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9章 蚍蜉撼树
    “砰——”

    长鸣先生双掌击在地板上的刹那,地面上摆着的令牌、符文等就飞了起来。

    包括那一块块比脑袋还有大的玉石们,也悬浮在半空,好似已经脱离了地心引力般。

    “呼呼呼——”

    长鸣先生手向左打了一个太极,顿时那些令牌和符文就朝手势的方向快速旋转着。

    “列阵——”

    长鸣先生低喝了声,顿时高速旋转的一样样东西就有条不絮的分布在铜门前的各个角落。

    那些用来当成驱动的玉石,也是间隔着一块令牌和符文就布置一块。

    “画纹!”

    一切准备就绪,长鸣先生手一转,顿时身体内的灵力就释放出来,变成一条条细纹的线条链接着各个符文和令牌。

    那灵力画成的线条,用阵法界的专业术语来说,这是在绘制纹路。

    纹路一旦画对了,能把原来一丁点威力的东西,瞬息就扩大成几十倍甚至是上百倍。

    玉石内的灵气一些特殊体质的人可以吸食与利用,可如此多块石头蕴含的灵气浓缩起来打出去,顶多是能摧毁掉一个巨大的房子。

    若是换成阵法,只需要其中一块石头就行了。

    阵法,厉害在于一个玄妙。

    “男额米吼——”

    纹路密密麻麻错综复杂的链接好每一个物品后,长鸣长老开始沉着脸,嘴巴在低声念叨着什么神秘的咒文。

    咒文脱口而出的一刹那,那密密麻麻的纹路顿时变得闪亮起来。

    同时玉石内蕴含的灵气全都被调动出来,流入每一条纹路内,顿时光芒更为亮盛。

    这一刻,令牌都不在是令牌,同样用特殊材料制作成、蕴含强大力量的符文也不在是符文,而是一团闪闪发光的亮芒。

    “男额米佛傻——”

    “比例擦擦擦——”

    长鸣先生并没有停止念咒的步伐,相反速度越来越快,同时那个密密麻麻的阵网光芒更是绚丽了不少。

    这一刻,整个山洞内都被白光照亮,仿若整个空间只有洁白的一大片。

    那些岩石、以及青铜门,此刻都被白光取代得看不见了。

    “给我破——”

    长鸣先生至少念叨了有几十分钟,等到自己脸蛋被白光照耀过来到火辣辣后,才选择进攻铜门。

    “轰隆——”

    那团白光忽然凝成一团撞击在铜门上,顿时地动山摇,山洞上方不断有石头坠落下来。

    这一刻石门好似被撞击进去了几十厘米,门似乎就要打开了。

    长鸣先生睁开眼看到这一幕心中不由大喜,没想到自己认为很难破开的石门,眨眼间就要被自己打开了。

    “轰——”

    长鸣先生高兴还不到一秒钟,突然一阵更为响亮的爆破声就响起,那团白光就飞速的向后弹回来。

    “什么——”

    长鸣先生见到的这一幕惊叫一声,身体本能趴在地上。

    “砰——”

    白光划过他的身体上方结结实实砸在后方的墙壁上,顿时就把坚固的山体炸开一个大坑,无数石头变成齑粉弥漫在空气中。

    “哗啦啦啦——”

    碎石疯狂的落在地面上,整个山洞内乌烟瘴气,就连外面的通道也难以让人张开眼睛。

    “长鸣先生……长鸣先生——”

    “长鸣先生你没事吧?”

    爆炸声响起几秒钟后,外面的下属们用内力驱散烟雾,快速的朝里面冲进来关心起长鸣先生的。

    当他们看到长鸣先生只是趴在地面上,后背的衣服被力量给摧毁而已,悬着的心就放松了下来。

    “我没事……”

    长鸣先生从地上爬起来,把目光放在还烟雾弥漫的铜门上,“快过去看看铜门打开了没有,我刚才看到它好似张开了一些。”

    “是。”

    下属连忙赶过去,并用内力彻彻底底清除这一区域的烟气。

    “报告长鸣先生,铜门还是紧闭着,一丝开裂的痕迹都没有,也无法用力推进去。”下属很快就汇报着。

    “不可能……这不可能……”长鸣先生也看到大门在紧闭着,丝毫不敢相信的就疯的向前冲着。

    “砰砰砰——”

    长鸣先生不断的用力在铜门上敲打着,可是它却浑然不动,甚至连一丁点裂痕都没有。

    之前如此庞大的阵法之力撞在铜门上,它外表都没有凹进去一些,甚至漆面都没有掉。

    这怎么能让人相信?

    这还是地球上的东西吗?

    后面的山体都被砸进去一个七八米深的大洞,为什么铜门连漆面都没有掉?

    “我不相信……我明明看到它打开了几十厘米了!”

    长眠情绪彻底失控了,“绝对是驱动能源的力量不够,我在出去打电话送过来一车,绝对能炸开这个铜门。”

    “你再来十部火车都没用。”

    布丰先生不知何时走了进来,并冷冷的抨击着:“我早就检测过这个阵法了,它能源和整个坟冢的驱动能源连为一体,你表面是攻击其中一个门,实际上是和整个坟冢之力在对抗。它没有反斥过来炸死你就算好了。”

    “你——”长鸣先生闻言本来想发飙的,可话刚到喉咙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卡住在也发不出半点儿声音。

    “你是说我极不如你了?”长鸣先生沉着脸,语气充斥着浓浓的不悦。

    “不不不……你可是跟我作对了几十年的长鸣,我怎么能说你极不如我呢?”

    布丰先生笑着说,“你是输给了自己迫不及待的心里。你刚进来就想证明自己和击败我,因此心无法完全沉浸下来,才会采取那么低级的以暴制暴的办法。”

    “给我闭嘴!”长鸣先生训斥道。

    布丰先生根本不鸟他,继续嘲笑着:“大帝坟冢可是齐聚了帝皇一生和无数人才的智慧,岂能是你一己之力就能破开的?若是这样,之前发现的那个古墓入口,即使闭合此刻也有一大群人进入里面溜达了!”

    “王八蛋……你给我滚……”长鸣先生生气的冲过来,挥拳就要揍这个令自己讨厌了几十年的死对头。

    “长鸣先生别激动,都是自己人使不得啊!”

    “冷静一定要冷静啊!”

    下属们冲过来把长鸣先生给拦住,不让他动手打人。

    同室操戈,这可是大忌!

    “哼!”

    长鸣生气的瞪了布丰一眼,不甘的转过身子道:“给我滚开,我要是破不开这个门,从今以后我承认极不如你、见一次绕道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