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6章 雾醒
    众人按照道一愁的安排里三层外三层的把吴敌围在了中间,最内层是八族众人,最外层是各位土著领主,因为怕他们抵挡不住鬼族的突然袭击而损失人手。

    吴敌一边支持着自己的领域,一边在检查雾的情况,从回来开始他就感觉有些不对了,他感觉她的心跳什么的都正常,但就是人没有醒来,这真是很奇怪的事。

    也许是她对骨龙领主袭击自己的事过于惊讶伤心从而让自己的内心封闭了自己?吴敌胡乱的猜测道?很有这个可能,他们作为多年的同伴,这足够让她伤心的了。

    吴敌抱着雾的身体,看着她秀美的容颜,她因为处于昏迷状态,所以全身的伪装也都去除了,一袭白色的长裙让她看起来像一个睡美人一样,吴敌却看的直皱眉头,因为他能感觉到北冥雪冰冷的视线正凝视着他。

    他本来以治病的理由留下了雾,但现在感觉好像是自己接手了一个烫手的山芋,现在做什么都要小心翼翼的,感觉异常的尴尬,他也能感觉到北冥雪心中的那份不自然。

    他当然是非常能理解她,如果换个位置,要是北冥雪因为治病而不得不和另外一个男子肌肤相亲,他也是人受不了的,所以他虽然感觉有点无奈,但却是没有任何非分之想。

    他对北冥雪的爱是忠诚的,他也不希望有任何其他事或其他原因让两人产生误解,对于古代那种一夫多妻的爱情,他向来是嗤之以鼻的,他也能感受到北冥雪和他一样的心思。

    但他有时候也会感觉到北冥雪的感情对他来说太沉重了,或许对一个人太在乎就会产生这种感觉,或许是因为她的性格所致,但他确实感觉很沉重。

    他更喜欢两个人一起傻笑,一起开怀,一起恶作剧,而不是借着重视感情的态度让两个人都有如履薄冰的感觉,或许自己应该找个时间和她好好说说自己的这份心情?

    吴敌正在想着自己的事的时候,突然感觉怀中雾的身体有了一丝颤抖,他不敢直视她,就拿眼睛轻轻的一瞟,突然就差点笑出了声,原来他发现雾的眉头正在轻轻的抖动,原来她的额头不知道怎么的多了一滴水滴。

    吴敌环顾四周不知道这是谁的恶作剧,这只是普通的水滴,没有一丝元素的力量,所以吴敌也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但却让他发现了雾原来一直是在装晕。

    她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是因为从自己具现空间中醒来后感觉有些不甘心吗?对了,在追踪骨龙领主的时候,火羽当时说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雾当时报了死志?

    吴敌疑惑的看了雾一眼,看样子她也不知道自己要装到什么时候吧?难道自己该给她一个台阶下吗?还是要恶作剧一下?吴敌感觉自己自从进入疯人崖以来,一直都好累啊,虽然有了长足的进步,但还是感觉很累。

    他觉得自己都快忘了自己是否真的在活着了,自己还只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啊,在地球很多同龄人都在上学,而自己竟然都在承受起拯救苍生的负担了。

    想到这里吴敌的嘴角扯了一下,他想到了一个恶作剧,他盯着雾的脸蛋,就低头作势要吻了下去,“我看你醒不醒?”吴敌内心恶意满满的说道。

    之间雾的眉毛跳的越来越快,吴敌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深,“喂,你干嘛?”雾终于忍不住这种“恐怖”的事情,从吴敌的怀里一个翻身滚了出来。

    “哦!你醒了啊!我只是看你额头有一个水滴,我双手抱着你很不方便,所以就打算用嘴给你蹭掉啊!”吴敌坏笑着说道。

    “胡说,哪有这样用嘴蹭掉水滴的做法?你分明是想占我便宜,你们人类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尤其是你们叫做男人的这种生物的,更是没有一个好人!”雾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这是什么话啊,我好心好意的救的你,你怎么还说我不是好人呢?告诉你我可是有老婆的,而且比你漂亮的多,年级也在妙龄,哪像你都是个老太婆了!”吴敌来了性质,嘴上丝毫不饶人。

    “老婆,过来,有人欺负我!”吴敌一招手,北冥雪已经出现在了她怀里,他做了一个委屈的样子,说道:“她占我便宜!”

    雾已经快疯了,明明是这个混蛋想趁着我晕倒想占我便宜,竟然被她倒打一耙,但他说他救了自己,这是真的吗?她明明记得自己被骨龙领主的一记骨刺刺中了胸口。

    想到这里她回身拨开自己胸口的衣物,果然见胸口已经愈合的伤口,一想到是他“亲手”救了她,雾的脸腾地就红了,之前对自己,冒犯的事已经忘了,因为现在竟然有更严重的事发生了。

    “你说你“亲手”救了我?”雾的声音顿时提高了八个音节,在“亲手”两个字上更是加重了语气。

    “是啊!”吴敌不甘示弱的说道。“怎么样,我厉害吧,要不是我,你的那些同伴可没有能力救你呢!说吧,你要怎么谢我?”

    其他几位土著领主听到雾的声音都跑了过来,他们看到雾竟然醒了也都非常高兴,火羽和风后甚至把她抱在怀里捏了又捏,仿佛怕她留下什么内伤似的。

    但他们也看出吴敌和雾之间似乎有什么矛盾产生了。“怎么了?你们俩。雾,吴敌可是救了你的命啊,你可不能一点礼貌都没有!”火羽一直对吴敌非常的亲近。

    雾转过头,一副你已经死了的眼神看了火羽一眼,然后对风后说道:“这家伙说的对吗?真的是那个混蛋“亲手”救了我?”

    “是啊?怎么了?你怎么叫他混蛋啊!我当时就在旁边,要不是他,你可能就真的死了,你知道咱们一向只知道怎么杀人,从来不知道怎么救人!”风后老实的说道。

    雾闻言终于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差点瘫软在地,“那他一定是摸过我这里了!”雾红着脸小声的说道。

    风后和火羽闻言愣了好几秒,然后哈哈大笑着说道:“喂,这算什么啊,我们都是灵族,这身体不过是样子罢了,你还真有人类的少女情怀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