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8章 领域冲突
    ,!

    众领主只感觉周围环境恍然间发生了变化,那些刚才还在旁边围观的八族众人都已经消失不见了,这大变活人可是把他们吓了一跳,他们当下就要询问,却发现身体已经恢复了活动。

    这下子他们心中的一块石头放下了,顿时豪气从心中涌起:就是要死也要拼杀而死啊!风元素领主顿时在天地之间化成一道龙卷风,那样子真是气势磅礴天地为之色变,吴敌也暗暗点头。

    而骨龙领主见风元素领主的变化后也知道今天的事不能善了,如果双方真动起手来,他绝对是会站在同伴这一边的,所以也倏然间化身一遮天蔽日的骨龙,丝丝鬼气从身上散发出来。

    而土元素领主头脑有些木讷,但向来身体活动要比头脑快得多,这时他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却也跟着用出了神通,一个二三十米高的土元素巨人也耸立在湖面上。

    那条大蛇也现出了本身,化作一团肉山盘踞在湖面上,巨大的三角舌头盯着吴敌,一动不动,只有蛇信子不断地伸出嘴来,好像在收集什么信息一样。

    而影子和另一个吴敌还不认识的领主则在脱离控制的一瞬间就消失在了湖面,看来是用了隐身的办法,吴敌点了点头,看着湖面上的各种庞然大物把自己包围在了一起,却一点也不惊慌。

    是的,这里是他的领域所化的那片湖水,上次就是在这里他帮助火羽、道一愁和老树精进化出了领域,没想到这一次却在这里和他人进行对峙,但他的敌人似乎还没搞清楚情况。

    他们之所以脱困不是因为吴敌的力气用尽了,而是恰恰相反,在这片领域中吴敌就是神,他能感受到隐身中的吴敌和另一个领主的位置,他们在吴敌的身后正准备偷袭呢。

    吴敌咆哮了一声:“你们这是要做什么?我诚心邀请你们来,你们这些人就是这样对待招待你们的主人的吗?我告诉你们一声,你们的同伴火羽和老树精都是在这里进化出自己的领域的。”

    众领主闻言,心下泛翻起了滔天巨浪,但他们还是有所怀疑,他们打量了一下四周,只见视线之内都是一片汪洋的湖水,天青色的碧空下,也不知道绵延有多远。

    他们虽然自负本领过人,但还真不知道吴敌是用什么手段把他们引入了这个环境之中,风元素领主第一个说道:“你用了什么妖术把我们困在这里,你要不说出个所以然来,我叫你身首异处!”

    她一边说,巨大龙卷风甩出一片风刀,这风刀射到吴敌身边已经隐约有了门板大小,而且数量难以估计,吴敌微笑着摇了摇头,这是在给自己下马威啊,他连动都没动。

    众人不知道他为什么如此托大,即使他已经有了领域,但现在展开还来得及吗?但还没等他们想清楚,那片冰刀却向射进了黑洞中一样消失在吴敌的身前,而下一刻却出现在影子的身边。

    影子本来正潜伏在吴敌的身侧,等待他露出破绽就进行击杀,她见风元素领主出手了,心里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而见到风刀到了他身前还不抵挡,正疑惑之间却听到了身旁的破空之声。

    她大惊失色之下本能的潜入了水底,只回头轻轻一看,就吓得花容失色,那片在吴敌身前消失的风刀竟然出现在了她的身后,她是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就被风刀一阵的狂轰乱炸。

    众人也发现了无敌身边近在咫尺的异样,他们本来还疑惑吴敌是怎么把风刀转移的,但下一刻更惊讶的事出现了,影子竟然出现在了风刀的笼罩范围之内,这马上震惊了他们。

    他们虽然作为同伴,但是却也不知道影子的隐藏位置的,眼下看到吴敌不仅轻意的化解了风元素的攻击,而且竟然不知怎么发现了影子,还把她牵连其中,这第一波攻击,他们算是完全陷入了下风,而吴敌到现在竟然还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这是幻术吗?不对,影子身为幻术大师,不可能被幻术迷惑的!”风元素领主感觉脑袋乱哄哄的,她看向吴敌,心中已经充满了恐惧,再也提不起战意。

    黑骑士领主站在吴敌身旁不远的地方,对于双方的这次的交手,他也是非常遗憾的,抱着对双方保持中立的态度他打算静观其变,没想到一交手就看到了这么精彩的一幕。

    他双眼中的熊熊火焰燃烧的更加旺盛了,对吴敌更是刮目相看,这小子行啊,一动不动竟然就化解了两个同伴的攻击,这个镜头可以给他满分,他乐呵呵的想到。

    “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吗?”吴敌一招震住了众位领主,但声音里却没有一丝倨傲,“我可以和你们说一些更机密的事情,即使是你们这些与鬼族作战过的亲历者也未必知道的事情。”

    “我想我们并不是为了这个而来的,无论事实真相如何,对我们也没什么意义吧!”这次说话的是土元素领主,他虽然看见了吴敌的精妙手段,但却也不是对这手段的高明之处有多少了解,所以在其他领主还处于震惊之中的时候,他搭话了。

    “那你们觉得对鬼族保持你们的中立,他们就会放过你们吗?即使我战死了,你们在这封印之中还能活下去?”吴敌有些不耐烦了,这些家伙真是冥顽不灵。

    “都是因为你,我们才被带入了这里!”风元素领主这时也缓了过来,但她却没有再出手,生怕自己的,冒失会给同伴造成伤害。但她的声音里的语气却一点也不客气。

    “现在说这些对事实能造成什么影响吗?我们还不如谈点实际的,而且,我说了,当时的我是被秦皇控制的,我是身不由己!”吴敌咆哮道。

    “哼,秦皇不在,你说什么都可以!”影子在一片水雾中飞到半空中,但半边身子已经被风刀刮成了碎布条,而黑布条之下竟然还是黑色,也不知道她的衣服到底穿了多少层,

    “你觉得我如果要真想对你们做什么,还需要秦皇的帮助吗?你们已经处于我的领域之中,现在已经只能任我摆布,我要是真有恶意,还会和你们这么客气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