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1章 联手
    “上帝个娘的,老子就不信邪了!”

    山洞内,长鸣先生尝试过许多种办法后,还是没能破开铜门。

    他也曾经想过以暴制暴继续轰开铜门,可是等静下心来仔细研究后,发现就算再拉一卡车的高品质玉石作为驱动能源,也无法炸开铜门。

    长鸣先生发现铜门真和死对头布丰所说的一样,驱动能源确实和整个坟冢的驱动力连在一起,随意攻击坟冢某一个角落,都相当于要攻击整个坟冢一样。

    至于坟冢的驱动力,稍微有点阵法常识的人都应该明白,它是吸收着整个地球上的灵气。

    从之前布置六个假坟冢和如今一个真坟冢形成的方芒七星阵就可以看得出来,那可是把地球的灵气都吸收过来据为己用啊!

    甚至很多人在研究的时候心中都有这么一个疑问,是不是地球灵气那么稀少,就跟布恩大帝的坟冢有关系?

    还有很多人在骂着布恩大帝实在是太过于自私了,为了让自己的死后安眠,竟然把数百年甚至整个未来的后来修炼环境都给葬送掉。

    不过抛开布恩大帝的自私与不自私之谈,任何人想要以一己之力来挑战整个灵气聚集地而言,无疑是以卵击石。

    长鸣道人也知道自己错了,只是在寻找其他办法的时候,怎么也找不到破绽的法门。

    阵法看起来非常简单,实际上接触后却发现简单中透露着不简单。

    长鸣先生宁愿去破解那些错杂复杂的高难度阵法,也不想碰眼前这个看似简单的阵法。

    有时候他情不自禁在想,假如布恩大帝在每个铜门上布置的阵法都有那种超级复杂的,世界上又有谁能破解呢?

    不过阵法越复杂消耗的能量越来越多,布恩大帝之所以选择那么简单的阵法,恐怕就是不想让能源消耗那么快,即使过了几千上万年坟冢的系统依旧正常的运转着。

    “该怎么办呢?”

    长鸣先生懵了,越来越后悔跟自己死对头打的这个赌注。

    他要是真破解不出来,以后可是要处处低头,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低布丰道人一截。

    “怎么样,破不开吧?”

    这时候布丰先生又从外面走了进来,玩味的嘲讽道:“你是不是该信守承诺,向我表示技不如人了?”

    “你个混蛋——”

    长鸣先生愤怒的骂嚷着,“我无法破开,难道你就有本事破开吗?”

    “可是我可没说过没法破开就向你承认技不如人啊?你只说过你破开我认输,你无法破开我就赢的提议。”布丰讥笑着。

    “哼!”

    长鸣怒哼了声,扭过脑袋就去不想理会自己这个死对头,“你给我滚远一点,别来这里影响我的工作状态,免得我破不开还要叫你爹。”

    “呵呵,要不我们两个联手怎么样?”

    布丰这一次并没有离开,而是说出了自己的提议。

    “合作,我跟你之间有什么好合作的?”长鸣红着脸回应道。

    “取长补短,咱们很多压箱绝技都是不一样的,为什么不公开出来相互合作,没准就打开这个坟冢了呢?”布丰先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不可能!”

    长鸣来此没想就拒绝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家伙想趁此机会摸清我的底牌,把我这边的绝技都偷学过去。”

    “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又不是不把自己的秘密绝技都显露出来,你跟我埋怨什么呢?”布丰对于长鸣的话非常的不爽。

    “谁知道你只是拿出丁点皮毛来换取我绝世秘籍你?”长鸣先生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那我同样又怎么知道我自己拿出的绝世破解办法,而你只是拿出自己一个不太重要的招数呢?”布丰先生毫不示弱的回应着。

    “你——”

    长鸣红着脸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好半响他回过神来后,气呼呼地开口说道:“既然我们彼此猜疑,那还合作来做什么?各自寻找破解办法,谁能破开这个铜门就是有本事,以后另外一方无论什么场合都有承认自己技不如人。”

    “那既然彼此都有可能留后手,为什么不能试探性的合作一下?反正彼此都不会亏,难不成你想让组织再派其他阵法师来破解,狠狠的让我们两个丢脸吗?”布丰先生不死心着。

    “好吧,那咱们就试着合作一会,不过每个人提出来的破解方案必须要和对方同等级的,否则那就是耍心机占便宜。”

    长鸣想到若有第三方过来破解,这就是组织对他们能力的否认。

    假如别人还破解成功,他们两个更是没脸在组织内待下去,一时就选择了合作。

    “恭喜你,终于做对了人生一个正确的决定。”

    布丰伸出手示意要和长鸣握手。

    “哼,希望能解开咱们大家都曾有好处。”长鸣极其不情愿的伸出手来相握。

    “来人,一起研究这个铜门,集思广益,谁要是能想出破解的办法我重重有赏。”

    布丰扭过脑袋,开始把大伙都叫进来商量,铁了心要破开这个铜门。

    他们两个都是世界上凤毛麟角的顶级阵法师,就不信两个人联手还破不开这个简单的阵法。

    ……

    “怪了,为什么那么久,这股压抑感还笼罩在心头呢?”

    第二天吴敌醒来,依然感觉自己心里沉重无比,无形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笼罩着。

    这种感觉,已经持续很久了。

    吴敌始终注意身边人的安全情况,以及询问外界各种大事,都没有一件是能让他感受到威胁的。

    一时,吴敌变得更加疑惑。

    “难不成,圣体的厄运要来临了?那些替老天爷跑腿的家伙们,要来惩罚我不成?”

    吴敌疑惑无比,觉得其他事情都没有可能发生,那唯一有可能的就是那神神秘秘的天道法则制裁了,也就是传说中圣体的厄运。

    只是……黑柴一直在家里,它能感觉到那些替老天爷执行天道法则的神秘存在气息。

    黑柴不叫,那就有可能不是厄运来临。

    毕竟那种神秘生物每次出现,黑柴都能狱警到。

    若不是厄运来临,又会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