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2章:补昨天的加更四千字
    施梦绾到家的时候,差不多傍晚了。施爸爸去地里摘菜了。施妈妈在厨房做饭。已经升到初二的施梦如在房间做作业,听到车响跑了出来。

    “姐?你怎么回来了?”

    这不年不节的,施梦绾是很少回家的。

    “没事,想你们了。”

    施梦绾笑了笑,虽然回来得匆忙,不过礼物还是有的。

    从车后座拿出一个大大的包装盒,递给也施梦如:“上次不是说之前那个平板老黑屏吗?给你买了个新的。”

    “哇,姐你太好了。木啊。”施梦如跳着垫起脚,亲了施梦绾一口。

    “你就惯着她。”施妈妈听到声音从厨房出来:“一个学生妹子,平板都用坏两个了,别人家也没有用平板的。就她不光有电脑,还有平板,还要用手机。你别把她惯坏了。”

    “放心吧。惯不坏。”施梦绾揉了揉妹妹的头发:“有妈你看着呢。买点电子产品就惯坏了?”

    “你啊。”

    施妈妈还想说什么,施梦绾从后面拿出一个更大的盒子:“妈,这给你,上次听青桑说他们医院这个理疗仪卖得特别好,也很管用,你那个肩膀老是疼,用这个试试。”

    “浪费这个钱干嘛?能有多疼?忍忍也就过去了。”

    “妈,你可别给我心疼钱。”施梦绾把车上其它的礼物搬下来:“我们工作室最近生意很不错。挺忙的。放心吧,你女儿能赚钱。”

    “挺忙的你还回来?”施妈妈接过那些大包小包的礼物:“中秋节不是刚回来过?这就不用再回来了。还来来回回的跑。”

    “妈,你这是赶我走啊?”施梦绾说话的时候作势要上车:“那行,东西也送完了,我走了。”

    “你这孩子。”施妈妈在她身上拍了一下:“走吧。我让你爸再去买两个菜。今天晚上加餐。”

    施梦绾伸手抱施妈妈,因为看到展昊泽跟陈菲菲在一起的不快,这一路再怎么不快,此时也化为平静了。

    她不应该意外,也不应该诧异的。

    展昊泽骗了她一次又一次,偏偏是她傻,信了他一次又一次。

    这次,是真的没有下一次了。她不会再信他了。看着沉下去的夕阳,施梦绾下定了决心。

    施爸爸回来的时候,看到施梦绾又是十分高兴。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吃过饭,施梦绾坐着陪父母聊了会天,又去检查了一下施梦如的功课。

    其实也没什么好检查的,施梦如成绩不错,一直名列前茅。她还打算以后考去林市念大学,跟她有个伴呢。

    洗过澡回了房间的施梦绾却是睡不着。她心情很不好。看了眼手机,上面有好几个未接电话。

    后来她关机了,展昊泽也还打过她的电话。她都不明白,他还打自己电话干嘛?

    他明明有陈菲菲了。偏偏又来招惹自己?

    她下过很多少次决心想要放弃,可是每一次都又动摇在展昊泽的霸道跟纠缠之下。

    她每一次发的誓,到了最后都会被展昊泽给打破,真的是够了。

    这一次,她是真的,真的,绝对不会再相信他了。

    他说的话,她一个字都不会再信了。施梦绾将展昊泽的号码拉黑的时候,在心里这样想。

    施梦绾把展昊泽的号码拉黑了,却没能让自己顺利入睡。

    眼看着就要睡着了,手机响了。那不断扰人清梦的手机铃声让施梦绾不得不睁开眼。

    她看了眼屏幕,不认识的号码。按掉了。

    过一会,手机又响了。她又按掉。再过一会,再响,再按。

    如此僵持到第五次的时候,施梦绾终于忍不住接起了电话。

    “你妈没告诉过你,大半夜打人的电话非常不礼貌吗?”

    “没有。我妈很早就不在了。”

    那边回过来的声音让施梦绾瞬间清醒。她看着掌心的手机,陌生的号码,那声音又确实是展昊泽的。

    她闭了闭眼睛,指尖一动就要挂掉。

    “我在你家门口。”展昊泽的下一句话让她的动作停了一下:“现在,就在你家门口,不是林市的公寓,是你老家。清风镇。”

    施梦绾眨了眨眼睛,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

    “展昊泽,你疯了吗?”

    “出来。”

    “我不要。”施梦绾的声音满是怒气:“展昊泽,你够了。我告诉你,我们玩完,没有以后了,也不存在分手,反正我们从来没有好过。”

    说话的时候,她将电话挂了,怕展昊泽又打来,她手一划准备关机。

    而就在这一瞬间跳出一条信息:“或许,你希望我上门拜访一下你的父母?”

    “神经病。”施梦绾看着那条信息,关机的动作停下了。

    展昊泽这是疯了吗?

    这个时间点,他要上门拜访她的父母?他是嫌事还不够大是吧?

    她这边正在生气,那一头手机又响了,看着上面闪烁的号码,施梦绾十分郁闷的接了起来。

    “展昊泽,你够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们昨天好像并没有做措施。你或许怀孕了。你希望我把这事告诉你的父母?”

    “你疯了?”施梦绾这会脸都红了,一半是气的,一半是羞的。

    之前展昊泽还记得做措施。可是昨天最后一次的时候,tt不够了。她想叫停,却是来不及。

    她事后只能庆幸是安全期。但是安全期这个玩艺,施梦绾是一次也不信的。

    要知道苏青桑可是妇产科的医生,跟她说过不少他们医院各种意外怀孕的。

    其中n起都是自以为是安全期。可是用苏青桑的话说那就是,安全期也不安全,还是要看人的。

    现在好了,展昊泽这个混蛋,竟然用这个来威胁她?

    她哪里敢让他去自己父母面前胡说八道?她又不是不想活了。

    “展昊泽,做人别太过分。”

    “五分钟。”

    展昊泽扔下这三个字,就挂了电话。

    施梦绾气得不轻,她只觉得这会胃都疼了。看了眼窗外,天色阴沉沉的,似乎是要下雨。

    她咬牙,无奈的起身,套上了外套往楼下去。

    近午夜时分,施爸爸施妈妈都睡了。施梦如的房间在走廊另一头,施妈妈他们的房间则在楼下的里面一间。

    这种自己建的房子,外面一般是一个很大的厅。

    施梦绾现在只能庆幸,她不用害怕会惊醒父母。

    走之前,也不知道是鬼使神差还是怎么样,她拿起了自己的包包,还有车钥匙。

    去了外面,扑面而来的冷风让她打了个踉跄。稳住身体,就看到在施家院子外面斜对面的马路边上,排着一排的豪车。

    若是现在有谁不睡起来看到在这样的小镇一口气来这么多豪车,只怕要惊掉人的眼珠。

    施梦绾闭了闭眼睛,别无选择的上了中间那辆车。

    车内比外面温暖得多了,施梦绾虽然也没打算久呆。车内温暖,头顶的灯开头,让人生了几分暖意。却也只是这样了。

    “展昊泽,你到底想怎么样?”

    她出来,真不是认为自己怕了她或者是怎么样。她只是顾忌父母的想法跟感受罢了。

    若是展昊泽以为自己怕他,那他可真想错了。

    让她意外的是,展昊泽好像并不生气。语气依然温和。

    “你回家怎么不跟我说一下?打你电话也不接,我很担心你。”

    对了话里的关心视而不见,施梦绾瞪着眼前人:“告诉你?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你是我什么人?我去哪,去做什么,好像都跟你无关吧?”

    她今天的话很冲,态度也很不对。展昊泽不太确定施梦绾发生了什么事。

    这几天他们已经渐入佳境,他以为她态度有所软化的。

    “如果我没记错,我好像是你男朋友?”

    所以现在她却在这里说,她做什么跟他无关?真的能无关?

    “是吗?那我们现在就分手吧。”

    反正不能属于她一个人的男朋友,不要也罢。

    展昊泽微眯着双眸。终于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了:“发生什么事了?”

    她匆匆赶回家,不会是她那个奶奶又向她逼婚,或者是让她退让,答应一些条件吧?

    发生什么事?施梦绾只觉得好笑,就这个人,也好意思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这句话难道最应该告诉的,不是他自己吗?想刺她几句,施梦绾到底忍住了。

    关于陈菲菲他们说得太多了。她的质疑从来得不到肯定的,下面的答案。不,也是有的。但是那样的答案后面,她却总是要迷失掉一些自我。

    她迎合他,接纳他给的一切。现在,她不要了。

    “我能有什么事?不过是腻了罢了。”

    不是只有他会在外面玩脚踏两只船的游戏。若是给她机会,她会证明给他看,她施梦绾,可不必只要他这一棵树上吊死。

    展昊泽眯起了眼睛,认真的看着施梦绾的表情,意外发现,她说的竟然是真的。

    “腻了?”

    他眯着眼睛,听着施梦绾这样相当绝情的话,他捏紧了她的手,目光又恢复了之前的阴沉:“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了。”施梦绾抽回手,身体退后一步:“展昊泽。麻烦你,离我远一点,我们,不合适。”

    她伸手去拉车门,却发现根本拉不开。同一时间,展昊泽竟然让人发动了车子。

    施梦绾咬牙,转身面对展昊泽。

    “展昊泽,你够了。你给我停车,你听到没有?”

    她很生气,伸手去拉车门,车门却是纹丝不动。施梦绾气坏了,抬脚对着车门就踹了过去。

    只可惜的是,她人瘦力微,根本没能让车门撼动分毫。

    施梦绾尖锐的脾气此时上头了。她双脚并用,一起去踹,也不管是不是会踹伤自己的脚。

    展昊泽搂住她的腰,然后示意司机停车。

    施梦绾在车子停下的瞬间,冲着他的肩膀就是一口咬了下去。

    深秋的天气衣服穿昨多,对展昊泽来说,这个力气无异于挠痒痒一般。

    他任她咬,直到她没有力气咬不动了。他将她的身体一拎,一提。

    “开车。”

    “展昊泽。”施梦绾怒了,合着这半天,他根本不听自己说是吧?

    在车子发动前,展昊泽看着她,将她手上的包包拿走。从里面找出了车钥匙。他吩咐了一声,很快有人过来,将车钥匙拿去了。

    施梦绾心下恼怒:“展昊泽,做人不要太无耻。你要是真的在我父母面前胡说八道,我们大不了鱼死网破,你可以试试。”

    “你这么晚出来,又带着包,不就是想要离开吗?”

    施梦绾气恼至极。她当然想离开。她宁愿回了林市跟展昊泽慢慢吵,也不想让施妈妈看到展昊泽出现。

    好不容易这段时间施妈妈消停些了,不再吵着要给她介绍相亲对象了。

    若是看到展昊泽又出现了,那施妈妈会不会又找人跟她相亲还真不好说。

    “你到底在气什么?”

    展昊泽是真不太明白,明明这段时间他们好好的。她也开始重新接受自己了,今天这样是闹什么?

    施梦绾不想跟他说话,这个时间点,本来就很晚了。她转过身,背对着展昊泽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她用这个动作进行无声抵抗。她不会回答他的问题,更不会跟他在一起。

    展昊泽看着她的脸,难得没有像以前那样,强迫她开口。他只是就这么定定的盯着施梦绾的脸看。

    施梦绾感觉到展昊泽的注视,眼睛闭得更紧了。

    只不过一开始她是装睡,后来却又变成了真睡。她今天怎么说也是折腾了一天,又开了半天车的人。

    迷迷糊糊的,她真的睡着了。

    施梦绾醒来的时候,依然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电话那头的施妈妈满是急切。

    “绾绾啊,你去哪里了?你的车怎么不见了?还有你人呢?你这一大早的开车去哪了?”

    她一大早能开车去哪?施梦绾本来想否认的,突然想起了昨天展昊泽的出现,她吓了一跳,快速的清醒过来。

    跟施妈妈解释,昨天晚上工厂那边出了点事,她就连夜回了林市。

    这个借口施妈妈虽然信了,却又把她说了一顿,觉得她太不顾惜自己的身体,熬夜开车很伤神。

    不过现在确定她没事了,施妈妈说了她几句,就挂了电话。

    施梦绾挂了电话,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情。眼前的环境并不是在她林市的公寓里。

    这是哪?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