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4章 原始人老者
    ,!

    “呃呃——”

    脑海中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吴敌本能的低吟几声,随后慢慢的睁开眼睛。

    他眼前是一片璀璨的星光,以及洁白的明月。

    今晚的天空特别的唯美,天上没有太多的乌云,繁星闪烁月亮也格外的圆亮,跟中秋节比起来也不呈多让!

    美!

    实在是太美了!

    如此良辰美景,若是能和自己最心爱的人呆在一起欣赏,那简直就是天底下最为幸福的事情了!

    “这……这是哪里?”

    吴敌从美好的夜空中回过神来,稍微低下脑袋发现眼前是漆黑色的山体,外表染上一层淡黄色的光体。

    那是火光!

    吴敌一眼就认了出来,同时觉得侧身有些滚烫,光线特别亮,火光源头像是就在自己身旁一般。

    “我……我这是怎么了?”

    吴敌受到热和光体的影响,本能的就想转过身子过来看。

    可是他一用力,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动弹不了,瞬息就好奇了起来。

    “他又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

    吴敌身体动弹不了但是脑袋还是移过来,当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老人在大口大口的吃着东西,而自己又悬挂在半空被放在火堆旁,一时他就好奇了。

    他记得,自己是来试炼之地试炼的,怎么会突然之间就到这里来呢?

    “轰——”

    突然,吴敌脑海像炸开了一样,巨大的轰鸣声在脑子里面不断回响着。

    “啊——”

    吴敌本能的痛叫起来,想要用手捂住脑袋,却因为双手被束缚住只能咬牙强撑着。

    很快,他脑海里就多了许多东西。

    吴敌记得自己为了逃避狼群而进入死亡森林,随后就遇到一大群烦人的树精。

    他拼尽全力对抗那无穷无尽的藤蔓,最终还是被树精偷袭失去抵抗能力,彻彻底底的沦陷。

    “我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这又是另外的一个世界,或者所谓的天堂吗?”

    吴敌回想起昏迷之前发生什么后,本能的疑惑喃喃嘀咕着。

    他当时已经拼尽自己最后一滴力量,还是在不甘中慢慢迷失掉自己的意识。

    他认为,自己应该已经死了!

    可是为什么吴敌还是能感觉到藤蔓捆绑在自己身上的疼痛,还有旁边那烈火的温热?

    不是说人死以后,就没有温度和知觉了吗?

    “嘶哈——”

    吴敌倒吸一口凉气,努力使自己从疼痛和迷茫中缓过神来,尽可能使自己冷静。

    他知道能解开自己满肚子疑惑的,可能就只有旁边那个打扮起来像原始人,又大口大口吃肉的老者了。

    “前辈,请问我究竟是死了还是活着?”

    吴敌小心翼翼的对着那个老者询问着,“还有,冒昧的问一下您老怎么称呼?”

    “吧唧吧唧。”

    “啪啦咕噜……”

    原始人老者并没有理会吴敌,甚至没有听见他的叫喊声一般,自顾自的在吃着烤鸡,显得非常美味的模样。

    “前辈,您是听不懂这个语言吗?”吴敌疑惑的问道。

    说话的同时,他目光开始四处扫动,看看旁边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可以参考的。

    “这……”

    当吴敌看到老者身后那一堆如小山般的尸骨,情不自禁就瞪大眼睛显得无比的诧异。

    他洞察力惊人当然能看出来这些尸骨是被烤过和啃过,十有**就是原始人老者的杰作。

    加上有几个人形的骨头,吴敌身体本能一寒,紧张的在内心自问着,“难不成……难不成它是想要吃了我吗?”

    吴敌被架在半空中呈烧烤趋势,附近有熊熊燃烧着的烈火以及一个烤着各种生物吃的老人,也难免他会这么想。

    “天啊!”

    吴敌想到这种可能性后,略微有些沮丧的在内心喃喃道:“我逃过树精各种各样的纠缠,很以为会死在那些怪物手中,没想到却沦为一个老头的盘中餐!”

    真的,他对于这样的结果真的是非常接受不了。

    他宁愿战死沙场,即使死后被什么豺狼虎豹甚至老鼠吃光整个身体都无所谓。

    那种状况下吴敌已经没有意识变成一堆死肉,谁吃掉都无所谓。

    他这种带着意识,眼睁睁看着别人准备宰了自己当成食物吃掉,却没有一点点力量去反抗的感觉实在是太过于难受了!

    “呼——”

    吴敌深吸口气,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

    他不断的安慰着自己,心想也需这个老头并不是想烤自己呢?

    虽然这个可能性很低,但最坏的结局没发生之前,一切都是有可能。

    “前辈,您能听得懂我的话吗?”

    吴敌又换了一种语言朝原始人老者打招呼着,这一次他用的是英文。

    老者还是无动于衷,津津有味的吃着自己手中的鸡肉,连看都没有看吴敌一眼。

    “前辈,你真的听不到我说的话吗?”吴敌这回用粤语去询问。

    原始人老者模样看起来很像东方人,因此吴敌就采用东方各种流行语言去问候他。

    可是……

    原始人老者还是无动于衷的静静坐在哪里,似乎真像个耳聋的老人。

    又或者,他平常捕捉的猎物多了,吴敌此刻突然发声,就跟猎物垂死挣扎时发出来的嗷叫没啥两样。

    原始人老者听惯猎物死前的挣扎,也就变得漠然。

    “玛德——”

    吴敌一连换了几十种语言,就连国外一些小部落的方言都用上了,老者还是在哪里静静不动,一时间他不由气得骂嚷了起来,“这死老头,若不是我动不了,若我动得了的话,非狠狠揍你一顿不可!”

    吴敌一般是不会欺负老弱病残孕的,只是眼前这个原始人老者太过于令吴敌生气,同时他也不属于老弱行列。

    说真的,吴敌很想冲过去狠狠踹这老头一脚。

    不,是拿一百斤发了霉的臭鸡蛋赛进他嘴巴里面。

    “啪——”

    吴敌骂完,原石人老者突然抬起木棍朝他身上拍了过来。

    “呃……”

    吴敌皱了皱眉头,并没有感觉到一点点儿痛苦,相反还觉得特别的兴奋。

    老者打吴敌,那就证明他是听得懂吴敌所说的话,只是不屑回应罢了!

    “哼,原来你这臭老头听得懂啊!”

    吴敌硬气的回应着,并故意用恶毒的语言去刺激他道:“行啊,故意不理我还想吃我,我诅咒你后代子孙一个个都不得好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