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6章 逆向思维
    “还能采取什么办法?能用的咱们都用遍了,还是你这臭不要脸的老家伙又私底下隐藏很多招数没有透露出来,丢出点芝麻绿豆来套路我呢?”

    脾气暴的长鸣根本冷静不下来,若不是破开铜门后里面有巨大的利益以及隐藏着长生不老药,他都想转身一走了之了。

    “可别这么说,我拿出来什么东西别人不懂,难道你这个和我敌对一辈子的老家伙不懂吗?”

    布丰闻言顿时就不乐意了,“我拿出的每一个破解方案水准都是非常高的,丝毫不输你拿出来的任何一个方案,甚至还多拿出来了一个。你说,我有必要坑你那点技术吗?就算坑,你也不亏啊!”

    “那你说怎么办吧?”长鸣直接把这口烂锅甩到同伴身上,希望他能找出个破解的办法来。

    同伴闻言,整张脸瞬息就阴暗下来。

    “我说长鸣老头,你还能在要点脸不?又嫌破解麻烦,又想要里面的好处,同时还不想丢脸,你说这样的好事去哪里找呢?”

    布丰也不说随意让人占便宜的人,闻言就站出来反驳了,“要不你回去,这儿就让我一个人来破解,所有好处和名声,就让我一个人占。”

    “你……”

    长鸣语塞,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才好。

    真让他离开,内心绝对是一百八十个不情愿。

    长鸣耗费很多精力以及人脉才换来这么一个美差,怎么舍得放弃呢?

    只是他留下来破解又想不到任何办法,苦苦等待和琢磨那种感觉叫做一个煎熬啊!

    长鸣宁愿被人捅两刀,也不愿意傻乎乎呆在这里干着急!

    “要不,我们采取逆向思维来试一试吧?”

    苦苦实验了十几次均没有什么办法,布丰一时脑洞大开,突然提出了这么一个建议来。

    “逆向思维?”长鸣沉着脸深思了一会儿,随即不解的问道:“怎么个逆向思维法?是按照铜门上的纹路反过来破解,还是用其他?”

    “当然是用其他的了!”布丰狠狠瞪了自己死对头一眼,很没好气的说道:“我们顺着纹路破解都不行,逆着脸肯定也不行,只能采取其他办法了!”

    “那……咱们应该用什么办法呢?”长鸣见自己老对头神态如此镇定,便知道他有了一定的鬼主意了。

    即使鬼主意不一定能破开这个铜门,那也比傻乎乎在这里等待强几百上千倍。

    至少,能让人内心里面多了一丝希望。

    “这个坟冢谁能出入自如?”布丰卖弄关子般的询问着。

    “这还用说?当然是布恩大帝,以及他的后人了!”长鸣想都没想就直接回应着。

    “呵呵,布恩大帝生死不明,甚至有可能长眠在内部,他的后人究竟是人还是鬼谁都不知道,甚至直系血脉早就断了,你说是竟谁还能破开这个铜门呢?”布丰再次卖弄关子着。

    “那就是他的嫡系后人了!”长鸣想了想说道,“听说,这个镇子上许多土著都是布恩大帝的嫡系后人,那都是他在外面生下的私生子,被流放在这里守墓,随后一代代繁殖下来,整个镇子都是拥有他们血脉的人。”

    “呵呵。”

    布丰冷冷的笑了笑,玩味的质问着:“请问,你觉得数千年前繁殖下来的人,血脉还能有多亲?里面的基因,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变化吗?若是他们能随意进出坟冢,恐怕里面的宝贝也等不到我们来窃取了!”

    “那你说会是谁呢?”长鸣闻言,顿时变得更加疑惑了。

    “你在继续猜。”布丰并不着急说出来,依旧继续卖弄关子着。

    “我猜泥煤啊!”

    长鸣这个爆脾气听了顿时就火大了,“猜猜猜……你特么老老实实透露出来会死啊?”

    “好吧。”布丰见自己的死对头生气了,也没有心情在继续玩下去,“我实话告诉你吧,世界上可能还有布恩大帝直系血脉活在人间某个角落,但他们不一定能打开这个坟冢。能打开这个坟冢目前全世界上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吴敌!”

    “什么——”

    长鸣惊讶了,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满是讶异的质问道:“你说是吴敌?那个跟我们炼狱修罗有着血海深仇,成天被我们成员念叨的吴敌?”

    “没错,就是他!”布丰板着脸斩钉截铁的说道。

    “呀,你不说我都忘了!”长鸣猛拍一下脑袋,像回想到什么的说道:“前阵子大帝坟冢开启,听说只有吴敌和一群中原古武派和圣教的人活着出来,其余之人均被关在里面生死不明。而据我们组织和各个势力耗费重金了解到,吴敌就是大帝坟冢的活钥匙,他在里面得到了某种好处,能识别很多机关暗器的藏身之处。”

    “没错,就是这小子。”布丰重重点了点头说道。

    “哈哈哈……那你的意思是我咱们派人出去把他抓来这里,让那小子替我们破开这个铜门?”长鸣笑着说道。

    “那还是做梦去吧!”

    在长鸣得意的哈哈大笑时,布丰忍不住出声抨击道:“以前吴敌弱小的时候咱们还能随意欺负他,现在……我看估计难了!”

    长鸣的笑容凝滞,本想发火老对手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当他想到吴敌近来一些事迹后,又重重叹了口气:“哎……听说他连荆棘兰殿下都能击败,看来咱们真的不可能对他用强的了!”

    “是啊,连殿下之流都能被击败,我们过去还不是给别人送菜?再者殿下受伤已经引起高层的注意,他们会派出顶级高手去对付吴敌,也会搜刮他脑袋里一切信息,我们还过去凑什么热闹?不是间接告诉组织我们实力很差,让更多人瞧不起我们?”布丰没好气的连连反问道。

    “这……”

    长鸣闻言顿时语塞,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他沉默了好几秒钟,才回过神来质问说:“那你说,咱们应该怎么办?”

    “我觉得咱们应该从吴敌身上去作为突破点。”

    布丰沉思一会儿,才把自己的主意说出来,“吴敌为什么得到大帝坟冢的认可?他为什么会拥有活地图的能力?只要搞懂这些,我们就能破解开坟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