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4章 吴敌归来
    ,精彩无弹窗免费!

    蒙放的突然出现让在场的众人都高兴起来,但他们却也看见蒙放被他一招击飞,虽然没看清是什么招数,他们还是没有围的太近,生怕有意外发生,而吴敌眼中的戒备神色更是让他们惊疑不定。

    “吴敌,你回来了?”道一愁最先开口说话,他和老树精离祭坛最近,所以也目睹了事情的经过,但就是看见了才更加的惊惧,因为他也没看清吴敌是如何出手的,而蒙放好歹也是化神境的高手啊。

    吴敌回过头来看到道一愁,神色稍缓,想说什么话,但感觉好像发不出声音,摸了摸自己的嗓子,感觉很奇怪,但还是对着他和老树精点了点头。

    “吴敌!”随着一声惊喜的呼喊,一道身影扑入了他的怀里,吴敌神色变得温柔起来,他轻轻地抚摸着北冥雪的漆黑长发,然后在她目光中指了指自己的嗓子,意思是说嗓子不舒服暂时不能说话。

    吴敌比划完,就看向蒙放的方向,这才意识到刚才失手所伤的竟然是他,心中充满了歉意,忙走上前去看看他的伤势如何,只见蒙放身上的盔甲都失去了光彩,而腰间有一个打洞。

    白柳将军看见吴敌的到来,苦笑着说道:“这是他心甘情愿的,只要你不要忘了对付鬼族,我们就心满意足了!”他的声音里透露着苍凉和遗憾。

    虽然白柳和蒙放在政见上有很多的不同点,但他们毕竟同舟共济风风雨雨了这么多年,今日见他竟然落到如此状态,心中也不免有些凄凉,那些往日的旧怨也随着一声叹息一起消失不见了。

    吴敌揉了半天的嗓子,才用稍有些瘪嘴的声音说道:“伤到蒙放将军真是我的错,但我现在确实是有办法可以尝试一下去救他!”他的语气真诚,但声音确实有些像刚学话的孩童一样。

    其他人听了他的声音不免有些疑惑,心想他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连话都说的不利索了,但眼下也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蒙放的伤势已经刻不容缓了。

    白柳听说吴敌能就蒙放,眼睛就是一亮,但随即摇头道:“没用的,我们这些城主是秦皇亲自转化的,不是那些法阵制造的兵马俑可以比拟的,即使是陛下在世,恐怕也不能复原他的伤势了!”

    “你这个老头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啊!”一声清脆的声音从白柳的身后传了过来,他眉头一皱,随即就知道是谁了,除了口无遮拦的火羽,还真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

    “我家主人说能救那就是能救,你怎么还真的希望他一命呜呼啊!”火羽一边说就要拉白柳将军起来,但后者用力一震就从火羽手上挣脱出来。

    “放肆,你当这里是哪里?你个红毛丫头也敢这样无礼?”白柳是真的生气了,遇到这样动不动就动手的主,他还真没多少办法,只希望他的态度能让吴敌管教好这丫头。

    果不其然,吴敌怒斥了火羽一声,让她不得无礼,然后继续对白柳将军说道:“刚才我在和蒙放将军切磋领域的时候,我进入了一种空明的状态,这让我感悟颇多,我觉得我还是应该试一下。”

    吴敌的肯定语气让白柳也想起来他刚才是顿悟了“大道”啊,虽然最后被自己这帮人给强行拽了回来,但这收获肯定不是正常修炼能得到的。

    据自己所知道的神话记载,顿悟大道就是和青天融为一体俺,这可是比神更有影响力的存在,因为神也是命运的棋子,而大道则是棋盘,是所有存在的基础。

    白柳想明白了这一点,顿时就有所期待起来,也许这小子真的能比秦皇走的更远?哈哈,看来秦皇还当真是有目光,要是秦皇当年还留下个女儿该多好,要是能把他招为驸马,也许重现秦国荣光并不是痴人说梦。

    白柳在旁边坐着白日梦,而吴敌已经把蒙放扶了起来,只见他的身体几乎已经被穿胸而过的大洞截为两半了,要是换做人类,早就血染大地,横死当场了。

    但蒙放是兵马俑,是灵族,虽然这也是非常严重的伤,但也不至于立刻毙命,他感觉到吴敌的说话声,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然后惨笑着对吴敌说道:“我这个样子还真不配做你的对手了!”

    吴敌摇了摇头,心痛的说道:“将军阁下受了这么重的伤全部是因为我,我现在就为你疗伤,请您不要再多说话了,一定要保持体力,来日我们还可以继续切磋。”

    蒙放本来就以为吴敌在安慰他,病人一旦知道了自己的病情,就会有一种本能的感觉,对其他人就会产生不信任的感觉,认为他们不过是在安慰自己而已。

    但吴敌说的来日还可以继续比试却仍然让他很心动,他是一个武痴,即使身负重伤也依旧在想着昔日戎马一生时的壮烈情景,神情不由得好看了一些。

    “你刚才去了哪里?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蒙放无视了吴敌让他不要多说话的劝导,认为反正将死之人,不多说些不会有更多的遗憾?于是就找了一个话题。

    吴敌一边在手上聚集起一团透明的能量缓缓地注入到蒙放的身体,一边语气温和的说道:“刚才在和将军切磋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对领域的理解总是不尽人意,就觉得也许是自己太心急了。”

    “于是我就想起了修行时的感觉,放空了内心,没想到竟然一下子迷失了自我,感觉就像自己不存在了一样,手脚也动不了,什么也感觉不到。”吴敌叙说着自己那时的场景,而众人也入神的听着。

    “但就是这样,往日无法理解的很多难题却像灌输在脑海里,顿时都明悟了,我本来觉得就这样就可以了,虽然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但还是提不起精神,而就在这时!”吴敌转过头看向北冥雪然后又看了看蒙放。

    “我竟然感觉到一股杀气和一声呼救,我就仿佛什么都记起来一样,循着声音找去,同时反击了一招,然后就醒来了!没想到竟然伤到了将军你!”吴敌歉意的说道。

    北冥雪本来以为这次都是蒙放的舍身功劳,没想到竟然自己也起到了作用,看向吴敌的目光更加柔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