解除婚约呢?

    所以她在苏青桑的龙凤胎举行完满月宴之后,又在荣城玩了两天。

    在苏青桑百般的劝说下,答应她如果展昊泽不能跑哪她结婚,领证的那种,千万不能跟展昊泽在一起。

    不是苏青桑不相信展昊泽,实在是她觉得自己的好友就是一个被爱情冲昏头的女人。

    不然怎么会为一个十几年前的大哥哥一直单身呢?

    施梦绾没想到,她前脚进门,将行李放下,后脚展昊泽就来了。

    展昊泽回林市回得比施梦绾还早,一回来就马不停蹄的去找陈菲菲解决婚约的事。

    没想到陈菲菲遇到麻烦。他用一天时间安排布置,把陈杰送走,又让人把来找陈菲菲麻烦的陈杰亲妈送去加拿大跟陈永昌作伴。

    现在盯着陈永昌的人已经把转让书拿到手了,接下来就是拿去公正。陈菲菲正式掌控陈氏。

    他忙完这些事情,看着多,不过也只是花了两天时间。

    一忙完了,就让陈菲菲公开消息。陈菲菲说明天刚好陈氏有个记者发布会。她会在发布会上宣布的。

    展昊泽事情已经解决完。也不愿意多耽误。直接就来找施梦绾了。

    施梦绾此时看到展昊泽,心情有些复杂。

    “明天陈菲菲会开记者发布会,宣布跟我解除婚约。”

    在她打算开口让展昊泽走人之前,展昊泽提前把这句话给说出来了。

    施梦绾愣了一下,她眨了眨眼睛,看着眼前的展昊泽。

    “你说什么?”

    “我说,明天早上九点半。陈菲菲会开记者发布会,宣布跟我解除婚约。”

    他说话的时候,往里面站了一步。

    施梦绾被他那句话给惊着了。下意识退了一步,让他进了门。

    展昊泽进了来,伸手将施梦绾抱进怀里。他紧紧的抱着她,低下头,寻找她的唇。

    这一次施梦绾没有推开他,而是任他亲吻。她眨了眨眼睛,看着眼前放大的脸。

    有一瞬间她以为自己刚才是出现了幻听,但是她又知道,展昊泽不至于拿这样的事来开玩笑。

    如果是真的,那不就表示,她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的跟他在一起?

    这样一想,施梦绾的眼睛竟然有点泛酸,发胀。

    展昊泽很温柔的亲吻她。从她的唇,到她的脸颊,耳垂。眼睑

    他一点一点的落下自己的吻,又一点一点的去脱她的衣服。

    施梦绾没有推开他,她伸手,勾住了他的颈项。

    若是她对自己再诚实一点,她会承认,她也想他。非常想。

    哪怕她将他推开一百次,一千次。当他再一次靠近的时候,她还是会想着,跟他在一起。

    那是他们从年少时期就立下的契约。

    她眼角有泪意涌出,被他吻去,他的吻像是羽毛一样落在她身上。她闭上了眼睛,随着他的动作颤抖。

    这个晚上,过得格外的漫长,又似乎是格外的短暂。

    施梦绾很累了,非常的累。可就算是她这般疲惫,心里有事的她,却依然在第二天早早醒了。

    昨天她跟展昊泽并没有太多的交流。可是欢爱过后,展昊泽还是跟她稍稍解释了一下。

    陈菲菲曾经于他有恩,他要报恩。所以答应了她一些条件。

    她想问是什么恩情,可是展昊泽却没有再说下去了。

    “既然你精力这么好,不如再来一次。”

    后面的回忆让她脸红,这会醒了,她第一时间拿起了手机。

    九点半一到,陈氏果然开了记者发布会。不光有林市电视台来采访,网络上还有直播。

    很快的,施梦绾就看到出现在发布会现场的陈菲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