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1章 理解错了
    “砰砰砰——”

    道一愁和老树精又快速的交了几次手,一道道洁白的光柱朝天上射去,令人看得极为绚丽,仿若在表演什么杂技一般。

    “太可怕了!”

    吴敌看得目瞪口呆,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渺小。

    以前他以为自己跟敌人打得天崩地裂就很厉害,就是世间少有的绝顶高手。

    现在吴敌明白自己错了,真正的高手就是这样能精确的控制自己才力量波动,以及敌人的,不伤到周围的花花草草。

    “老树精,你还要跟我继续打下去吗?”

    双方势均力敌的交了几次手,道一愁略显得不耐烦的说道:“我最近实力又有精进,你若是想跟我继续战下去,我就不介意让你尝尝我的新杀招了!”

    “哼,有什么杀招你就使出来吧!”

    老树精已经打出了火气,加上吴敌是道一愁从自己的子孙手中抢过来的,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收手呢?

    “让你的子子孙孙一起动手吧,免得说我一个人欺负你们大树族。”

    道一愁停了下来,示意老树精以及旁边围着他们的树木们跟着动手,他要一个人挑战整个树族。

    “好大的口气啊!”

    老树精怒喝了声,脸色极其难看的说道:“我们整个大树族来挑战你一个外来人,传出去不是让人笑话了吗?我一个人对你就够了,有什么绝招就全都给我使出来吧!”

    “行,既然你要骨气,那我就让你看看,自己究竟有没有那个资格吧!”

    道一愁脸色开始认真起来,随手双手在面前画了一个太极,随后双手以一套极其古怪的姿势在转动着。

    他的手法真的是怪异无比,吴敌在旁边根本看不出什么。

    “什么——”

    老树精看到道一愁使出这套手法后,脸色不由布满骇然之色。

    显然,道一愁的展现出来的东西已经远远超越了老树精的认知。

    “你……你竟然真的炼成了虚空大挪移!”老树精无比震惊的说道。

    “哼,怕了吧老树精?我这一招真要使出来,你不死也会重伤。同时你方圆十里内的子子孙孙们,都将会被我一招毁尽!”

    道一愁放慢施展绝招的速度,有种慢慢从精神上折磨老树精的模样。

    “很好很好。”

    老树精饶有深意的点了点头,算是在道一愁这招虚空大挪移面前低下头来,“今儿是我们大树族输了。不过道一愁你也别太得意,迟早有一天我们大树族也会找回这个场子的。”

    “哈哈哈,那我就等你这老怪修炼成功来挑战吧!”

    道一愁丝毫不惧的仰起脑袋大笑着,“听说你准备修炼出木灵,到时候法力精进我再来领教拥有你究竟会有多强!”

    “哼,道一愁你这老家伙不仅食用死亡森林内的其他生灵,连自己的同类都没有放过。偏偏,这个小崽子你竟然没有食用,倒是一庄奇事啊!”

    老树精停止攻击后,饶有深意的看着吴敌说道:“只是……我左顾右盼,也没有看到这小子有什么不同的。你倒是跟我说一说,这小子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让你舍不得下口,同时还亲自带他逛死亡森林,不惜跟我们大树族火拼也要保住他?”

    “嘿嘿,这可是个秘密,不过我是不会告诉你的。”道一愁得意的笑了起来。

    老树精更加好奇了,“道一愁,咱们都是老相识了,你这么藏着掖着有意思吗?再者,你就算有惊天秘密,在死亡森林内,又能翻出什么风浪来?你出不到外界,也只能慢慢的生老病死,把所谓的秘密带进土里面。”

    “关你事吗?我就喜欢这样掉你的胃口。”道一愁扬起嘴角嗤笑道。

    “行行,你爱干嘛就干嘛去吧,就不信你在这一亩三分地内还能藏得住秘密。”

    老树精见道一愁不想说,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大大方方的就放他们走了。

    “哟,你这家伙三两下就不好奇了,如此轻巧的就放过我,真是不正常啊!”道一愁略显得意外。

    “哈哈,在死亡森林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老树精仰起脑袋哈哈大笑着,“只要这片空间内有花草树木,哪怕是一颗不起眼的青苔,它也是我的子子孙孙。我想获取什么情报,那不是轻而易举?”

    “你真不要脸!”

    道一愁骂了声,转过身子对吴敌说:“我们走。”

    “好的前辈。”吴敌应了声,默默就跟着道一愁离开。

    老树精的出现,刷新了吴敌对死亡森林的认知。

    他明白了,这或许不是什么试炼之地,兴许就是某个独立的空间也有可能。

    每个空间都有不同的生命和物种,地球有自己的生命、火星也需也有地球人永远看不到的生命。

    “前辈,这些树精都是吸收日月精华,慢慢修炼成精,还是它们在很弱小的时候,就拥有自己单独的意识了?”

    走了一会儿,吴敌突然出声对道一愁问道。

    “当然是与生俱来的,就像生物生出来就有它独特的沟通语言一样。只不过,它们所会的人语,那都是后天学成的。”

    道一愁显得无聊,也就顺便给吴敌解答问题:“这里是上古先人们的试炼场,无数青年才俊在大树底下交流、修炼。这些,都被大树族一一看在眼里,并日积月累记录下来慢慢演变成了树精。”

    “原来如此。”吴敌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他想到刚才自己走的是无生林,于是再次好奇问:“前辈,无生林既然没有半只生物。那么,您平常吃的野鸡野兔等生物,又是从哪里捕捉的呢?难不成在死亡森林的某一个角落,又有一个生物繁华的地方?”

    “是的。”

    道一愁重重点头,“物极必反,任何东西都是有两面性的。这在死亡森林中也不例外。只不过,饶是提供了生存的空间,想要离开死亡森林也痴人说梦,无数猛兽和强大生物都想去外界看看,却无法脱离这个禁锢。”

    吴敌点了下头,接着仰起脑袋进入沉思状态。

    好半响后,他脑中灵光一闪,略有些兴奋的说道:“前辈,你说我们是不是理解错了死亡森林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