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6章 受伤?
    ,!

    当众人从自己甜美的或是恐怖的噩梦中悠悠转醒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了地上,而周围则是和自己一样迷茫的同伴,大家左顾右盼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不是在法阵之中维持着吴敌布置的五灵元素阵吗?那吴敌呢?

    周围已经完全变了样子,空间又恢复成了他们刚进封印时的样子,黑暗而又寂静,只有远方有一处可能随时会熄灭的光亮,他们正是借着这一丝光亮在观察着周围。

    马上就有人被这黑暗带来的恐惧击倒了,他们不顾一切的释放了法术,完全忘了这里有有外面几倍的能量消耗,片刻之间,空间之中便变得光影夺目起来,只是这光亮是虚假的。

    还没有维持到一刻钟的时间,就有人先支撑不住了,巨大的能量损耗让他更加的恐慌,他慌忙的抛跑向了远方那处尽管昏暗但却一直在亮着的地方。

    走近一看他才发现,吴敌正在这里闭目打坐,而他的身旁正躺着一个满嘴獠牙的白脸怪物,那肯定就是袭击他们的鬼族领主了,但既然吴敌既然杀了他,为什么还会这个样子呢?难道他也受了伤了吗?

    这时他才注意到,吴敌的身子上竟然有一道巨大的伤口,只是这伤口被他破碎的衣服掩盖住了,但此时竟然还在往外渗着血,而且已经在身下凝聚了一个小血泊。

    他感觉到非常奇怪,修真者一般都有疗伤的手段,毕竟修真之初都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作为目的的,但吴敌此刻竟然连身上的伤口都止不住,可见他受了多么严重的内伤。

    再加上这么昏暗的光线,这个慌乱中的八族成员不由得叫了出来,而他的叫声成功的吸引了众人,大家都跟了过来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道一愁推开人群来到吴敌面前,看到他的样子也不由得吓了一跳。

    自从结识吴敌以来,见过他受过最严重的伤也不过是胳膊脱臼了,他现在的这个样子真是把他吓到了。

    即使他已经击杀了来袭的鬼族领主,但还有另外五个啊,只要他不在,任何一个鬼族领主就会让他们全军覆没的,但他此时最先想到的不是这个,而是吴敌到底受了多重的伤,要怎么才能治好他。

    老树精、蒙放和火羽等其他土著领主也围了上来,他们是和吴敌有千丝万缕联系的一群人,他们看到吴敌的样子,也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这个鬼族领主竟然这么厉害吗?在自己昏倒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老树精,你快悄悄,吴敌这小子到底怎么了?我可从来没见过他这副样子,连伤口都止不住了!他是不是要挂了啊?那我们这些人可怎么办啊?”道一愁慌乱之下,语无伦次的说了一大堆的问题。

    老树精不耐烦的推开道一愁,上前为吴敌做检查,他领悟了生命之力领域之后,在治疗方面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所以大家也都没有打扰他,只是忧心忡忡的在吴敌和他之间看来看去。

    东方飞龙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他不能想象在大家失去意识的时间里,吴敌为了保护他们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否则他们怎么会没有一个死伤的?

    这让他非常的内疚,他感觉是吴敌替他承受了太多的责任,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前辈已经欠他的太多了,也不知道如果这次真的有幸从这里逃出去以后,自己要如何向族里说明这件事了。

    吴敌此时已经是个宝贝了,他不仅自己有着令人难以想象的能力,更关键的是他还能帮助别人突破化境的瓶颈,如果得到他的帮助,八族之间保持了几百年的平衡瞬间就会被打破。

    东方飞龙摇了摇脑袋,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这些鬼族领主可是越来越难对付了,这次他们只出动了两个,吴敌就已经不堪招架了,下次呢?

    而在关心则乱的人群中,小野大郎的眼睛却释放出了炽热的光芒。“没想到这些鬼族还有点作用,竟然真的能给吴敌造成这么大的伤害!哈哈,废物们,为什么你们不再加把劲直接杀死他多好?”

    他丝毫没有关心没有了吴敌,他的处境会如何,他的内心已经被仇恨填满了,丝毫不再去想些其他事情,如果此刻他敢站在吴敌的面前,他肯定会趁着他这么虚弱的空当给他补上一刀,但是他虽然仇恨的火焰在胸膛里燃烧,却还是不敢在众位高手面前站到吴敌面前。

    他知道这些人不会有丝毫的犹豫就会把他撕成碎片,甚至不会问他是谁,想要做什么,他从这些人关切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得出来,要是自己有赐予他们力量的能力,恐怕他们也会跪下来舔我!他恨恨的想到,同时对灵珠和鬼族的注意力更加的集中了。

    而老树精此时在诊断了吴敌的脉搏后,点了点头,然后在吴敌的胸口把自己的治愈之光融入了吴敌体内,然后站起来说道:“大家不用担心,吴敌并没有什么大碍,不过是能量消耗过大,暂时处于失去意识状态!”

    “你胡说,如果只是能量消耗过大,那他的伤口怎么止不住?”有人愤怒的说道,他以为老树精只是为了在人群中散播恐慌而使出的权宜之计而已,但他们都是家族精英,这点小把戏怎么能瞒得住他们?

    随着这一声质疑声,更多的人点了点头,吴敌在的时候,他是他们的护身符,而他要是真的出事了,那大家面对无法敌对的敌人还是一拍两散的好,多活一时是一时,反正无论是抱团还是单走都一样是死。

    老树精摇了摇头说道:“这位小友,你不要着急,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吴敌的伤口之所以不能愈合,是因为他的伤口被污染了,想必这是这位鬼族领主临死前的手段,他想和吴敌同归于尽。”

    老树精一边说一边指了指身旁鬼族领主的尸体,那鬼族领主的恐怖气息让众人不禁心头发慌,心说,到底是怪物,死了也这么吓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