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5章 火大了
    “老大,老大你怎么了?”

    瞧见吴敌这样,附近站着的下人们慌了,连忙扑过来关心的询问着。

    “我没事……没事……”

    吴敌强忍住内心的火辣辣,罢罢手示意他们说自己没啥事。

    “老大,真的,你真有这方面的需求,我不介意委屈自己的。”这个下人见吴敌缓过神来了,又娘娘腔的来了一句。

    啪——

    吴敌再也忍不住了,抬起手就敲了他脑门一记,极其生气的骂嚷道:“王八蛋,你小子想要气死我是不是?”

    玛德——

    让他呛到一次也就算了,还想让他呛到第二次,真是太混蛋了!

    “老大我错了……老大我错了!”这个甘愿委屈自己的下人知道错了,连忙朝吴敌道歉着。

    “啪啦——”

    吴敌手腕猛地朝上一推,整个桌子瞬息就四分五裂,上面摆放着的酒菜、杯子、碗筷全都掉落在地上。

    那些亲卫们见吴敌突然掀翻桌子一个个吓得浑身情不自禁的抖动,连连不断的倒吸凉气,生怕这个新大人会下令惩罚自己。

    “玛德,喝个屁酒,不喝了,回去睡觉。”

    吴敌随意的踢爆面前一个空酒瓶,醉态十足的叫喝道。

    他说完就转身朝自己的房间方向走,没走两步身子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在地上。

    “老大别急……我这就送你回去。”

    “老大,您可是千金之躯,要是摔坏了那还了得?”

    众多亲卫见吴敌只是喝醉而不是要跟他们翻脸,一个个情不自禁的倒吸口凉气,随后快速扑上来扶住他。

    “滚开,本座像是喝醉酒的人吗?”

    吴敌一把推开身旁一个亲卫,醉醺醺的说道:“本座还能喝,在给我继续加酒!”

    “是是是……头酒量天下无双,咱们这些和头比起来都是渣渣!”

    “头,今晚哥几个有什么不对请你可别放在心上,明儿我们继续喝酒,喝到您开心为止。”

    “头,酒喝多了伤身体,您先多休息休息。等醒来以后,再在酒桌上教训我们哥几个!”

    几个亲卫又重新扶住吴敌,恭恭敬敬的讨好他,并把他朝房间里面送。

    吴敌现在无论做出什么事情来,他们都会认为是酒醉而不会放在心上。

    “老大,你安心的休息,我们就在门口等着,有什么情况我们第一时间跑进来通知你。”

    “老大,明天我们再喝啊!以后有什么机遇,你也要多多记住我们哥几个才行!”

    吴敌很快就躺在床上,于是那几个亲卫恭恭敬敬的叮嘱着他,还有些人想趁醉酒巴结,希望能浑水摸鱼拿到点好处。

    “都特么给老子滚,那么一点点酒量就受不了了?”

    吴敌翻过身子自顾自的嚷嚷着,完全没理会那几个下属说什么,“都是一群废物,给本座继续拿酒来!”

    “老大您安心睡觉,那我们就先走了!”

    亲卫头领见吴敌是真的醉了,连忙对着身边的人眨了眨眼睛,随后就退出了房间并关上门。

    在他们的认知中,吴大牛除了怕死胆小,酒量也特别的差,两三斤白酒入肚就醉醺醺了。

    平时吴大牛喝醉后,也是露出一副自以为是的模样,无论别人怎么说总会认为自己没有醉,且一副自己就老大的模样。

    “呵呵,这老大的感觉就是爽啊!”

    所有人都离开后,醉醺醺的吴敌睁开眼睛,忍不住出声讥笑着。

    他现在没醉可吴大牛醉了,吴敌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看看忍者联军是不是完全信任自己,会不会趁喝多的时候做一些手脚。

    假如什么都没有,那么吴敌这个老大的位置问题真心不大。

    遗憾的是,整个晚上过去了,都没有任何异常,那群亲卫们有的实在受不了回去休息,有些还傻乎乎在门口不远处守卫着。

    那就证明,吴敌坐在这个位置上根本没多大问题,忍者联军的高层们并不是识破吴敌的身份而故意这么做。

    连想利用金刚和其他下属来清除掉的意思都没有,否则早就在一开始动手了,何必拖到现在呢?

    不过,吴敌觉得让吴大牛这么一个废物来当领袖,里面始终有一一点点异诡,只是却想不出究竟异常在哪里。

    “或许是我多心了吧!”

    吴敌晃了晃脑袋苦笑着,随后就装出一副醉后酒醒的模样,晃晃悠悠的走出房间。

    假如一切都没有问题,那他就开始干别的工作了!

    ……

    “丁队长,我们要不要进攻了?”

    历城外的一处荒地上,狗仔跑到丁九灵面前,关心的询问着:“弟兄们都准备充分,只要您一个命令就能攻打进去。”

    “别急。”

    丁九灵罢了罢手说,“吴敌让我们多等一会儿就先等着,没有收到他最新下令进攻的指令,咱们还是不要胡乱动手才好。”

    “吴哥现在都是南木镇的领袖了,不知道他还在担心什么呢?”

    狗仔无比疑惑的喃喃嘀咕着,不明白吴敌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攻击。

    “正是他成为南木镇的首领了,我们才要更加小心一些,事出反常必有妖,让吴大牛这么一个胆小鬼完全担当南木镇的领袖,怎么想都觉得有古怪。”

    丁九灵沉着脸说道:“就让吴敌继续在里面多摸掉消息,对我们来说也是有巨大的帮助。”

    “好吧。”

    狗仔撇了撇嘴说着,“希望能快点打吧,我实在不想在看到这群王八蛋在活在世上为非作歹了!”

    丁九灵只是笑笑没有说话,继续拿着望远镜眺望历城的一举一动。

    历城的任何风吹草动对于她和整个正规军意义都曾非常重大,包括城墙上多一兵和少一将,效果都是不一样的。

    ……

    某个山洞内,长鸣和布丰两个阵法师仍旧在想着怎么破解着通入大帝坟冢的铜门。

    他们两个人一开始相互猜疑出一些小伎俩无法破解,后来慢慢的就把厉害的手段一个个拿出来。

    到最后,两个人的压箱底牌都拿出来交换了,还是没能找出破开铜门的办法。

    “玛德,我就不信这个铜门那么难打开!”

    长鸣尝试了不下五十次,情绪不禁间有些愤怒了。

    “老伙计别着急,中原有句古话叫做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布丰脾气比较好一些,连忙出声安慰着:“要不,我们在采取一些别的办法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