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0章 大道之行也
    蒙放正想用计干扰吴敌的时候,突然就发现吴敌消失了,这让他吓了一跳,他环顾四周却再也没有发现吴敌的身影,如果是用法术消失的,那他至少可以感受得到能量的变化,但明显不是。

    他化身的石子凌空飞起,想看看吴敌是否潜在水下,但仔细搜索之后却也没有任何发现,难道他是离开了?那也不对啊,这空间明显是他的领域所化,这里没有消失就证明他还在啊,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蒙放心下疑惑,不由得睁开了眼睛,但让他疑惑的是,祭坛上竟然也不见了吴敌的身影,这可把他吓了一跳,他慌乱之下发现了道一愁和老树精在祭坛旁边也在呆呆的发愣,于是他问道。

    “你们俩看见吴敌了吗?他怎么不见了?难道是去了前殿吗?”蒙放的语气中充满了惊讶和愤懑。但他却二人木然的摇摇头,放佛是被某种巨大的震惊堵住了嗓子,使得有话说不出。

    “你们到底怎么了?快点说啊!吴敌不是你们的好朋友吗?你们怎么没看住他,或者跟他一起走?”蒙放说道这里声音已经有些变得有些火气了,任是谁也对这种被调戏的感觉都不会有好感。

    “那个!”半天道一愁才张了张嘴,但却只吐出一个词。“我看见吴敌消失了!”道一愁支支吾吾磕磕巴巴的说道。

    “看见他消失?到底是怎么回事?”蒙放感觉到事情可能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了,他看了看其他人,白柳将军正在远处比比养神,显然对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而北冥雪则坐在火羽身边,显得有些愣神,显然是被一些事情缠住了精神。蒙放眼睛一亮,他觉得北冥雪作为吴敌水元素分身的寄居者,可能知道些情况,于是飞身来到她面前。

    “北冥雪姑娘,你知道吴敌去了哪了吗?”蒙放非常客气的说道,他对女子尤其是修真的女子还是非常的敬重的,更不要说她还是和吴敌有非常亲密的关系。

    “他不是和你在修炼领域方面的能力吗?”北冥雪皱着眉头问道。她现在感觉不到吴敌的存在,这是她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所以面对蒙放的问题,她下意识的问道。

    “吴敌不见了,但似乎不是按照正常途径离开了,你在她的分身体内,应该能感觉到他的位置吧?”蒙放简单的把事情陈述了一遍,坚持称吴敌可能是有事离开了。

    “可是我也感觉不到他的位置啊,这种事我还从来没经历过,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北冥雪也有些慌了,怎么一个大活人就在众人眼皮底下不见了。

    “那个,我有话说!”道一愁和老树精相互扯着衣袖,显然在争执着什么,“还是我来说吧,我怕你说完之后,会把事情说的更复杂!”老树精说道。

    “我们俩看见吴敌消失了,确切的说,是身体一点一点的消失不见了,就像变成了空气或者说隐身一样,但显然不是隐身,因为根本就感觉不到一点强大的能量流动。”老树精严肃的说道。

    “一点一点的消失?”蒙放对老树精的话将信将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奇怪的事情,“你真的确定吗?这件事可是事关重大!”蒙放的声音里充满了质疑。

    “哼,我骗你能有什么好处?是我二人亲眼所见,要不是如此怎么会当时把我们俩吓得说不出话来?我们也是见识过不少市面的人,怎么会大惊小怪的!”老树精非常不满的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白柳将军的声音传了过来,原来众人的声音让他从静坐中惊醒过来,他见其他人都聚集在一起,不免有些好奇,至于没看见吴敌,心想他一定是去办什么重要的事了。

    “吴敌消失了!”蒙放左思右想,最后还是用了“消失”这个词,“我和他们俩都是看见他消失的,现在就连他的这位小女友也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了!”蒙方说完向着白柳将军指了指北冥雪。

    白柳将军听到这里也大吃了一惊,他还以为吴敌是有事,没想到却是他出了事,“到底怎么回事?你们都仔细把事情给我说一遍,我来分析一下!”

    蒙放知道事情重大,于是就把和吴敌对抗领域时发生的事简单的说了一下,然后又让道一愁和老树精以及北冥雪把他们的说法重新叙述了一遍。

    白柳将军听完众人的话,思考了半天,然后说道:“剧你们的说法,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他抚着胡子,脸上的神态既是急切又是欣慰,看的众人是莫名其妙。

    但众人没想到白柳将军竟然真的能提出可能性,于是问道:“老将军你快说啊,吴敌到底怎么了?”北冥雪都快哭了,怎么事情好端端的就发生了如此变故呢?

    “哎,孩子,吴敌他可能参演到大道了!”白柳将军叹了口气,说道。

    “大道?大道!”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白柳将军说的这个大道到底是指什么,它又和吴敌的消失有什么关系,都感觉到一头雾水。

    “没错,所谓大道就是道家的说法,就是修真者修炼的最终目的,那就是和大道融为一体!而大道实际上指的就是苍天,万物,或者说大自然本身。”白柳将军说道这里,人已经转过身向着祭坛方向看去。

    “那老将军,你说的吴敌参演了大道到底是什么道理?”北冥雪止住眼泪,问道。

    其他人显然也对这个问题十分感兴趣,他们所处的修真时代已经和最初修真的年代乡曲甚远,甚至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体系,他们对于蒙放时代那些修真者的事简直是一无所知。

    蒙放虽然也是修真者,但他是武修,说白了就是没有经过专门的训练,只凭着本事强行突破的,要不是有秦皇,他就是再活一万年,也无法突破境界。

    而白柳将军正是文修也就是道家学派的代表人物,所以他对大道的理解也是颇为深刻的。他有意指引众人对这一话题进行下去,于是说道。

    “所谓大道就是修真者忘记自我,无为而无我的一种状态,最后和苍天融为一体,我想吴敌就是顿悟了这一点才会消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