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0章 战斗
    骨龙领主刚刚脱困而出,马上又被他视为主人的阿修罗芒抓住,情势到了非常危险的时刻,他全身都被阿修罗芒施放的黑色丝线束缚住,眼看着就要被吞噬掉了。

    他用悲怆而低沉的声音对不远处的众人说道:“各位,是我贪心不足,沉迷于力量,但我此刻斗胆为我自己求个人情,希望你们看在昔日同伴情谊的份上,能求吴敌阁下救我一救,我以后一定洗心革面!”

    众人闻言,无不以古骨龙领主的厚颜无耻感到好笑,前一刻还叫嚣着要灭了众人,眼下竟然又开始求情了,看来这个所谓的巨龙的尊严,早已经和他的**一样化作灰尘了。

    “哈哈,爬虫,你自己做了那么多违心的事,你现在还有脸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同伴?我即使是鬼族,也替你感到丢人啊,你还是死了算了!哈哈!”阿修罗芒咆哮着说道。

    众人闻言也纷纷皱眉,鬼族领主说的没错,这么厚颜无耻的人还是让他替他们解决掉算了,正好他们念在昔日同伴的情份上还不好下手。于是纷纷侧过了头,是打定主意不去帮忙了。

    只有影子看着骨龙领主惨兮兮的样子对无敌说道:“我觉得还是可以帮他一下的,也不算是帮他,如果真让这个鬼族领主吞噬了他,恐怕我们就更难对付他了!”

    影子是众土著领主间最冷静的人,她也知道骨龙领主该死,他私通鬼族,又偷学各人本事,而后又差点杀死雾,这每一件事都罪无可恕,但她想的显然比众人更长远,有吴敌在骨龙领主没什么威胁,反倒是鬼族领主的威胁更大。

    吴敌点了点头,他也明白事情的关键所在,于是双手齐用力,一道空间壁垒瞬间成型,向着阿修罗芒就笼罩了过去,他想用同一招取得先机,之前对方虽然和骨龙领主合力破坏了自己的领域法术,但那是自己分心的后果。

    阿修罗芒见吴敌出手就吓了一跳,没想到对方真能摒弃前嫌,自己无往不利的挑拨技巧竟然没有了用处,而且他能感受到周围空间的波动,看来对方又发动了空间壁垒,这可就不好办了,还是赶紧恢复伤势再做打算吧。

    他想着就加紧了手上的动作,黑色丝线勒得骨龙领主惨叫连连,身上蹦出了无数条血线,但咔嚓的一声,骨龙领主的身子突然坠到地面,身子也是一清,身上的压力竟然消失了。

    原来吴敌已经用次元斩切断了阿修罗芒控制他的那只爪子。吴敌也是突然领会了这一招,他从剑气上得到灵感,试着把控制空间的能量从手上发射出去,然后他就感觉自己的领域中一道空间裂缝沿着自己指定的方向飞速的飞了出去。

    没想到竟然能一击建功,吴敌也心下狂喜,看来这空间法术确实还有很多可以开发的可能,而阿修罗芒看着自己跌落在地的断臂和骨龙领主,不由得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对方还有这样的手段,那自己真的是一点胜算也没有了。

    吴敌把对方惊讶的目光看在眼里,而眼下正好有这样个活靶子,正好试试自己的新技能,于是他一边收束空间壁垒,把骨龙领主从屏障中放了出来,一边开始感悟新能力的使用方法。

    众人见吴敌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竟然一击之下又砍下了对方的一只巨大的手臂,也都错愕万分,以他们大部分都是领域高手的目光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竟然连能量波动都没有察觉到,这才是最奇怪的。

    道一愁惊讶的捋了捋胡子和老树精对望了一样说道:“空间法术中有这么厉害的招式吗?”他对吴敌的背影中已经充满了敬畏的感觉,感叹自己有生之年竟然遇到了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我在典籍中看见过有“空间撕裂”的记载,不过看那鬼族的伤口平整,丝毫没有撕裂一样的伤口,也许这是他自行理解的新招式吧!”老树精长叹了一口气,心中不知道是感叹还是什么。

    自从吴敌第二次从他的个人空间出来,他就看得出来那些昔日的同伴似乎都和他达成了某种协议,似乎都隐隐以他为首的感觉,自己本来还以为是错觉,直到在和骨龙领主交手的时候,这种感觉终于得到了证实。

    他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当时自己就因为和道一愁走在一起而被同伴们所顾忌而把自己踢出了联盟之外,没想到今天他们竟然自己和吴敌联手了,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出言讽刺吐槽他们几句,还是和他们一样?

    老树精想到这里内心就是一突,要自己向吴敌俯首?他多少有些接受不了,而且吴敌平时对他总老前辈老前辈的叫着,自己已经习惯了,怎么能做他的手下?要是他请自己帮忙还差不多,不过这多少有些一厢情愿的意思。

    且不说一边的老树精被吴敌的新招式镇住而想到了很多事情,吴敌马上就开始耍起了自己的新招数,只见空间中不时传来一阵隆隆声,然后阿修罗芒身上就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这可是把他吓了一跳,之前削断他的手臂可以说成对方是全力施为,但现在这随手一击就有这样的威力,自己还根本无法无从防御,这要怎么打啊,而且双方的体型差距在这里,对方竟然还有这样的手段,这让他有些不敢想。

    他想丢了这傀儡身体而逃走,但那样下一次受伤就是自己的本体了,所以现在他虽然变成了只剩下了一个头和一只手的奇怪模样,但还是不肯舍弃自己的身体,而左右冲突之下又冲不破吴敌的空间壁垒。

    “小子,你当真要和我同归于尽吗?”阿修罗芒的声音里充满了绝望不甘和恨意,没想到偷吃一口粮食的事情竟然会闹到这种田地。

    而众人则对他的话不以为然,他们都看出鬼族领主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他还厚着脸皮说什么“同归于尽”,真是笑死人了。

    只有吴敌皱着眉头没有说话,他想起了阿修罗雾的那声势惊人的自爆,内心一凛,看来对方是要用这招了吗?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