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1章 旷日之战
    ,精彩小说免费!

    吴敌思考了一下水元素领主关于封印的描述,也觉得还有许多需要了解的事情,所以他还是说道:“到底怎么决定,我们还是到疯人崖看看情况再做决定吧!”

    也许秦皇会在疯人崖留下对付鬼族的宝物呢,但他也觉得有点悬。

    道一愁听了吴敌的话,没有再言语。

    他一是看好吴敌,而是想逃出这个死亡森林,但现在又听说这个死亡森林竟然是镇压鬼族的封印所在,他心里也有点犹豫。

    北冥雪就更不必多说,她比普通的弟子更知道自己的命运都时刻把握在家族手里。

    如果真的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此定居生活,远离尘世,反而是她想要的,但这个现在也不是她能说了算的,毕竟情况到底是怎样的,只有到了疯人崖才知道。

    经过了这场小的骚乱,不安的情绪在人群之中蔓延开来,毕竟前面有自己无法队伍的怪物,这和送死差不多,但想要出去,又只能前进。

    ……

    死亡森林的另一边。

    一众死亡领主聚在一面水镜面前,镜子里正是吴敌等人前进的景象,原来他们一直都在暗中观察着众人。

    “你看他们真的能行吗?”石头人族长瓮声瓮气的声音响起。

    “只有那个年轻人有能力消灭那种怪物,其他人都是送菜。”水元素族长冷静的说着。

    “真没想到,和那两个老头在一起的年轻人竟然又这么大的能力。”黑骑士头盔里的火焰激动的跳跃着。

    “这和修为无关,完全是掌握能力的形式,这个小子是圣体,所以有能力掌握更多形式的力量,而这个鬼族,正好被本源力量克制。”火元素族长说道。

    “即使他是圣体,那这本源之力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得到的,否则当年也不用费那么大事把它们封印起来,说起来,当年那一战真是惨烈啊。”天上的骨龙说话了,它遮天蔽日的翅膀带起的气流把周围的树木吹得左右歪倒。

    提起当年的那一战,众人也是心有余悸,再不做声。

    “但愿他是秦皇预言的那个人。”

    ……

    “怎么了?老树精。”吴敌见老树精手里握着一团能量正在施法,就感觉有点奇怪。

    “有人在跟着我们。”老树精淡淡的说道。

    “是谁?”道一愁最先跳了起来。“这死亡森林还有其他势力……”他刚说到这就想起了之前遇到的那些土著族长。

    “是他们?”

    “没错。”

    北冥雪一直和吴敌在一起,但是她听的一头雾水,于是就闻了一下吴敌。

    吴敌就把之前遇到那些土著族长的事说了一遍。

    “你是说这死亡森林里还有十几实力和两位前辈一样但又态度不明的人在暗中观察我们?”

    北冥雪有些吃惊,按说像道一愁和老树精这样的巅峰实力在地球上只有八大家族的隐士高人才能达到,没想到在死亡森林随便就能有十几个,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他们也没什么恶意,估计也是想看看我们能不能消灭那些怪物吧。”老树精微笑着解释道,他生怕众人和土著族长对立起来,否则他夹在中间也不知道帮谁好。

    他肯定是不会不管吴敌的,但和无敌在一起的这些人就和他没多大关系了,再说他就是想管也管不了,另一边的实力也是压倒性的。

    “哦?老树精,那你们是对这些怪物也多少有些了解了?”吴敌听出了老树精话里的言外之意。

    “没错,在千年前,是我们协助秦皇封印这些怪物的。”谈到当年的事,老树精脸上有些难看。

    “知道为什么这里被叫做死亡森林吗?因为当初鬼族一开始是从这里入侵的,而我们作为当时在此居住的原住民,第一时间就和他们展开了惨烈的战争,但双方的战力却是不平等的,鬼族的特殊能力让这一带地方几乎没有了任何生命迹象。”老树精抚着胡子幽幽地说道,眼睛里透露着一股沧桑和追忆。

    “后来,地球的最强者秦皇知道这件事后,星夜驰援,这才让我们有了喘息的机会,秦皇也是圣体。”老树精说到这里看了一下吴敌,道一愁和北冥雪也都深深的看了一眼吴敌,不知道这数千年才出现一次的圣体的吴敌和秦皇有什么关系。

    “但即使如此,鬼族已经发展出了非常多的力量,形势已经非常危急,秦皇用自己随身的三件宝物把鬼族切割成三部分,然后直接找到了对方的领主,于是决战开始了。那场战斗至今仍然历历在目,鬼族族长的实力也是非常强悍。在秦皇和一百多位土著领主的围攻下竟然不落下风,而且我们这些却连连损失高手,秦皇见形势越发危险,竟然以生命为代价施展了封印术,把他们镇压在此。”老树精边说边感叹。

    其他三人也都沉默了半晌,吴敌知道圣体的能力,而身怀异宝和绝技的秦皇都不得不牺牲自己,那自己真的有机会吗?而北冥雪想的是吴敌真的也要为这苍天大业牺牲自己吗?那自己该怎么办?对,一定要随他而去。

    “你是说当年这里有百余位如你这般的原住民领主?”道一愁说道。

    “对。”

    “那我们之前遇到的那十几位也是?”

    “没错,那场旷世大战只剩下我们十几人了,族人也几乎全部死了,这发展了近千年也还只是个村落水平。”

    “那我们此行不是去送死吗?”道一愁颓废的说道,秦皇的实力他不知道,但一想到上百位老树精这般身手的高手都被打得没有还手之力,道一愁就觉得也许自己一辈子都要困在这死亡森林了。

    “难道这所谓禁地就是在等待着拥有圣体之人前来加固封印吗?”道一愁说道。然后又看了看吴敌,难道这小子真的要死在这吗?

    “吴敌?”

    北冥雪也听出了道一愁的意思,她也不去想自己是否能出去,她也不去想这何为苍天,何为天下。自己一直生活在族中,对所谓的大千世界没什么概念,而又见惯了八大家族的尔虞我诈,相互倾轧,如果天下都是这般模样,那为什么还要牺牲吴敌去救他们?

    要么怎么说陷入感情中的人理性都直线下降呢?北冥雪之前是一座冰山,什么事都不感兴趣,然而动了感情,一切心思就都放在吴敌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