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4章:你说了今天晚上听我的
    听着外面苏青桑的声音,已经换好一身民族服装的施梦绾完全没有勇气走出去。

    她怎么也没想到,她因为心情不好,被展昊泽强拉出来逛古城夜市竟然也会遇到苏青桑。

    她一直不出去,店员甚至开始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了。她能舒服吗?

    就在昨天,她还听到展昊泽跟陈菲菲打电话。

    陈永昌已经被展昊泽送上了飞机。一同被送走的,还有陈永昌那个在外面的私生子。

    这样的手笔要不是因为有展昊泽在,怕是没有那么容易就达成的。

    可是偏偏那个私生子,在下了飞机之后跑掉了。陈永昌是重点监护对象。而那个私生子却不是。

    他这样一跑,陈菲菲到底有些紧张。多少还是有些怕他会回林市来报复自己。现在她根基未稳,要是那人要做点什么,她虽然不至于没有招架之力,可是怎么也算是阻碍。

    不过对于展昊泽来说,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所以他让陈菲菲不要多想,那个私生子跑不了多远,他会把他抓回来,然后把他跟陈永昌按着原计划一起,关起来。

    这在展昊泽的心里,不过是一通交易之下的通话。正常得不能再正常。

    可是在施梦绾这里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不过是让她之前的眼见为实变成了耳听为实罢了。

    因为这个原因,昨天晚上她不管是吃烤全羊也好,还是晚上回了樱花庄园也好,对着展昊泽都没什么好脸色。

    晚上更是碰都不许展昊泽碰自己。现在他再碰她,她反应特别大。

    那种她在当小三的羞耻感,展昊泽让她变成眼前这样的境地的怨气就十分的明显。所以她根本不愿意搭理展昊泽。

    包括今天,也是被展昊泽强行拉出来逛街的。如果可以,她只想快点回林市。

    可是现在这个情况不要说回林市了,她能不能从这间小试衣间里走出去都是未知数。

    偏偏展昊泽还在此时进了门,她就看着他脸上露出了极轻极浅的笑,盯着她脸上的狼狈跟尴尬。

    “你没事吧?”

    没事?是啊,在他心里,别人的感觉算什么事?

    她心里恼怒,偏偏展昊泽还有能耐在这个时候来占她的便宜,她却发的恼恨,想也不想的伸手去推他。

    他向前,她后退,直到无数可退。

    “怕被人听见?”

    “你说,如果我就在这里要了你,怎么样?”

    “你这样一身,很美。”

    “怕了?”

    “不想我在这里要你,就求我。”

    他对她做得过分的事,嘴里的话在她听来简直就是混蛋。

    “展昊泽,你做人别太过分了。”

    她可没有忘记,去年那个闹得轰轰烈烈的更衣门事件。她绝对,绝对不要成为那样事件的女主角。

    “你的哀求,真的没有一点诚意。”

    “如果你今天晚上什么都听我,我就放过你,怎么样?”

    形势比人强,施梦绾此时不得不低头:“求你。”

    最后的结果是施梦绾被展昊泽抱着出了试衣间,而他还极为“好心”的为她蒙上了脸,让她不至于被霍靳尧或者苏青桑看见。

    只是那一句“记住,你又欠我一次。”的话,却听进了施梦绾的耳中。

    这个无耻的混蛋,要不是他,她怎么会落入现在这样的境地?

    还欠他一次?这人的脸皮是有多厚?

    出了古城,施梦绾也没有心情再逛街了,她表示要回去。

    展昊泽也不跟她拧,带着她上了车,浩浩荡荡的车队又一次从古城的停车场驶向了樱花庄园。

    是夜,洗好澡的施梦绾早早的就上了床,她想要避开展昊泽,不等他忙完他那些公事,她就先闭上眼睛装睡了。

    她以为自己睡着了,展昊泽就会放过她。可是事实证明,她太天真了。

    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到有人压在她身上。那个感觉让她想起自己小时候曾养过的一条大狼狗,每次总喜欢这样扑上来。

    “大黄,下去。”她迷迷糊糊的开口。还不忘伸出手,将那“大黄”给推开。

    这一次的“大黄”很执着,她推了几次都没能推下去。施梦绾又叫了一声。

    “大黄,别闹。”

    展昊泽单手撑着自己的身体,撑了起来看着施梦绾。她睡得倒是真的沉,还有大黄?

    这一听就是某种动物的名字让展昊泽的脸略黑了黑,也就不再纠结,开始动手脱起了施梦绾的衣服。

    衣帽间自然也有睡衣,各式各样的都有。施梦绾挑的却是最保守的一种。圆领套头的棉质睡衣,将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可就这样,展昊泽还是看出了几分姓感来。

    施梦绾有一张极为娇媚的脸,却不显得这样的美张扬,却是越看越美的那种。

    这套头的睡衣脱起来自然也是麻烦,展昊泽试了一下,施梦绾睡得很沉,他手上的动作不停,正想将衣服往上撩,帮她完全脱掉的时候,她却又一次把他当成了“大黄”给推下去了。

    展昊泽眯起了眼睛,撑起手臂盯着施梦绾的手半晌,最后,他起身离开了。

    却不是走人,而是去拿了一把剪刀过来。

    室内开了暖气,并不担心施梦绾会感冒。展昊泽用剪刀就这么把那件质地舒适却价格不菲的睡衣就这么煎掉了。

    衣服寸寸剪开,之前包裹得严实的风光此时自然也就露了出来。

    他剪得小心,几乎没有碰到施梦绾的皮肤。放下剪刀,他继续脱起了她的裤子。

    这个倒是容易得多了。不过等他完全脱下来了,施梦绾也醒了。

    她梦到大黄怎么也不肯从她身上下去就算了,还扯起了她的被子。她一开始还试图着伸手去拉,后来却发现没办法阻止。

    等她反应过来现在不是大黄在扯她的裤子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除了一条底裤,已经几近全衤果了。

    她面上一红,瞬间清醒的她倏地瞪向那罪魁祸首。

    “展昊泽,你在做什么?”

    展昊泽本来还要继续把最后那一小块布料也给扯了,没想到施梦绾醒了。

    对上她充满生气又带着怒气的眼时,他重新撑起了自己的身体靠近了她。

    唇息指过她的脸颊,他亲吻着她的唇瓣,又将吻移过去,落在她的耳垂上。

    轻咬住那一小朵玉珠:“你说我在做什么?”

    “你,你给我下去。”

    “下去?”展昊泽轻笑一声。大手执起了施梦绾散在枕上的黑发轻嗅:“你记性不太好,要不要我来提醒你,你答应了我什么事?”

    “什么?”

    施梦绾人醒了,却还有些迷迷糊糊的,根本没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

    “之前在古城,你可是答应了我,回来,什么都听我的。”

    施梦绾面色一滞,她忽而反应过来了。眼前的展昊泽,就这么半躺在那里,单手撑着自己的身体,那灼灼盯向她的目光有如恶狼一般。

    这样的展昊泽,怎么不让她害怕?

    她想也不想的就要从床上下去。展昊泽轻易的圈住了她的腰:“怎么?你想说话不算话?”

    施梦绾咽了咽唾沫,这个话她实在不知道要怎么接:“你无赖。”

    当时那样的情况,她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无赖?谁无赖?”展昊泽将手臂一收,她就这么贴近了他的身体。他刚洗过澡,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

    碰上他微温的胸膛,施梦绾觉得有些口渴了。

    “当,当然是你。要不是你,我又怎么会——”

    后面的话没说,但是意思展昊泽能明白。他轻笑,另一只手抬起她的下颌。

    “所以,你现在是不想认账是吗?”

    谁要认这个账啊?施梦绾去推他,展昊泽在她的唇上轻咬一口。

    “不认账也行。”

    他退后了一些,目光落在施梦绾的脸上,似乎是在思考一般:“说起来,我跟霍总有过两三合作了。我们现在住的这一处庄园还是霍家的天域集团天发的,有过这么多次合作,又住着人家开发的房子,我却一直没有请他来这里做客,实在是有些失礼。”

    看着施梦绾的小脸渐渐苍白,他缓缓说着下一句:“不若,明天我做个东,请霍总跟霍太太,一起光临寒舍。我也算是尽一下地主之谊?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

    这赤果果的威胁让施梦绾的脸色十分难看。她瞪着眼前的展昊泽,只恨不得在他的脸上瞪出一个没事来。

    不过此时她躺着,又没穿衣服,再怎么瞪,也没什么气势,反而对于展昊泽来说,像是勾引。

    “你不反对?那就这么定了。”展昊泽说完起身就要往下床:“我现在就让人去安排一下。”

    “够了。”施梦绾快速的坐了起来,伸手拽住了他的手。她的脸红得厉害:“你到底想怎么样?”

    “说了,你今天都听我的。”

    施梦绾恼得不行,她现在还有别的选择吗?眼睛一闭,头一点。她重新躺回了床上。

    那一脸慷慨赴死一般的表情引得展昊泽眯起了眼睛,盯着施梦绾的脸好一会,他突然起身离开了。

    突然远去的脚步声让施梦绾有些诧异,实在不明白他怎么会这么好心的放过自己?

    低下头看自己一眼,她像是才意识到自己此时的状态,赶紧拉高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身体。

    半绻着身,想去找衣服,又疑心展昊泽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

    果然,没没多久,展昊泽又回来了,这一次,他的手上,多了些东西。

    听到声音的施梦绾转过去看到了他手上拿着的东西时,小脸微怔,就这么呆呆的看着他。

    “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好日子。”展昊泽向前几步,走到床边,看着施梦绾,他的眼神带着几分她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幽深。

    “所以,我们来喝酒庆祝一下吧。”

    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将手上拎着的两瓶已经开开的酒,放到了一旁的床头柜上。一同放在那的,还有两个酒杯。

    施梦绾咽了咽唾沫,这个家伙,到底想干嘛?

    意识到危险的施梦绾,第一反应就是逃——

    展昊泽没给她机会。在她起身的瞬间,被他一把搂住了她。

    将她的身体禁锢在自己的怀里,他就这么坐在床上,抱着几乎算是不着一物的施梦绾。

    “不是说今天都听我的?你跑什么?”

    施梦绾能不想逃吗?她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展昊泽呆会要她做的事情,一定是让她十分羞耻且不愿意的。

    她不回答,展昊泽也不强求。他今天心情极好,他拿起那瓶酒,将两个杯子倒上。

    端起其中一杯递给施梦绾。施梦绾看着那酒杯摇头:“我不会喝酒。”

    就算是会,她现在也不想喝。眼前的情况太危险,她虽然答应了都听展昊泽的,却还妄想着有一丝喘息的机会。

    展昊泽眯了眯眼睛,没有强求,直接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在施梦绾以为他要放过自己的同时,按住了她的后脑勺,然后对准了她的唇

    以下六千字因相关规定不能显示。想看的亲,可以进月妈的企鹅群索要

    施梦绾早上从床上起来时,整个人还没有从那样羞耻而隐秘的情氵朝里恢复过来。

    她的四肢无力,身体发软。床上的床上用品早就换过了。不光是床单被套,就连下面的床垫都被换掉了。

    一想到昨天晚上展昊泽在抱她进了浴室之后,毫无羞耻之心的让人上来换床上用品,施梦绾这会就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完全不想下楼了,更不想出门。

    感觉到有人进来,她将脸埋进被子里。只是很快的,被子就被人掀开了。

    “起来吃饭了。”

    展昊泽坐在床边看她,她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展昊泽,她翻了个身,根本不看他。

    “吃不下。”

    “绾绾?”

    他的手还没有碰上她的肩膀,已经被她一把挥掉了。如此简单的动作都让她身体一酸,可见昨天某人有多过分了。

    “展昊泽,我想回林市。”

    她受够了,来了三天了,第一天在街上匆匆逛了一圈,扫了两眼。

    第二天她的古城之旅还没有走到三分之一,就因为遇到苏青桑而打了退堂鼓。

    今天更不必说了。拜展昊泽昨天那样的疯狂所致,她的腰现在都是软的。不要说出门去玩了,下楼她都觉得吃力。

    “还没玩呢,怎么就要回去?”展昊泽不明白她又是在闹什么脾气,明明答应得好好的,愿意留下来几天的。

    对上施梦绾带着嘲讽的目光时,展昊泽面上一热,突然就反应过来了。

    “抱歉。”他伸手去碰她的脸颊,力道轻缓又温柔:“昨天有点失控了。”

    他失控的何止是昨天?

    施梦绾瞪着她,心里恨不得咬他一顿。

    “展昊泽,不管你怎么说,我都要回林市。你安排吧。”

    不是她不想自己订机票回家,而是展昊泽这个极为无耻的小人,把她的证件扣下了。

    她也是后来才知道,自己的包包她可以随便拿了用,可是里面的身份证早就被展昊泽拿走了。

    这样的情况她怎么回林市?

    “你在这边多玩两天不行吗?”展昊泽说话的时候刚好就对上她满是嗔怒的眼,将她的手握住:“你今天不舒服,就休息一天,我们明天再出去玩。”

    “不用了。”她才没有心情陪展昊泽玩:“我再我再呆下去,命都要没有了。”

    她不光是恼怒,还有羞窘。昨天晚上那样的情况,她几次都差点死在他手上。

    她哪里还敢留下?更何况苏青桑跟霍靳尧还在青城。这青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能玩的地方就那么些,万一要是又遇到了他们,那她才真的是不要活了。

    展昊泽拧眉,看着她脸上的抗拒。心知自己昨天晚上确实是有些过了。

    只是那个滋味太美,他确实是控制不住。

    气氛一时沉默,施梦绾又说了一遍:“我要回林市。”

    展昊泽看着她就像是在看一个任性的孩子。在施梦绾第三次说要回去的时候,他终于有了反应。

    “明天我让人送你回去。”

    施梦绾不相信他会这么好说话,展昊泽果然如她所愿的加了一句:“不过你今天晚上要陪我再出一趟门。”

    “我不去。”

    “你会喜欢的。”展昊泽极为温和的说:“你昨天太累了。今天晚上我带你去泡温泉。”

    施梦绾看着展昊泽。眼前的他,没有了昨天晚上的邪肆跟变态。他看向自己的目光十分专注。

    不光是专注,而且她还在里面找到了自己的影子。

    心跳倏地漏了一拍。她转开脸去,逃避展昊泽的视线,跟自己说。这些都是假相。

    他就是一个脚踏两只船的混蛋,渣男。

    施梦绾想什么,展昊泽无从得知。他今天也是十分有空,对他来说难得的耐心跟好脾气,都用在施梦绾身上了。

    晚上,她也是真的带着施梦绾去泡温泉。

    像是知道自己昨天对她造成的阴影,这次展昊泽什么也没有做。

    温泉水让施梦绾舒服不少。回到樱花山庄休息,睡到半夜又一次被展昊泽出事那天的鲜血给惊醒。

    恶梦来袭,这次她直接醒了过来。

    “绾绾,你没事吧?”

    展昊泽是陪着她一起睡的。施梦绾摇了摇头,她已经有些日子不做这个梦了。

    无暇去理会展昊泽的关心,施梦绾匆匆进了浴室想洗把脸冷静一下。一个月一次的好朋友却在此时如期而至。

    施梦绾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就松了口气。

    没有怀孕,这几次展昊泽的胡作非为都让她迷乱,甚至几次他没做措施,她也没有理智去提醒她。

    现在例假终于来了,她没有怀孕。这样就很好了。

    从浴室出来,刚躺下,展昊泽的手就过来了,他刚才看她情绪不对,知道她是做恶梦了,想问问她怎么样了。

    “我例假来了。”施梦绾闭着眼睛,完全不看他:“你别碰我。”

    展昊泽的手停了一下,他看着施梦绾脸上的抗拒,不明白她好好的怎么又发脾气了。

    “我只是想问你是不是做恶梦了?你——”她不用把他看得跟禽兽一样,一碰她就是想上她吧?

    “谢谢关心。”施梦绾依然没有睁开眼睛,声音比刚才更冷:“我没做恶梦。我很好,你的关心留着去给你更应该关心的人吧。”

    不要以为她不知道,他今天晚上泡温泉的时候,还联系陈菲菲了。

    既然这么舍不得,又何必在此时在她面前惺惺作态?他不觉得虚伪,她都嫌恶心。

    展昊泽今天联系陈菲菲是因为他的人把那个跑掉的私生子找回来了。也送去跟陈永昌一道了。

    他把剩下的事情都安排好了,暂时来说,除了林市陈家公司的事情,他没有什么要跟陈菲菲产生交集的。

    他并不知道施梦绾听到了他打电话。所以这会才这么不待见他。

    冷不防听到她说一句什么更应该关心的人。他根本没反应过来她说的是谁。

    “我最关心的人是你。”

    他这句话算是表白了。施梦绾却是一个字都不信的。刚才还在电话里劝人家陈小姐让人家不要担心,转头对她说最关心的人是她?

    谁信?

    反正她不信。

    施梦绾休息了一个晚上,一天都没有多留。第二天展昊泽一安排好飞机,她立马就飞回了林市。

    坐在飞机上,看着旁边空下来的位置,这次展昊泽没有跟她一起回林市让她还产生了一种十分不真实的感觉。

    展昊泽真的就这样放她回家了?

    没跟着她,也没派人说要盯着她?

    这真的太不科学了。但是施梦绾管他呢。说不定展昊泽经过那天晚上满足了,也腻味了,终于决定好心点放过她了呢?

    这样一想,施梦绾整个人都放松了起来。

    想到那天晚上展昊泽做的那些事情,她都还有些不自在。但是这样的不自在跟她需要享受的自由,还有平等的关系比起来,都变得微不足道了。

    不管展昊泽再怎么霸道,再怎么纠缠,他们现在这样,算是结束了吧?

    之后一个月的时间展昊泽一直没有来找过她,更是证实了她这个猜想。好,非常好,展昊泽终于放过她了。

    压下内心隐藏的失落,她跟自己说。这真的是一件开心的事啊。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