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7章 火一样的脸蛋
    北冥雪的话顿时就是让吴敌一愣,她竟然说她喜欢我,吴敌有点窘迫,还没遇到类似的事情。他一时间不怎么该怎么回答。

    北冥雪也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才开了口的,但开口之后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两个人站在那里竟然一时间相对无言。场面一时间变得有点诡异。

    “这个,我知道了。”吴敌情急之下,有点语无伦次。

    “哦。”北冥雪见他说话了,也松了一口气,然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族人身边。

    一场诡异的告白同样以诡异的方式结束,谁叫这两个人在感情方面都没有什么经验呢?

    道一愁和老树精正看到精彩处,结果就这么结束了,让他俩有点措手不及。

    “喂,吴敌,人家女孩子都开口了,你怎么一点表示都没有呢?”道一愁走到吴敌身边拍了一下吴敌的肩膀,这一举动把正在沉思中的吴敌吓了一跳。

    “哦,我该怎么表示?”吴敌呆呆的问了一句。

    “那你喜不喜欢她呢?”道一愁见吴敌的样子就有点于心不忍,想起了当年自己还没结果的感情,一时间有些怅然。

    两人的对话声音也不算小,在座的人修为都不低,耳聪目明说的就是现在了,他们都饶有兴致的等着吴敌额回答,尤其是北冥雪和小野大郎,前者把自己的柳剑都要握出水来了,而后者则是要咬碎了自己的钢牙。

    “她挺好的。”吴敌不知道怎么回答,就敷衍了一句。

    “既然你也有意思,那就不要负了人家,人家姑娘说的对,此行凶险难辨,前面可能更是十死无生,你也要好好的把握住机会,不要让日后追悔,我看人家姑娘不错,你可以给点东西当作信物。”道一愁循循善诱的说道。

    “信物?”

    “就是你特有的东西。”

    北冥雪听着这两人的对话,脸都红了。吴敌则是傻傻的搜了一下浑身,发现没有什么东西。但如今他已经对能量的形式有了新的认识,这天地之大,都是自己的武器,所以,他忽然运起了土之力,把自己的随身匕首“血刃”送了出去。

    北冥雪正在紧张的期待着,突然感觉地上窜了传来一件东西,她吓了一跳,还以为受到了袭击。但细看之下,才发现是一把带着刀鞘的精致匕首,她看了一眼吴敌,吴敌红着脸点了点头,她就收在怀里,感情得到答复的期待更胜于匕首本身的价值。

    众人经历了这样一个小插曲,力气也都恢复了四五分,而且经历了生死,态度也都有所转变,又有几个人上前向吴敌道谢,吴敌有点应接不暇,忙把东方飞龙拉了出来替他抵挡。

    他看见那块水元素灵珠召唤出来的大冰球,就觉得十分的碍眼,但也十分的期待,自己是否也能用出这毁天灭地的一招呢?

    他飞到冰球和湖面的交界处,然后尝试运足身体里的水之力,把手按在并冰球上。冰球的结构瞬间就传递进了吴敌脑中。

    吴敌尝试渗透进自己的水之力,然后就感觉到整块大冰球就开始剧烈的震动,其中蕴含的自然之力和水之力以特定的形式迅速向吴敌身上汇聚过来,而没有了能量的约束,冰球也变回了最基本的水元素形式。

    宛如一场海啸一样,冰球化作的漫天洪水铺天盖地的就倾泻下来。

    吴敌一惊,然后瞬间出现在北冥雪身边把她抱了起来,飞身跳到了半空中,然后踩着自己用水凝成的几块冰镜,但是他马上发现是自己有些紧张了。

    虽然洪水的规模很大,但众人也都恢复了很多力气,多数只有措手不及之下被冰水冲了个冷水澡,淋得像落汤鸡一样,但却并无大碍。

    北冥雪也愣了一下,本来以她的修为就发现了吴敌的接近,但却是没有挣扎,只是脸上如火烧一样通红,不敢正视吴敌。

    “那个,我没有意思冒犯,是我有点紧张过度了。”吴敌语无伦次的说着,然后小心的把北冥雪放在冰镜上,双手都不知道放哪了,但刚才片刻的接触已经让他感觉到了对方身体的柔软,一时之间,心境竟然有些涟漪。

    “好了,你不用解释了,我还要多谢你出手相助,不然我也要如他们那般狼狈了。”北冥雪笑着说道,这段感情既然被接受了,她反而落落大方起来,恢复了一代侠女的风范。

    “这是我剑上的穗子,这把剑从我记事起就一直伴在我身边,所以这穗子虽不是什么值钱之物,但却能最能代表我的心意,望你能收好,不要辜负我的心意。”北冥雪竟然把她随身柳剑的剑穗扯了下来,这穗子由七种彩丝编织而成,非常精致。

    “谢谢。”吴敌把穗子握在手里,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傻瓜。”北冥雪笑着说道。“没想到看你本事奇特,修为神速,却这么不知道应对女孩子。”北冥雪虽然这么说,却了解了吴敌是个正直而又重感情之人,从刚才他第一时间来救自己可以看出。

    “好了,我们下去吧。”北冥雪先打破了两人之间的些许尴尬,化作流星来到了已经平息了的湖面,而湖面已经被一些人用法术凝结成了一小块的浮冰,众人都站在冰面上。

    吴敌也只好跟了下来,刚下来就被道一愁拍了一下:“想不到你小子也有些手段啊,这么快就抱得美人归了。”

    “喂,老头,你可别乱说,我可什么都没做。”

    “我当然知道你什么都没做,你还真想做什么啊?”道一愁一副吃定你的样子。吴敌没办法,磨嘴皮子的功夫他还真赶不上道一愁。

    “接下来怎么办?我觉得我们还是要尽早赶路为妙,如今这落日湖的禁制虽然被破了,但淤积在这湖面上空的特殊物质还没有散尽,迟早还会吸引大规模的兽潮形成。”老树精则沉稳的多,他马上开始分析局势。为下一步做着准备。

    “可是我们并不知道疯人崖的位置啊。”吴敌也想早点上路。

    “知道的人不都在那吗?你忘了这些人是怎么找到落日湖的?”道一愁也收起了笑容,看着围坐在一起休息的众人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