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9章 修炼
    吴敌在和蒙放进行领域方面的修炼,蒙放的办法就是两人进行领域对抗,让吴敌在实战中领域自己领域的诸多特性,而吴敌此时正在自己的领域内迎击蒙放的入侵。

    蒙放做的就是在吴敌的领域内展开自己的领域,他最擅长的就是金元素领域,而且因为有金灵珠提供能量,他又刻意把领域维持在最小,所以可以坚持很长时间。

    但这也足够他心惊肉跳的了,虽然吴敌对领域掌握的不够熟练,只能任领域无意识的在自己周围展开,但就是这样,蒙放也感觉到非常吃力,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能量正在飞速的流失。

    而更可怕的是,他感觉自己正在移动,他坐在吴敌的对面,也是坐在祭坛上,但此时祭坛上已经有了微微的划痕,这是他被吴敌的领域排斥后产生的作用。

    他已经不敢想象要是自己没有展开领域,要是自己不是在祭坛上,恐怕下一秒自己就不知道会出现在哪里了,想到这里,他额角见汗,更是运足了能量来对抗吴敌的领域。

    道一愁和老树精看的是莫名其妙,他们俩在祭坛边上,因为有祭坛能量罩的隔绝,所以受到吴敌的领域的影响很小,他们俩只看见两人闭着双眼,脸上出汗,蒙放更是浑身像是镀了一层金一样。

    “他们这是在用领域对抗吗?”道一愁看不明白,就对老树精问道。

    “恐怕是的。”道一愁若有所思的看着两人,他已经注意到了蒙放身下的痕迹,不由得暗吃了一惊,没想到蒙放竟然也抵挡不住吴敌的领域,而且还是在他无法掌握自己领域能力的时候。

    “那吴敌的领域怎么没有颜色呢?你看蒙放的领域就是金色的,多华丽!”道一愁赞叹的说道。

    “华丽有什么用?”老树精白了他一眼然后继续说道:“吴敌的领域是空间属性,你处在空间之中但你能看见它吗?这才是最上级的领域属性,让人防不胜防!”

    “最上级领域?”道一愁吃了一惊,没想到一向以严肃严谨著称的老树精会对吴敌的领域有这么高的评价,他又问道:“你是说领域也会分级?难道进入化神境后,完全是靠领域来判断实力吗?”

    “也不完全是,你没听说鬼族那些家伙虽然没有领域但是实力却都在化神境界吗?但我们这些人一定是要依靠领域进行作战的,哎,你要是没问我倒没想起来,那些鬼族既然没有领域,难道他们会束手就擒吗?”

    就在两人就领域问题互相讨论的时候,场上的吴敌已经调动了全身的能量,在他的湖面上对那颗小石子进行了左右围追堵截,但他用尽了力气,却始终捉他不到,这让他越来越着急。

    此时的湖面早已不见了刚开始的平静,反倒是像海洋一样波涛汹涌,湖面上空也卷起了狂风和乌云,而吴敌就在这湖面上乘风踏浪,追逐着破坏这宁静的小石子。

    吴敌感觉自己能调动狂风和海浪的力量,这让他新奇的同时更是感觉到内心涌起了无限的豪情,仿佛天地间自己就是主宰一样,但那枚石子的存在更是让他感觉脸上无光。

    吴敌一会化作流云,想要把那枚石子从湖面上卷起来,但一出手总感觉软绵绵的,根本不像自己的手那样灵活,他心中一愣,想弄清楚为什么会如此,趁着这个间隙,石子已经在水面滑行了很远。

    吴敌一会又化身海浪,他从石子前面截住它的去路,想把它拍的粉碎,但看似凶猛无匹的海浪装在石子上面却只是水花四溅,没有伤到石子分毫,这就是力量集中的好处,柔能克刚,刚也制柔。

    吴敌的内心的焦灼感更加的强烈,他兴云布雨,把湖面弄得风雨大作,但也只是无端发泄了自己的一腔怒火而已,对这追逐战是没有丝毫的办法。

    发泄了一阵,吴敌冷静了下来,开始思考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既然这是自己的空间,自己拥有无边的力量,那为什么自己会对一枚石子束手无策呢?

    吴敌左手握住了一阵清风,右手捧起一手心的湖水,感受着两者在手中的变化,他不再去想那枚石子,而是在想如何把自己变成风,变成水,而不是受自己习惯的束缚。

    蒙放本来被吴敌追的是筋疲力尽,好几次沉在湖底差点就出不来了,其中的艰险只有自己清楚,他看到吴敌化作风雨,心中也十分的惊恐,本来以为自己的修为已经登峰造极,但没想到吴敌竟然有这样的手段。

    在领域方面他已经彻底的输了,就是完全展开自己的领域,也肯定不能和吴敌的画中江山相提并论,而且战场铺的太开,反而对他很不利,反倒是这样以巧取胜,让他占了很大的优势。

    而突然蒙放就感觉到天空放晴,水面又恢复了平静,远方的吴敌竟然又如开始一般静坐在水面上,蒙放有些惊讶,难道他找到了什么诀窍吗?开什么玩笑,自己当初可是花了好几年的时间。

    但眼下的情况却让他有些惊疑不定,他尝试着像最开始那样在湖面激起一圈圈的水浪,但却不见吴敌有丝毫的动作,而越是这样蒙放越是不安,他怕吴敌以静制动,突然发难。

    吴敌感受到湖面重新出现了水浪,但他丝毫不为所动,他仍然在感受着手中风和水的变化,想让自己融入其中,突然,就在他什么都没去想的那一瞬间,他发现自己的手竟然不见了。

    他惊讶的睁开眼睛,原来自己的一只手已经化成了一阵云雾,而另一只手则化成了一股清流,但转瞬间又变了回来,吴敌若有所悟,看来不是自己思考的不够,而恰恰相反,是自己思考的太多。

    吴敌彻底摒弃自我,开始什么也不想,但这么做也是十分的不容哟,尤其是还在有人干扰的情况下,但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放空身心,端坐在水面上。

    蒙放见几次三番的干扰都没有起到作用,不禁有些气愤,他开始想泼一些水在吴敌身上,看他还能不能沉的住气,而就在他刚想把这个想法付诸实践的时候,他竟然发现吴敌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