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3章 阿修罗镜
    果然如吴敌所料,他分别把自己的圣体之力注入到对方的两个复制人体内,其中左手边的那个却如泥牛入海,这说明对方具有和他相同的力量,他显然就是具有圣体之力的阿修罗镜的本体,而右边的这个则在他的圣体之力的作用下化作了一团焦黑。

    “哼,有些手段啊!”阿修罗镜的右手被吴敌抓住,却丝毫没有慌张,仍然笑呵呵的说道。这让吴敌有些惊讶,看到对方这有恃无恐的样子,反而让吴敌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但吴敌没有说话,他在抓住复制的自己的同时,手上已经用出了自己的招牌技能“湮灭”,而即使对方已经全身烧的体无完肤,仍然不改那诡异的笑容,这让吴敌有了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你在想什么呢?战斗的时候竟然发呆,这可不是个好习惯!”正在吴敌凝视着熊熊火焰中的那个人影时,他身边的用法术复制对方的那个自己竟然说话了。

    吴敌不禁吓了一跳,他闪身跳出去几丈远,然后回身就看见自己复制出来的那个“自己”竟然同样露出诡异的笑容看着他,和那个在火焰中的复制人是一样的表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不是自己的法术吗?为什么对方能控制自己的法术?难道说对方的能力是控制所有的复制人吗?还是有不为人知的手段?

    吴敌在沉思着思考对策,所以丝毫没有回应对方的话,他无意中发现那两个被自己攻击的两半巨石竟然安然无恙的耸立在那里,这让他非常惊讶,他的次元斩可是可以割裂空间的法术,怎么会对这石头无效呢?

    难道刚才对方不介意自己攻击这石头的原因不是他的本体不在这里,而是因为知道自己的攻击不会奏效吗?那这么说来这两半石头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吗?

    吴敌想到这里,瞬间便出现在了石头的旁边,然后伸手就要去接触那光滑的石镜表面,不管对方有什么奇怪的法术,只要把他的关键道具破坏掉就好了。

    但吴敌的手刚要接触到石镜的表面,那石镜的表面竟然像水面一样泛起了一圈的涟漪,然后吴敌就发现从石镜表面伸出一只手来,正好迎向了他的手,显然是要阻止他的攻击。

    吴敌的眉头一皱,知道这是对方的能力又发动了,但他已经下了决心,无论对方有什么手段,自己现在都要把这一招发动下去,于是手上附着上了湮灭。

    而石镜上的那只手上竟然也释放出了同样的火焰,吴敌通过领域反馈回来的能量反应,知道那也是“湮灭”,看来这石镜确实什么招数都可以复制,当真是麻烦异常。

    但吴敌突然想到一件事,既然对着镜面,自己的招数都会被复制,那这石镜后面呢?要知道这个漆黑的石球只有抛开的两面是光滑的,它的其他部分都还是原来的那样子。

    想到这里吴敌迅速的撤回自己的招式,然后瞬间又出现在了石球的背面,同时手中出现的“湮灭”长剑顺着石球后面就砍了下去,但他仿佛隐约间看见这石球下面竟然多了很多触须一样的东西连接着地面。

    一时间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攻势已经无法停下来了,索性就这样劈了下去。而这次果然没有了复制体的阻拦,吴敌轻松的把本来就是一半的石球再次劈成了两半。

    但让他惊讶的是,被劈成两半的四分之一的两块石球表面竟然又爆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他此时已经有了准备,瞬间转过头避免了这次的目盲,但突然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像疾风一样朝他扑了过来。

    他闪身躲过再一看,不由得一愣,竟然又是自己的两个复制体,不过令他奇怪的事,这两个复制体竟然只有他一般的大小,感觉就像是两个按比例缩小的自己的模型一样。

    难道是因为这石球变成了正常的一半,所以复制能力也跟着变化了吗?吴敌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诡异的事情,但眼前的两个缩小版的自己又让他感到一股莫名的气愤,这种被人玩弄的感觉还真死糟糕啊。

    吴敌一边想着,一边在手上凝结出了次元斩的法术,但这次他却聚而不发,让次元斩一直维持在双手上,这种瞬发型的法术竟然被他维持在手上,这要比直接使用法术要困难的多。

    而吴敌的双手也因为手上的次元斩而变得像一把模糊的刀刃一样,果不其然,和吴敌想象的一样,那两个小的复制体并没有和他做出一样的招式,因为他们根本做不到。

    这一招是吴敌新想出来招式,他就是要把次元斩维持在手上以增加击中敌人后的持续破坏力,而且这也为了验证自己的另外的一个想法,那就是这些复制体能否使用他们在复制出来以后所看见的本体所会的法术。

    吴敌此时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那就是这些复制体只会在法术发动前吴敌所会的能力,想到这里他瞬间出现在复制体的身后,然后次元刀击杀了两个傀儡,但他已经不敢再破坏这个湿石头了。

    天知道他会分成多少半,其实要是可能的话,他更想现在就把它们聚拢在一起恢复成球体的样子,但他又怕中途会发生什么意外,而且此时他也有了新的办法。

    只见吴敌在解决了两个傀儡之后马上释放了木系法术中的召唤鬼藤,然后瞬间出现的一大片鬼藤在吴敌的操纵下把三块石头捆成了个大粽子形状。

    吴敌的想法很简单,既然对方是根据光线也就是映入石镜中的形象来复制对手的,那只要把他盖上就好了。果然,随着这些石头被覆盖后,那个本来已经被操纵了的吴敌的法术复制体也在奔跑了几步之后化作了一摊水渍。

    吴敌这才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擦了一下额角的冷汗,虽然已经步入了领域,但每次和鬼族领主的战斗都让他感觉到非常的棘手,丝毫没有想象中的那种惊天动地,反而每次都是诡异万分。绝色总裁的超级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