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5章:你想跟我结婚
    青城郊区一处疗养院里。

    池叔挡在门前看着眼前的展昊泽,眼中带着几分不赞同。

    “大少,现在展家已经尽在你手,你又何必——”

    “让开。”展昊泽的声音极淡,他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池叔,眼神冰冷。

    池叔咬牙,此时后悔至极。还想要拦,展昊泽身边的人,已经将他架住。

    而展昊泽就这样,大刺刺的推开他身后的门,走了进去。

    里面的房间,环境非常不错。不像是一般的老年公寓。房间很大,正中间是一张床,而展坤此时就睡在床上。靠床的位置放着个轮椅。

    青城已经是寒冬,外面寒风凛冽。展坤因为之前中风的关系,半边身体不能动弹。

    但是他还有意识,还能动。此时看到展昊泽进门,他的眼睛都瞪得大大的。像是看仇人一样看着他。

    “你,你——”连着两次中风,让展坤的声音嘶哑。他抬起一只手去指展昊泽。

    可就这么一个能动的手,他举起来也是颤抖着的。这让他越发的愤怒,脸上的表情都显得十分狰狞。

    展昊泽没注意他脸上的阴沉,他走到床边,拉开边上的椅子坐下。双腿优雅的叠在了一起。

    “你,你这个——”

    “贱种。”展昊泽看着他喘气都难,替他把后面两个字说出来了:“换点新鲜的词吧。要知道这个贱种,说起来也是你留下的种呢。”

    展坤的脸已经成了紫红色,展昊泽冷笑:“难道不是?你若是不把我爸生下来,哪来的我呢?”

    他轻笑,单手撑着自己的下颌:“所以,贱的人难道不是你吗?”

    展坤此时不断的大喘气,展昊泽看着他这么激动的样子:“对了,你大概不知道吧?展家,现在已经在我手上了。”

    “你——”

    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展坤更愤怒跟恼恨了。他刚才看到展昊泽进门,知道展昊泽没死的时候,就已经知道,问题一定是哪里出了叉子。

    现在展昊泽的话,让他明白了有人骗了他。

    “说起来,还真要谢谢你的好手下呢。要不是池叔把展家交到我手上,我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得到展家?”

    “啊。”展坤这会话都说不利索了。他指着展昊泽,眼神满是怨毒。

    “大概有四五个月了吧。你知道,这四五个月,我做了些什么吗?”

    展昊泽并不需要他的回应,他今天来也只是让展坤知道一下,他的手笔而已。

    “你看好的那个展益。上上个月投资失误,然后又不小心睡了荣哥的女人。现在正被荣哥追杀。”

    “你——你——”

    展坤脸色已经开始发青了,展昊泽微微蹙眉:“按说,展益是展家的人,荣哥要给展家一点面子的。不过我跟他说,不用给我面子,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展坤一只手捂着心脏的位置,这会是连你字都说不出来了。

    “至于展益的父亲,展执,恩。因为儿子被荣哥追杀,所以他找上荣哥。要找荣哥报仇,结果不小心死在了荣哥手上。啧,真可怜。”

    展坤已经开始大喘气了,脸色由青转黑。

    “对了,还有展历跟展阳。我让他们去开发南非的分公司。你也知道,南非我们是没有分公司的。他们两个也是,脾气太差,在当地非常的拽和狂,跟当地人起了冲突。现在一个断了两条腿,一个断了一双手。真惨。”

    展坤又抬起手想指着展昊泽。展昊泽笑了一声:“你另一个儿子展权吓坏了。带着他那两个蠢儿子展诚展实。滚回了他岳丈那边去了。主动打电话跟我说,他这辈子都不会跟进青城一步。让我留他们一家的命就行。”

    “你看,民权怎么说也是我叔叔,他都这样求我了,我当然同意了。就是,他那个老婆嫌他没用,现在天天跟他闹离婚。上次一个不小心,两个人打架的时候竟然从楼梯上摔下来,据说骨折了,现在还在医院里。这可不关我的事。”

    展坤的手又放下了,身体都半绻起来,他看着展昊泽的眼睛都红了,偏偏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对了,说了这么多,我还没说现在呆在展家大宅的展烈——”

    展坤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他额头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

    “你放心,他手脚都还在,除了不能出门没自由,也没什么不好的。就是他老婆不太好,每天看着展历展阳断了的手脚,一天要咒骂我八百遍。”

    展坤这会已经一脸痛苦了,他本来是半坐着的,现在身体绻起来,已经长满老年斑的脸上这会一脸痛苦。

    “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不对他们两夫妻下手是吧?”

    “别急啊,我喜欢慢慢来。留着他们,慢慢折磨。”

    展坤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看起来像是近乎要窒息般的痛苦。展昊泽在此时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已经老了,没什么反抗能力的老头。

    “恨吗?恨就对了。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在这里,我会请来最顶尖的医疗团队,保住你的命,我要让你看着,展家是怎么在我手上发扬光大,又是怎么在我手上一点一点的毁灭的。”

    看着已经开始翻白眼,要厥过去的展坤,展昊泽的目光森冷:“早在你对我妈开枪的时候,你就应该会想到今天。”

    在展坤失去意识前,他弯下了腰:“当年,你真的应该连我一起打死的。”

    扔下这句,展昊泽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展坤彻底的晕了过去。展昊泽出了房间,让人松开了对池叔的钳制。

    池叔这会都顾不上撂狠话了,他匆匆的跑进了房间:“坤爷,坤爷你怎么样了?”

    展昊泽一挥手,马上有医生跟护士涌进去。他看了眼走在最后面那个医生。

    “吊着他的命,别让他死了。我要他活久一点。”

    从疗养院出去的时候,展昊泽心情十分不错。汤华看着他脸皮的愉悦。

    “老大,我们现在是回公司还是——”

    “去林市。”

    接手展家这几个月,那些人小动作不断大动作不停。他几次死里逃生,又几次化险为夷。

    上次差点受伤,连年都没过好。这样的情况,他也没有空暇去找施梦绾。

    施梦绾上一次说要回林市,为了她的安全,他放她回去了。现在问题都解决得差不多了,他当然要去把他接回来。

    “是。”汤华点头,却突然想起另一件事:“对了,老大。霍靳尧霍总的太太生了一对龙凤胎。过两天要举行满月宴,已经发了请柬过来。霍太太跟施小姐关系那么好,想来施小姐一定会参加的。你看要不我们先去荣城?不然我们要是去了林市,施小姐却去了荣城——”

    展昊泽眯了眯眼睛:“那就去荣城吧。帮我备一份厚礼。”

    先不说这几次跟展昊泽的合作。以施梦绾跟苏青桑的关系,以后的走动是少不了的。既然如此,礼当然要准备厚一点。

    “好。”

    展昊泽放松下来,想到施梦绾娇美的脸。以她的个性,自己这么久不去找她,相信她一定会生自己的气。

    明天见了面,或许应该好好哄一哄她。

    将麻烦解决了大半的展昊泽,这会已经开始想,要怎么哄施梦绾了。

    霍家龙凤胎的满月宴,果然是热闹至极。展昊泽到了荣城就让汤华查了一下,施梦绾前天就来了。而且就住在霍家,陪着苏青桑。

    展昊泽不至于找上霍家去找人。忍了一天,今天终于有机会见到施梦绾了。

    他这几年在荣城走动得也不少,很多人认识他。尤其是最近青城展家风起云涌的,展昊泽几乎一下子成了青城的风云人物。

    跟几个有过合作的人打过招呼,又不得不应酬一番之后。他终于看到了施梦绾。

    施梦绾并没有看到他,她此时凑在苏青桑面前看对方怀中抱着的小婴儿。

    她眉眼间尽是笑意,看向小婴儿的目光十分的柔和。这样的施梦绾,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

    展昊泽刚想上前,没想到就来了一个男人。万显阳,霍靳尧的发小,这会看着施梦绾的目光让他十分不喜。

    他知道施梦绾并不喜欢万显阳,但是有这样的一个男人时不时的出现在施梦绾的身边,也足以让他不痛快了。

    以前是没办法,他为了搞垮展家,必须要忍耐。

    可是现在他不需要忍了,自然也不需要看着万显阳对他的女人来献殷勤。

    幸好,还不等他上前,施梦绾已经主动的站远了不少的距离。然后借口上洗手间走人。

    他跟在她身后,没想到,施梦绾前脚打发一个万显阳,后脚就来了一个李峻生。

    李峻生,这可是比万显阳还要难缠的角色。这两年他在林市的动作不小,拉下一帮人,又扶了一帮人。

    关键是这样的人,手上竟然分毫不沾。而他分明看到了。李峻生眼中对施梦绾流露出来的兴味。

    那对他来说,可真不是什么好事——

    十分钟之后,他看着被他压制在身下的施梦绾。

    她看到他,分明十分意外。但意外也只有一下而已,她眼中很快就流露出了其它的情绪。

    “你疯了吗?这是男洗手间?”

    看着她眼中的指责,想着她刚才对着李峻生都能浅笑盈盈的模样。

    展昊泽终究是没忍住,低下头,十分霸道的吻上了她的唇。

    自那天一别,两个人有许久未见了。他不是不想去找她,甚至不是不想联系她。

    只是展家局势复杂。不说那些被展坤承认的私生子,就是他没公开的姓展的也不少。

    这些人展坤虽然不认,但是多少还是沾着关系在那里。

    展执展权展烈几个经过这些年,在展家,在青城都是有自己的势力。

    他跟池叔做了交易,可不表示跟其它人也做了交易。

    小心为上,他为了不给她增加哪怕一丝的危险,都只能将想见她的冲动给压下。

    “展昊泽。你放开我。”

    等他松开了她,她开口的第一句话又让他不喜了起来。

    她对他永远是放开,分手,不想见他,还有反抗。

    可是她对其它男人却能带着三分笑意,七分温和。许久未见的思念加上看到她跟其它男人说笑的画面刺激,让他有些口不择言了起来。

    “万显阳,霍靳尧的发小。万家的二少爷。现在经营着两家古玩店,其中古琅轩生意做得很大。每年都带给万显阳上亿的利润。”

    这还只是古琅轩一家店而已。至于其它的产业,这位万家的二少爷,也是玩得相当的不错。

    至于另一个——

    “李峻生,林市市长。他家世代从正夂。李峻生年轻轻轻,就已经是林市一把手,最近这一年更是通过大师的招商引资,将林市的旧城区进行了开发改造,在林市呼声很高。”

    “没想到,你勾引男人的本事不错。竟然能一口气引得这样两个男人都对你青睐有佳。”

    看着施梦绾愤怒的朝自己甩巴掌,展昊泽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生气了?”

    要生气的人应该是他吧?为什么她就不知道跟其它男人保持一下距离?

    施梦绾何止是生气,简直是愤怒:“展昊泽,不是每个男人都像你这样。”

    “像我这样?这样是哪样?恩?”

    展昊泽倾过身去,贴近了施梦绾的脸,呼出的气息指过她的脸颊。

    “你不就喜欢我这样的吗?”

    “谁喜欢你了?”

    “不是你吗?”说男人下了床不认人,眼前这个女人才真的是下了床不认人的吧?

    “是谁上次一个劲的叫我老公?又是谁说她爱我?喜欢我?又是谁一个劲的让我干——你?恩?”

    施梦绾的手被展昊泽抓住,这会却是气得脸都红了。

    要不这个男人上次无耻的用那样的手段逼迫了她,她何至于说出那么多不要脸的话来?

    一想到两个人最后一次欢爱,这个男人对她用的手段,她都不忍回顾。

    每想起一次,就羞得无地自容一次。现在他偏偏还又要提起。

    施梦绾打他不到,心头恼怒,索性将嘴往前一凑,冲着他的手臂,死命的咬住了。

    她咬得十分用力。这一年多跟展昊泽纠缠在一起的委屈,被他一再欺凌的屈辱感,被迫当“小三”的羞耻。

    到了此时全部化作牙上的力气。越咬越用力。她甚至尝到了鲜血的味道。

    她不松口,展昊泽任她咬。直到她咬得唇都发麻了,咬不动了不得不退开的时候。

    他终于勾起了她的下颌,让她跟自己对视。

    “真狠。”他看着她唇上的血,轻轻的拭去。嘴里说出来的话,却让施梦绾恨不得再咬他两口。

    “幸好咬的是手,要是咬的是我兄弟,你下辈子的幸福可就没有了。”

    施梦绾张嘴又要去咬他,被他一把抱住。同时低下头又给了她一个绵长的吻。

    将她吻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他终于松开了她,把她发软的身体搂在怀里,低下头,不轻不重的吻着她的发顶。

    “我的手这么硬,你咬也只是白费力气,还让自己牙疼。”

    凑近了她的耳边,他极轻的啃咬着她的耳珠:“真这么喜欢咬人,我倒真宁愿你咬我另一个地方——”

    听懂了展昊泽话里的暗示,施梦绾又想到上次那让她羞耻的一幕。她呆不下去了,一个用力,推开了他。

    展昊泽将她的腰一搂,重新抱住她。

    “这样的宴会,参加着也是无趣。我们不如先走。”

    “要走你走,我才不走。”

    她特别喜欢苏青桑那一对龙凤胎,只恨不得多抱一会,才不要就这样离开。

    “喜欢孩子?”展昊泽看着她的眼神,就知道她在想什么:“真这么喜欢,我们也生一个就是。”

    “生一个?”施梦绾这会突然转过身来看他,眼中尽是嘲讽:“展昊泽,你说你要跟我生孩子?”

    “恩。不行吗?”

    “你知道你跟我生孩子代表什么吗?”

    “什么?”

    “孩子要跟我姓,入我施家族谱。”施梦绾冷笑,脸上是故意为难的得色:“更重要的是。我跟你婚都没有结,我凭什么给你生孩子?”

    “你想跟我结婚?”展昊泽看着她,眼中有施梦绾从来没有见过的神采。

    “你敢吗?”施梦绾脸上的讽刺意味越深:“你敢跟我结婚吗?展昊泽,你敢公开吗?你敢让别人知道,我是你的女朋友吗?”

    而不是像以前一样,躲躲藏藏偷偷摸摸的。

    他敢吗?

    展昊泽看着她眼中明显的挑衅,伸手拉过她的手:“你想公开?你想跟我结婚?你想让别人知道,我是你的男朋友?”

    “是啊。我想。可是你敢吗?”

    她已经受够了。

    受够了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她已经不想再忍耐了。他对她极尽掠夺,却还能让身边再沾其它的女人。

    更重要的是,她受够了他竟然有未婚妻。而她却要背负第三者的骂名。

    这所有的一切,她全部都受够了。

    她已经给过他很多机会了,一次又一次,一回又一回。现在,她不想再给他机会了。

    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他做不到,那就永远不要再来找自己。

    这可不是在青城,也不是在林市。这是在荣城。霍靳尧的地盘。

    而她相信以霍靳尧的能力,还有她跟苏青桑的关系,霍靳尧一定能护住她,让她不被展昊泽骚扰。

    看到展昊泽不出声,施梦绾冷笑,又问了一句:“你敢吗?”

    展昊泽看着她,眉眼间难得的染上了几分笑意。他突然拉过了她的手,带着她就往外面走。

    施梦绾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跟在他身后,两个人一起出了男洗手间。

    刚好就遇到有人要过来用洗手间,看到一男一女一起离开,对方的那个眼神让施梦绾又一次窘得不行,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她恨恨的瞪了展昊泽一眼,都是他——

    每次遇到他就没什么好事,总是让她丢脸。

    她这边在走神,那一头展昊泽已经带着她走到了大厅里。

    意识到展昊泽要做什么的施梦绾,已经来不及退出去了。她就这么跟展昊泽一起牵着手,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苏青桑刚把念念给哄好了,正要抱给保姆,就看到展昊泽跟苏青桑一起手牵着手出来了,一时瞪大了眼睛,一副眼珠子都要掉下来的模样。

    霍靳尧刚好就跟那一群发小围在一起,他手上抱着想想。

    那万显阳眼馋得不行,正想哄霍靳尧给他抱一抱,眼角一扫,也看到了。一时眼睛瞪得大大的。

    他在看到展昊泽的瞬间,就想起了这人是谁了。

    没办法,谁让这几个月展昊泽的名声太大了呢?

    论手段论心计,谁又能比得过展昊泽?

    就凭他对付展家他那一众堂兄弟跟叔叔的手段,这个人都让人听了感觉后背凉上三分。

    可是现在就这么一个让人心生寒意的男人,却一脸温柔的牵着一个女人的手?

    施梦绾想抽回自己的手时已经来不及了,苏青桑已经看到了。

    展昊泽就这么大大方方的牵着她的手向着苏青桑的方向去了。

    “你——”

    苏青桑对展昊泽真没好感。去年她去青城玩的时候,就看到他带别的女人。他本来在林市就有未婚妻,后来一见他的所做所为,她就更不喜欢了。

    就算展昊泽跟霍靳尧因为生意有所往来,那也只是他们男人的事。

    在她的角度,就是非常不喜欢展昊泽这样的。

    “霍太太。”展昊泽的手搂上了施梦绾的腰,微微颌首:“这几天绾绾多劳你照顾了。谢谢。”

    苏青桑眨了眨眼睛,看看展昊泽,又看看施梦绾,突然就笑了:“展总客气了。绾绾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照顾她是应该的。不过展总这个谢谢,我倒是有点不明白了。不知道展总以什么身份谢我?”

    “绾绾的男朋友,还有未来的老公。”

    展昊泽大刺刺的宣示,搂上施梦绾腰上的手收紧,让她靠近了自己:“我跟绾绾结婚的时候,还请霍太太能来喝杯喜酒。”

    这个接话真接得顺嘴。施梦绾看着他,这会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

    他可真敢说啊。他到底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