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0章 马戏团的猴子
    “照片是什么?”

    王大锤疑惑的看着吴敌,“我听说过手机这个东西,可是师傅说那是小孩子不能玩的,只有晋升到掌门或者成家了,才能拥有。否则,一般情况下都不能靠近手机百米!”

    “我的天啊,兄弟我怕了怕了,我承认你就是观世音菩萨派来整我的猴子!”

    吴敌真的害怕了,只求王大锤放过自己,别再弄出如此多雷人雷雨的话语来了。

    word天啊!

    手机都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甚至连看一下都不行,这特么不是猴子,那就是外星人了。

    都什么年代了,连手机都不能看,又不是什么奢侈品,至于吗?

    现在农村里面的小孩子几乎都是一人一个手机,再差劲都是父母亲戚退役来的机子,来回三五成群在村子里面有wifi的地方组团开黑。

    若是几十年前手机两三千块钱一个,一个月工资几百块那就另外说了。

    现在的手机,拿来做砖头都还嫌脆弱了点。

    这威震西水沟的西水派,究竟什么玩意啊?

    “嘿嘿,我真的不知道。”

    王大锤不好意思傻笑着,随后又露出满脸期待的模样说,“假如有机会话,您能把自己的手机借给我玩一玩,那就太幸福不过了!”

    吴敌:“……”

    他真的想冲上去掐死王大锤了。

    玛德,确定这不是在逗他吗?

    “呼——”

    吴敌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接着好奇的看着王大锤到:“那个……我想知道你连手机都不知道,那么是怎么找到我家这里来的?”

    “嘿嘿,俺师叔曾经跟俺说过你的地址,还有告诉俺怎么找到你。所以,俺就按照师叔说的去做了。”王大锤满脸憨厚的傻笑着。

    吴敌:“……”

    他已经麻木了,已经不知道究竟是想掐死王大锤,还是把他扔到油锅里面爆炸才好了。

    这极品,恐怕是人间排名前列的。

    “那你师叔怎么告诉你来的?”吴敌再次问道。

    “俺师叔说了,若是一个月他没有给师傅打过电话得知他的踪迹,就叫我离开门派翻过山门前的五座大山,看到一条水泥公路后就在路边等。”

    王大锤告知了自己如何找到吴敌的具体过程,“公路上会有一一部部载人的班车,就跟那些节假日包车来我们山门旅游的车子差不多。然后会有到前往京城的大型班车,俺就跟着上车就对了。”

    吴敌:“……”

    还有这种操作,真是醉了!

    能在极品一点吗?

    还有王大锤的师叔确实够极品的,直接告诉王大锤打的或者乘坐摩托车等运输工具到达附近车站坐车、转车来京城就对了,还特么翻越五座大山后有一条公路。

    真的,吴敌若是知道他世俗是谁,一定会毫不客气的奖赏一耳光。

    太极品了!

    不亏是一个门派出来的。

    “那你到达京城后,怎么再次我的呢?”

    吴敌看着王大锤土里土气的,一看就是长期在乡下生活没有和城市文化接轨乡下人,一时更加好奇了。

    “俺师叔说到达京城后出来让司机带出车站,或者自己走出来随便找一部车,无论是几个轮的车子,只要给他一百块钱和这个地址,他就会把我送到吴先生您家门口。”

    王大锤说完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张泛黄的牛皮纸,上面用毛笔写着一个地址。

    地址正是吴敌家没错。

    “这……”

    吴敌接过牛皮纸,已经被他们师徒俩的极品程度给弄得完全没一点话说了。

    这特么究竟在搞什么啊?

    二十一世纪了还这么告诉人如此去寻找某人某物,还不如报警寻求帮助更加有效果。

    “字写的不错!”

    吴敌沉下心来看着牛皮纸上的字迹,顿时就忍不住被它给惊叹着。

    毛笔字写得太过于漂亮了,一笔一划似刀锋利无比,但却让人感觉不到任何杀气,不过仔细去打量的时候,又觉得那一笔一划狠狠割向自己。

    这才是书法大师最高境界之一,锋而不露细细去品又能感到受他蕴含的的锐利。

    吴敌想写这个字的人武学境界一定很高,其次就是眼界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至少是见过很多事物的人,否则不可能写出如此字来。

    “怎么样吴先生从,我师叔写得字好看吧?”王大锤见吴敌沉寂在字迹中,忍不住就出声问了出来。

    “确实很好看。”

    吴敌点了点头夸赞着,“同时你师叔这几个字就能让我打消对你的任何疑虑,因为如此高人是不屑骗我的。”

    “谢谢吴先生的夸赞。”王大锤替师叔道谢着。

    “你师叔长什么模样你知道吗?”吴敌好奇的询问着。

    这家伙不留个电话号码,也不让师侄知道自己的名字甚至外面的道号,就拿着一张纸过来表示跟吴敌认识,真是让人很难猜。

    现在,吴敌只能从对方的长相上问起,看看有什么明显的特征让自己想起他是谁。

    “我师叔一头白发还留个小山羊胡须,皮肤白嫩无比,即使一大把年纪来模样看起来还特别的精神。还有那头发和胡子,即使三五天不洗,看起来还是和白雪一样洁白。”王大锤说着。

    吴敌:“……”

    这不是传说中的鹤发童颜吗?

    “还有其他特征吗?”吴敌已经被王大锤的极品搞得一点脾气都没有。

    同样他也被他师叔折磨着没脾气,心想若是知道对方是谁,有机会才肯会好好算今天这笔账。

    这特么什么跟什么啊?

    改天吴敌也让自己一个亲信去找对方,就说自己是某某区域某某老大的马仔的马仔,看看对方能不能猜到自己是谁?

    在写着牛皮地址中标注一下自己的名字,那会死啊?

    不然告诉王大锤,某某某叫他过来拜访,会死吗?

    “嗯?”

    王大锤仰起脑袋思考了一会儿说,“好像他还特别喜欢游玩,从我进入门派开始,他就很少在门派呆着,连婚都不结就云游四海着,时不时写封书信回来报平安,等手机流行后又久久打个电话。除非是门派大事,不然他是绝对不会回来的。”

    吴敌:“……”

    他相信自己一定是上辈子做了孽,今生老天爷才让王大锤来惩罚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