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6章 主仆关系
    火元素领主在突破无望的情况下,突然化身火元素巨人,这让众人吓了一跳,但接下类更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只见这个火巨人竟然不能完全展开自己的身体,她完全是跪坐在地面上,双手也是扭曲着。

    “你,你到底做了什么?”火元素领主的声音里充满着惊恐和无奈,她从来没有遇到这么诡异的事情,就象一个无形的箱子把她封在了里面一样,一点余地也没有。

    众人见她如此,也隐隐约约感觉到她是被束缚性法术给困住了,但他们却没发现这个法术的痕迹,既不像绳子又不像封印,但通过火元素巨人扭曲的身子可以隐约感觉到这个“容器”的大致大小。

    众人惊讶的目光聚集在吴敌身上,显然是在等待他的解释。吴敌微微一笑说道:“我只是隔绝了你周围的空间,也就是制造了一道空间壁垒,如果你有能力突破空间的话,那就算我输了。”

    吴敌的一番话顿时让众人面如土灰,显然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因为“空间壁垒”这个词他们太熟悉了啊。在许多神话传说中神之所以不能达到人间就是因为人间界有一层神都无法跨越的空间壁垒。

    而现在吴敌竟然说他制造了一层空间壁垒困住了火元素领主,这让他们怎么能不惊讶?这么说吴敌竟然掌握了神都无法逾越的法术?他们惊恐的看着吴敌,仿佛他就是个怪物一样。

    火元素领主听了吴敌的话,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巨大的身体瞬间消失不见,她瘫坐在地上,恐惧的看着吴敌说道:“你是说你是用“空间壁垒”困住了我?这怎么可能?这可是神都无法做到的啊!”

    吴敌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你们也是这么想的吧,实际上这种说法是不准确的,我越体会我的领域的时候,就越能感觉到空间属性的奇妙特性,空间壁垒就是其中一点小小手段而已。”

    众人差点没一口水喷出来,困住神的手段他竟然敢说是“小手段”,不知道是他嚣张,还是真有什么心得体会,众人面色各异,但都没说话,只是看着吴敌,显然在听他还会说些什么。

    “神是能跨越空间壁垒的,不过是要损失大部分的能量而已,所以他们到了人间界就不会有多厉害,这也是不知道哪个大神做的保护人间的手段吧!”吴敌说道这里,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脸色竟然变得很难看。

    地球上有很多关于神的神话传说,这本来是一件非常普通的事,但结合之前水分身所说的地球如果是某位大神的丹田,那那些神是不是就是入侵者?那空间壁垒是不是就是这位大神的防御手段?

    一想到这里,吴敌就感觉有些头晕目眩,但他知道这件事太匪夷所思,所以一直就没有和众人说过,这件事只有等以后再去调查真相了,但总感觉无论事实如何都会超出自己的想象。

    众人见吴敌突然脸色变得很难看,都非常不理解,还以为他的法术出了什么问题,忙问道:“吴敌,你怎么了?”吴敌回过神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来,感觉怎么说都不好解释,于是只好说自己是因为能量出现了不足。

    其实吴敌的空间法术是瞬时成型法术,如果对方没办法突破,那就不需要再施加能量进行维持,但众人对空间法术都是一知半解,所以对吴敌的解释丝毫没有怀疑。

    他们反而认为这是理所应当,这么大威力的法术如果随随便便就能用的话,那还让不让其他人活了?蒙放更是松了一口气,本来黑洞就让他感觉很有压力,这空间壁垒更是让他很不舒服。

    虽然说吴敌现在是他的盟友,将来会一起对付鬼族,按说他越强大他就会越高兴,但殊不知这些强者的心里都有一丝争强好胜的心理在作怪,即使是最好的朋友,也往往会因为一个虚名而变得形同陌路。

    这就是人类的缺陷,根本没办法避免。而就在众人心中戚戚的时候,火元素领主有气无力的声音传了过来:“你们聊完了吗?可以放我出来了吗?”

    火元素领主已经绝望了,本来以为火灵珠是稳操胜券的,但没想到竟然遇到吴敌这个怪胎,她竟然输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里,这让她非常的绝望,像她这种大大咧咧的人闹起情绪来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吴敌收回法术,接触了空间壁垒,火元素原本贴在上面的身子瞬间躺在了地上,形象异常的凄惨,但她却丝毫不以为意,也不想站起来,就这样呆呆的望着地下室的上空发呆。

    吴敌看不见火元素领主的状态,北冥雪小声的向他说明了情况,他心中有些不忍,虽然他不太喜欢那个风风火火的火元素领主,但这样状态的的她也不是她愿意见到的。

    他在自己的领域中“看见”了火元素领主的位置,然后一个虚空传送把没有抵抗的火元素领主转移到了自己身旁,只不过还是躺着的。她的一身火焰放佛是熄灭了一样,露出火爆的身材来。

    众人见她这副样子,心里也有些不忍,尤其是老树精,他们同是死亡森林的土著领主,虽然关系算不上多好,但见她如此落魄的样子,也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暗自摇了摇头。

    吴敌看不见众人的状态,他直接对火元素领主说道:“不就是输了一场赌局吗?至于如此吗?人赌局就是这样,有赢就有输,既然你输不起,当初你干嘛还要玩?”

    吴敌知道以火元素领主的性格,劝解是没用的,所以就用上了激将法,果不其然,火元素领主从地上爬了起来,瞪着吴敌说道:“愿赌服输,我输了,你想怎么样吧!”

    她的声音十分低沉,似乎已经想好了一完成对方的要求,自己就要马上自杀来表达自己的绝望。吴敌从她的声音里感受到了这一点,于是说道:“你什么都答应吗?”

    “你说吧,只要我能办到!”火元素领主的性格火爆,自然不会把吴敌的讥讽放在心上。

    “好,那我就要求你做我的仆人,直到我死前,一直跟着我,怎么样,你能做到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