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1章 境界
    白柳将军关于“大道”的解释让众人有些瞠目结舌,他们没想到吴敌消失的原因竟然是因为顿悟造成的,他们心里都有些不是滋味,没想到吴敌竟然在这个时候又有了新的突破。

    但白柳将军接下来的话让他们又害怕起来,“但能和大道相通未必是好事,因为大道讲究的是物我两忘,如果吴敌参透了大道,那别说什么打败鬼族了,就是我们他也不会认识了!”

    “什么?那这可怎么办啊?”北冥雪本来还觉得这是一件好事,说明吴敌的修为又有了新的进展,但他要是真的随大道去了,那自己该怎么办啊!

    道一愁和老树精也显得非常惊讶,没想到修真的最高目标竟然是这样,要真的让他们什么都不去想,做到真的物我两忘,那他们此刻还真的做不到,毕竟还有很多遗憾和想做的事。

    “那吴敌是真的参透大道了吗?我们还有希望把他找回来了吗?没有他,我们对付鬼族的希望可是更渺茫了!”蒙放也显得非常震惊,他已经把吴敌看作救星一样的存在了。

    他现在非常的恨自己,为什么就要和吴敌进行领域对抗的训练呢?要不是自己,说不定还不会发生这种事,但现在说什么也都晚了,现在只能尽可能的去挽回了。

    “嗯,根据你的说法,吴敌的领域还在,那就应该还有希望!”白柳将军沉吟了一声,说道。他也想起了现在是对付鬼族的关键时刻,要是吴敌“飞升”了!恐怕他们就都得埋骨于此了。

    众人本来都感觉灰心丧气了,现在一听竟然还有希望,马上提起了精神,赶紧问道:“老将军,还有什么办法?你快说啊,你就别再下我们了,我们心脏不好!”

    白柳将军无视了他们的调侃,本来按照秦朝时代的修真法门,能领悟达到是一件普天同庆的大事,但现在却因为这些俗世的原因要把人从大道上拉回来,他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但他不仅是一个修真者,同时也是一个秦朝的将领,他对秦朝对秦皇的忠诚让他必须把吴敌找回来,于是他带着众人来到了祭坛旁边,然后对蒙方说道:“你把他的领域给我标记出来。”

    “怎么标记?”蒙放有些傻眼,“整个地下室都在他的领域范围内啊!”蒙放心里有些委屈,又有些不甘心,他虽然借助机关城和金灵珠的能量也可以把领域展开的极大,但维持的时间却非常有限。

    而眼下吴敌本身已经不见了,但这领域却还是有如此面积,这就非常惊人了,也不知道他是如何的好运气,竟然能领悟到这样一个领域,蒙放有点辛酸的想到。

    “你说什么?整个地下室都在他的领域中?”白柳将军听了蒙放的话,被吓了一跳,他之所以来到祭坛旁,就是以为只有祭坛上边处于他的领域呢。没想到事实偏差的如此之大。

    道一愁和老树精也被吓了一跳,他们没想到吴敌刚进入化神阶段竟然就有这么大的领域范围,这就是他的战斗主场啊,而且还不需要能量维持,真是羡煞旁人了。

    “那你用你的领域对抗一下他的领域,引起他的领域能量变化,然后北冥雪你过来,你站到祭坛上,看能不能感应到他!”白柳将军指挥众人按自己的吩咐布置下去。

    蒙放也依言行事,他的修为虽然比白柳高出许多,但见识方面却远远不如对方,比如大道这种事他就知道的非常少,他戎马一生,但就这理论方面从来都没耐心研究下去。

    蒙放站在祭坛上,激活了自己的双元素领域,力求一次就能完成白柳的要求,金色和黄色两种光芒在他身边来回转换,形成了一片灿烂的小空间,但只过了一会他的额头就见汗了。

    “怎么样?姑娘?感觉到什么了吗?”白柳将军一边看着蒙放,点了点头,然后转过头向北冥雪发问道。

    “感觉到了!但是非常奇怪!”北冥雪的声音里既有激动又有惊讶。

    “怎么了?快说,哪里奇怪了?”众人纷纷问道。

    “我感觉到他似乎在这个空间中无所不在!”北冥雪诧异的说道。

    众人对她的说法非常奇怪,怎么可能一个人处在一个空间中无所不在呢,道一愁甚至怀疑北冥雪是想吴敌想出病来了,只有白柳将军闻言点了点头。

    他说道:“是了,这是他的领域,在他的领域内,他无所不能而又无所不在,结合之前蒙放的说法,他的具现空间内是一大片湖水,恐怕他此刻就是水的形态充盈了整个领域内。”

    “那就是说,他还有救了?”北冥雪喜极而泣,突然听说吴敌再也回不来的消息时她只是感觉神情恍惚,现在听说他有希望能回来了,才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

    “什么叫有救了?哎,你们这些后人啊!真是把老祖宗的东西都忘得一干二净了,我和你们说吴敌顿悟大道是普天同庆的事,怎么到你们那就成了灾难一样的事呢?”白柳将军摇着头无奈地说道。

    “是是是,老将军,是我们不对,我们这不是凡夫俗子不能领会大道的深刻含义嘛!”道一愁听说吴敌还能回来,高兴之下就和白柳将军揶揄了几句。

    “确实,我也不想参悟大道,喜怒哀乐才是活着,如果无欲无求,物我两忘,那不就和傻子差不多了吗?”老树精也来了精神,竟然开起了玩笑,这可是罕见之极的事。

    “那现在该怎么做?”蒙放气喘吁吁的对白柳将军说道,他对他是极其佩服的,要不是他无欲无求,现在也许是他站在自己的位置上,而且也许会比自己做的更好。

    白柳将军见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心下一凛,虽然这件事有违修真祖训,但自古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只有事且从权了,他看向北冥雪,说道:“为今之计,只有靠姑娘你了。”

    “但凭老将军吩咐!”北冥雪认真的说道。

    “好孩子,大道是无欲无求,而现在我们就要让吴敌意识到自己还有放不下的东西,唤醒他的内心,这就需要你的努力了!”白柳将军严肃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