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6章 噬魂兽
    假秦皇扑向吴敌的动作被阿修罗镜所阻止,他虽然对吴敌没什么好感,但更不能让自己的宿敌得到他想要的力量,更关键的是现在他终于有机会能伤到对方了,他自然不会错过。

    阿修罗镜突然从他附着的那句身体内走了出来,一个黑雾笼罩的人影出现在假秦皇的面前,他说道:“不管我们曾经是否认识,但我们之间的战斗已经足以让我成为不死不休的敌人,所以,出手吧,让我感受一下你在这世界最后的痛苦的哀嚎吧!”

    阿修罗镜赤红的双眼盯着跪在地上的假秦皇,露出玩味的笑容,但实际上他的面部都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吴敌却能感觉到他在笑,那种看着昔日的仇敌跪在自己面前的开心的笑容。

    假秦皇眉头紧皱,他换了一个姿势,变成了坐在地上,他抬起头看着黑雾状的阿修罗镜:“真没想到昔日的鬼族领主会落魄到这个样子,这次是我大意了,但你真的不想找把你变成这副样子的人报仇吗?”

    “这个不用你来教我,我杀了你之后,自然有一万种方法回到阿修罗界调查事情的真相!”阿修罗镜皱着眉头说道,他似乎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然后就见他聚起了右手,一支黑色的长矛出现了他的手中。

    “去死吧!”阿修罗镜一声爆喝就把手中的长矛向着假秦皇的胸前刺了过去,吴敌疑惑的看着两人的动作,难道灵魂还会受到这种伤害吗?还是阿修罗镜有什么特别的方法?难道是想折磨对方吗?恐怕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了。

    但假秦皇却没有坐以待毙,他突然松开捂着胸口的右手,然后一道银白色长剑出现在他的手里,同时向着阿修罗镜的长矛迎了上去,只听呛的一声,阿修罗镜的长矛竟然被切断了,而假秦皇的长剑却去势不减的向着对方的脖子切了过来。

    吴敌睁大了眼睛,这是他用过的灵魂之力催动的“湮灭”,看来假秦皇找这个机会很久了,果然是个非常有心机的人,阿修罗镜没料到对方竟然有反击的能力,但危急关头还是强扭身子,一歪头把这一剑躲了过去,不过脖子上还是被切出了一个很深的伤口。

    要是正常的人类,这一招已经足以致命了,但阿修罗镜现在是灵魂状态,虽然伤口很难看,却不影响他的活动,只是这份被伤到的感觉让他非常的气愤。

    “好啊,是你最拿手的“湮灭”啊,我还真是小瞧你了!”阿修罗镜捂着脖子退后了两步,恶狠狠的盯着假秦皇说道。后者从地上站了起来,笑呵呵的说道:“不用谢我,是我的这位小友提醒的我,要不是他我还不知道灵魂之力也能催动“湮灭”。”

    假秦皇虽然一击击退了阿修罗镜,但他的消耗也不小,在灵魂状态下强行使用“湮灭”,那就是在燃烧自己的灵魂,这完全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要不是逼不得已,他是不会用的。所以他说这番话就是要祸水东引,最好是让阿修罗镜迁怒于吴敌,给他以喘息之机。

    阿修罗镜恶狠狠的瞪了吴敌一眼,然后回过神来对假秦皇说道:“你也不用给我下套,你有什么伎俩我都一清二楚,我甚至知道你不能持续的利用“湮灭”,接下来我的这一招你要怎么抵挡呢?”

    阿修罗镜一边说,另一只手上已经出现了一个黑烟滚滚的怪物,这个怪物的只有一个足球大小,但是周身上下全是转动的眼珠,看起来异常的诡异。

    “这是我利用战死的亡灵中的怨气所制造的一个恶灵,专门以人的灵魂为食,你可以和他们好好地玩玩啊!”阿修罗镜一边说着一边把它抛向了假秦皇。

    而假秦皇早就注意到了他手上的东西,听他这么一说,早就吓得脸色都白了,他知道一定不能让这东西碰到自己,否则恐怕就会被对方吃掉的,这东西完全就像是放大版的寄生虫一样,专门克制他这种灵魂,真不知道阿修罗镜是怎么炼制成这些东西的,而且他也是灵魂状态,为什么不怕它?

    但他已经来不及思考这些了,因为那个小怪物全身能看到的眼睛都在盯着他,仿佛已经把他视为美餐了,在半空中就看到他们每个眼睛下面都张开了一张满是獠牙的大嘴,身形也因此胀大了一圈。

    假秦皇无奈之下只有再次祭出“湮灭”,但值得庆幸的是这个小怪物竟然也是灵魂状态,在他的剑下瞬间化作了一团青烟,他苦笑了一声,正想对阿修罗镜揶揄两句,就看见对方身旁出现了十数个和刚才的小怪物一样的东西。

    “不错嘛!值得鼓励,看你玩的这么尽兴的份上,我又给你找了几个来,还可以这样啊!”阿修罗镜一边说,一挥手,他所在的半边天空竟然出现了无数小怪物的身影,看来他终于想起来自己的能力了。

    假秦皇看到这样的场景,脸都白了,他这才想起自己和对方在灵魂之力方面修为的差距,望着满天的怪物吗,他虽然知道他们其中大部分都是复制体,但他不能肯定这些复制体是否有攻击力,所以也不能轻易让他们轻易攻击自己,关键是他也分不清它们哪个是复制体啊。

    而吴敌看在眼里,一方面惊讶于阿修罗镜出手的强大,一方面也知道即使他制造出的复制体,也是有着和本体一样的能力的,他在和自己的复制体的较量过程中已经了解了这一点,因为他们竟然连自己的次元斩都会用。

    “现在你要怎么办呢?还用你的“湮灭”来抵挡吗?我觉得那样你还不如自尽,那样还能少些痛苦!”阿修罗镜一手托着一个小怪物,笑着对假秦皇说道,他的脖子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但这伤口带来的耻辱感却让他怒火中烧。

    假秦皇握着“湮灭”的手都在颤抖,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行为造就了一个这样的怪物,这反而成为了自己计划中的最大变数,他又看了吴敌一样,脸上露出了决然的神色。绝色总裁的超级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