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3章 苏醒
    白柳将军出言劝阻了北冥雪的舍生取义的想法,但出发的角度完全是从风险角度,这让北冥雪心中有些不快,而这时蒙放站了出来,主动解释了一下,然后要接替这个位置。

    “蒙放将军,这怎么可以?你可是要维持封印的啊!”北冥雪失声说道,自己不行是因为怕吴敌发狂,但蒙放出了事就是鬼族要破封印而出啊。怎么来说都不能算是好的结果。

    “好孩子,你想多了!”蒙放柔和的说道,对于这么优秀而用情的女子他也是很钦佩,“维持封印的是金灵珠,而不是我,我只是保护金灵珠的安全,所谓阵眼不过是你们说的保镖而已!”

    蒙放自嘲的说了几句然后继续说道:“而且,只要吴敌能醒来,对付鬼族就更有希望了,他比我更合适维持这个封印,一会如果我出了事,就请你把这颗金灵珠交给他吧,就当是我的托付了!”

    蒙放笑了几声,但声音里满是嘲弄和欣慰的复杂情绪,他见众人的情绪低落,又说道:“而且我是在场修为最高的人,要是真有人能从吴敌的领域的攻击下逃出来,那就是非我莫属了!”

    其他人听了都感觉很有道理,但也似乎感觉到哪里不对,只是一时之间想不出来,只有白柳将军神情复杂的看着蒙放,心里已经知道他是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了。

    他就是明白这一点才倍感惊讶,要知道不久前他还一口咬定吴敌是鬼族的奸细,而又觉得只有自己才是最适合完成秦皇遗命的人,但当他和吴敌比武一次之后,这种态度竟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这在其他人看来也许会觉得他是自认为技不如人所以心甘情愿的受吴敌驱使,但白柳知道,他这是真的对吴敌欣赏的不得了,才心甘情愿为了他做这么多。

    白柳念于此插话道:“虽然这么做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但眼下只有这样了,时间拖得越久,我们唤醒吴敌的可能性就越低,而且,我们可以两边同时进行。”

    “同时进行?”众人一头雾水,但北冥雪马上就反应了过来,“是让我和蒙放将军一起进行能量释放吗?”众人闻言也醒悟了过来,这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

    “没错,蒙放你在祭坛上进行,孩子你在下边距离他远一点,如果是你先唤醒了吴敌,那我们就没什么事了,所以你要尽可能用本身的力量加上你的真情去打动他”白柳将军郑重的说道。

    “而如果要是蒙放先唤醒了吴敌,那迎接我们的可能就是他潜意识中最凌厉的一次攻击!虽然只有一瞬间,但后果……”他没有继续往下说,但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恐怕这对他们来说就是一次灭顶之灾了。

    众人彼此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眼中都是郑重的神色。蒙方和北冥雪点了点头,然后迅速的来到自己的方位。蒙放直接展开了领域,之前那只是探索性的领域,但现在却是攻击性领域了。

    众人只见蒙放身上金光一闪,就感觉到空间中似乎有某种东西在飘荡一样,原来,这就是吴敌的领域被碰撞后产生的变形,他的领域真的有这么大的范围。

    北冥雪看着蒙放的样子,知道他是下了决心,她不忍他就此牺牲自己,所以也加紧了自己的动作,这次她从灵珠中吸收力量后现在体内游走一圈,然后再慢慢的释放到空气中。

    一股如云雾般的高浓度水元素之力在北冥雪身边飘来飘去,她仿佛云中仙子一般,闭着双眼,在心底拼命的呼喊着吴敌的名字,等待着他的回应。

    其他人则退在了一旁,静静地观察着场中的局势,只见地下室内云雾缭绕,不时有透明的波纹在空中激荡闪过,就仿佛到了幽冥鬼域一般,让众人心中泛起一丝丝的凉意。

    而在场唯一不受影响的恐怕只有地下室门口静坐的火羽了,她从拿到火灵珠以后一直在那里打坐,对发生的事情充耳不闻。即使是现在也仍旧在原地闭目凝神,休养生息。

    道一愁拉了一下老树精的胳膊说道:“你说那个吴敌新收的仆人是不是有什么古怪啊?这里这么大的动静她一点反应也没有,你们元素生物对灵珠都是这副样子吗?”

    道一愁的声音里有一股揶揄的味道,这让老树精眉头直跳,他看了一眼火羽说道:“这对她来说机会难得,以她现在的境界没有其他什么宝物可以快速提高她的修为了,也许这对她来说是一个机会!”

    老树精的话让道一愁就是一愣,然后马上反应过来:“你是说,她会先我们一步突破境界?”他的声音里充满了震惊,难道元素灵珠的作用真的这么大吗?他回过身看了一眼漂浮在蒙放胸前的金灵珠,神色复杂。

    “这有什么难以理解的,你以为吴敌收她做仆人是真的有什么其他目的吗?他不过是想管教一下他,让大家都好过一些,再者就是寻找两个帮手来帮助他对抗鬼族!”老树精认真的说道。

    “那小子竟然会有这么深的谋划?我还真没看出来,不过你说他想找帮手,为什么没有找我们呢?我们一起出生入死那么久!”道一愁的声音逐渐变的有点吃味起来,他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火羽。

    难道自己也要给他当仆人才能得到这样的条件?开玩笑,就是让老子给他当爷爷我都要考虑一下,我怎么能和那个没有脑子的元素生物一样连脸都不要了。

    道一愁看着神色变来变去的道一愁说道:“你让吴敌怎么帮你?我们能来到这里已经是很幸运的事了!接下来就看我们自己吧!”老树精虽然这么说,但他知道吴敌肯定会帮助他们,只是还没来得及就出事了而已。

    而就在他们说话的空当,突然就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冰冷侵入了全身,然后地下室的光线一暗,就听到一声惨叫声,然后就看见吴敌竟然慢慢的出现在了祭坛上,但他的眼睛里满是戒备。

    而发出惨叫的正是蒙放,此时他已经跌下了祭坛,昏了过去,也不知道伤势如何,但众人明显对吴敌的出现更重视一些,纷纷围了上去,只有白柳一个人默默地走到蒙放身边把他扶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