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2章 宋立福的心
    ♂?,,

    “门主这是什么啊?”

    吴敌见宋立福给自己递过来一个锦囊,连忙伸手把它推回去,“都是自家人,还对我那么客气做什么呢?”

    “这个我叫拿着就拿着!”宋立福手臂一用力阻止吴敌推回来,“武器、装备我知道本身拥有的比我们造化门所有都要优秀,同样这次进入到前十名获得了非常多的丹药,自己也在集市哪里购买了不少。我知道,即使我们造化门以丹药闻名世界,此刻能给的丹药估计也不能起到多大的帮助,因为我们有的都用过……想了很久,才想到这个请一定要手下。”

    “这是什么?”吴敌见宋立福倔强的一定要给自己,顿时就皱着眉头疑惑的问道。

    “这是一个暗器,均是是唐门几百年前一个老前辈制作出来的毒针筒,能在一秒钟释放出几十根毒针,真是让人防不胜防啊!”

    宋立福解释着,“这是我和长辈们见过最好的暗器了,一般都是留给门主防身用的。同时,它也在几次为难中保护了我,希望它同样带给好运。”

    “这……”吴敌没想到这个暗器如此的金贵,还是门主级别的人才能使用。

    也就相当于是门主级别的信物,谁能得到它谁就是门主,和打狗棒没什么区别。

    “门主,这东西实在是太贵重了,您拿回去吧!”

    吴敌倔强的要退回去,“您若是觉得心里过意不去,送我一个几瓶顶级的补元丹就行了。至于其他的,我真的不需要。”

    他这是要拿的话,不是相当于下一任造化门门主了吗?

    吴敌讨厌那些权利、职位等等,他只想陪着老婆和父母儿女。

    同样现在造化门地位已经够稳固,没有人能撼动到他们位置。

    吴敌现在都慢慢的退出造化门,怎么可能还拿下如此珍贵的宝物呢?

    “我知道的担忧。”宋立福不亏是久经沙场的老鸟,一下就明白吴敌在担忧什么东西了。

    “拿着吧!”

    宋立福再次硬塞过来说道,“我不会让做造化门门主,同样也不用担心向阳和向辉对有什么不满。谁不知道吴敌无欲无求喜欢一个人自由自在,就算我说要把造化门交给,他们都都不会担心危害到自己的利益。我之所以给这个针筒,完是一个长辈对于一个晚辈的照顾,同时也感谢为造化门的付出。”

    “那好吧!”

    吴敌见宋立福执意要给自己,只能无奈的就答应下来,“谢谢门主,不过说真的、有没有毒针对于我影响都不到,因为到了我这个层次暗器都很少用到了。门主可以送给造化门其他弟兄,毕竟他们实力可比我差多了。”

    “拿着吧,我知道对作用不大,可万一用得到呢?”

    宋立福微笑着说道,“他们实力太弱没有那么有把握,我知道这样的天才主动属于更大的舞台,造化门哪里只是临时歇脚的地方。我也不要求什么,只求将来有一天站在人世间巅峰的时候多多照顾我们造化门,若我们出现什么危机顺手帮忙一下就够了。”

    “我会的门主,就算您不给我这针筒我都会。”吴敌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不说为了什么,就凭造化门曾经帮过吴敌那就足够了。

    后来吴敌回报了很多,可是在怎么汇报,又怎么能比得了当初的那一抹小小的恩情呢?

    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哈哈……我知道的为人,可是我总不能平白无故老是占便宜是不是?即使我给出的代价很小,可至少也不是空手套白狼不是?”宋立福大笑着。

    “那好吧。”

    吴敌点了点头,就把针筒收回自己的口袋里,“无论以后造化门遇到什么危机,只要我没有死亡,我将会倾尽力的帮忙。”

    “有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宋立福笑得比狗尾巴花还要灿烂。

    “走吧门主,不然大伙儿看着一桌美食却不敢动筷子,可要着急了。”吴敌笑着打趣道。

    “好好好。”

    宋立福一连叫喝了几声,迈步就跟着吴敌离开。

    “来来来吴敌、宋门主,咱们喝一杯。”

    吴敌跟着宋丽芳回来,所过之处那些外界来的世俗武者们,一个个主动递酒杯过来示意要干杯。

    现在,吴敌已经是古武界的骄傲。

    他们也知道吴敌这样的本事到下一个试炼之地后,肯定也能获取一个好名次。

    同时按照吴敌这样的人,留在东方家族修炼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未来一定成为地球上某位大牛。

    以后吴敌成为大牛了他们想要攀交情可就不容易了,只能趁现在获取吴敌的好感双方建立起感情。

    “谢谢。”

    吴敌也明白他们的意思,只能礼貌的对待。

    他废了好久的劲,才回到属于造化门的桌子,让那些等待已久的门众们得以用餐。

    ……

    傍晚,吴敌喝得有点醉了,就率先回房间里面休息,等待第二天东方家族的召集。

    “嗯?”

    吴敌刚刚躺下床,就觉得房间内有什么东西在跟自己尝试建立起关系。

    他本来有些微醉的,可是瞬息之间又清醒了。

    因为吴敌一个人,房间内多了其他物质都会特别敏感。

    他起身一看,竟是那个挂在床头上的羊皮袋子。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吴敌拿过羊皮袋子,放在眼前不断的观察着。

    前几晚他也感觉到羊皮袋子跟自己冥冥之中的某些联系,只是这东西毕竟刚跟着吴敌,他平时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一时间还有些不习惯。

    “怪了,羊皮袋子空空如也,外表也特别的陈旧,甚至羊皮就是普通的羊皮没什么特别的,怎么能跟自己心灵建立起联系呢”

    吴敌十分疑惑,总觉得羊皮袋子一定隐藏着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去挖掘这个秘密。

    他当初就是意识到这一点,才会在集市跟臭老头讨价还价买回来的。

    “会不会像小匕首一样,破开锈迹斑斑的外表,就能看到里面的宝贝?”

    可能是喝多了的原因,吴敌突然脑洞大开着。

    )下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