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8章 服
    “吴敌,外面有个人要求见你。”

    第二天上午十一点钟,吴敌还沉寂在熟睡状态中,苏轻眉就走进房间来叫醒他。

    吴敌昨晚太过于劳累了,加上回家又研究石王很晚,才睡那么一点时间所以身体处于很疲劳的状态中。

    “谁啊?”吴敌极不情愿的睁开眼睛,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在熟睡状态中被人打扰了。

    若是认识的人进来等一等或者先回去晚点电话联系都行,不认识的打扰美梦就太不划算了。

    不过吴敌猜测十有**都是不认识的,否则苏轻眉也用不着进来请示自己了。

    “不认识。”

    苏轻眉摇了摇头说,“我说你在休息不方便见客,让他留下联系方式或者晚上再来拜访他就是不愿意,说就算在门口坐着等,也要等你醒来第一时间见他。”

    “嗯?”吴敌皱了下眉头,似乎察觉这个不认识的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和自己说。

    没有重要的事情,谁会吃错药傻乎乎在别人的门口等啊?

    “我看看他是谁!”

    吴敌将床头的手机拿过来,打开手机监控系统,并调取门口的监控画面。

    监控画面中,是一个身材极其粗壮的男子,大概三十来岁这样子,皮肤很焦黄看起来有些憨厚。

    男子的装作看起来极为普通不是很鲜亮像是农村走出来,和京城这些注重打扮的人形成了巨大反差。

    至少在京城即使是六七十岁的大爷,服装选择和搭配上,都没有监控画面中的男子如此普通和朴素,同时穿着极为罕见的千层底布鞋。

    千层底帆布鞋可是古武界非常流行的标配,因为鞋底厚拥有良好的减震作用,让武者进行激烈运动和跑跳而不伤到关节、膝盖、筋骨。

    如今科技发达拥有减震性更好的气垫加弹簧,很多武者都选择这种鞋厂制作出来的鞋子,良好的减震保护脚步的同时,还能利用科技跳跃更高。

    千层底帆布鞋渐渐的就成为历史,除非是偏远山区里面的小古武门派、道观的道士,迫于硬性条件的贫困户还在使用。

    来访吴敌的这个憨厚的家伙就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了,不过给予他感觉还是安全性大过于危险性。

    “请他进来吧!”

    吴敌想不明白这个模样憨厚老实又带有武术色彩的家伙是谁,但还是示意苏轻眉把人请进来。

    ……

    “吴先生,你终于起来了!”

    吴敌洗漱完毕出现在客厅的时候,这个憨厚的家伙出现在他的面前,并神色恭敬礼貌的打起招呼来。

    “你是?”

    吴敌皱了皱眉头,无比疑惑的询问着。

    他的印象中,是没有任何一个这样短发,相似的着装都没有。

    “暗叫王大锤,来自北方西水沟的。”憨厚的男子主动的自我介绍着。

    “西水沟,哪个西水沟?”吴敌眉头皱得更深了。

    他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和地点,同样也对王大锤感到极其无奈。

    张家沟、王家寨、上村、下乡等小范围地名称呼太多了,假如不是非常知名的地点,这么叫真让人想不起来是哪里。

    西水沟,华夏大地上又有多少个西水沟啊?

    “就是从北方哪个西水沟,咱们村头有一条大河,俺们就在河的西边。”王大锤挠了挠后脑勺回应着。

    吴敌:“……”

    玛德!

    要是他也自我介绍,我是来自xx村的,村头有一条臭水沟,邻居还有一个叫二丫的女孩子她知道吗?

    “吴先生,您不知道我们西水沟在哪里啊?”

    王大锤看着吴敌这幅模样就知道他没有明白西水沟在哪里,又主动的疑惑询问着。

    吴敌:“……”

    假如杀人不犯法,他真想冲上去掐一掐王大锤。

    “我说大兄弟,我家是王家屯,家门口有一条大黄狗,你知道我是谁吗?”吴敌终于忍不住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着。

    “哦哦——”王大锤终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一个劲的握着在后脑勺摆出恍然大悟的模样着,“原来你们不知道北方西水沟在哪里,那北方川北省xx市的西水沟应该明白了吧?”

    吴敌:“……”

    而旁边的苏轻眉差点就笑了出来,不过为了考虑到双方的面子,还是强忍住没有笑。

    她平时素养很好,忍受能力也异于常人着,此刻差点没忍住被逗笑,足以见得王大锤是有多么想让人笑。

    “你们这是啥表情呢?”

    王大锤看着吴敌和苏轻眉一副想笑又不想笑的模样,一时就更加疑惑了。

    “大兄弟,你实在是太有趣了!”

    吴敌朝王大锤竖起了一根大拇指,不过也不想跟他纠结太多,直接了当的就问出来着,“你就说了找我干嘛吧。”

    通过这一系列的举动,吴敌已经明白王大锤应该没有多大的恶意。

    至少坏人不可能拥有如此淳朴的一面,即使是装也不可能伪装出来。

    “其实,其实是俺师叔让俺来找你的。”

    王大锤摸了摸脑袋,傻傻的笑着回应。

    “你师叔是谁?”吴敌好奇问。

    “嘿嘿,其实俺也不知道。”王大锤憨笑着。

    吴敌:“……”

    师叔的名字都不知道,这特么也太极品了吧?

    还是亲师侄吗?

    “那个俺从小上山习武的时候,师傅就让俺称呼他为师叔,至于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俺都不记得。反正每次见面,俺们都是师叔师叔的叫。”王大锤继续解释道。

    吴敌:“……”

    他已经可不知道该说啥了,完全被这个憨厚的大兄弟给征服了。

    他长这么大什么都不服,舅扶王大锤。

    这特么什么跟什么嘛?

    “真的吴先生,我真的不知道我师叔叫什么,且他也很少出现在门派内,一般我们想从师伯、长老口中听到他名字的几率几乎少有。”

    王大锤看到吴敌露出这样的表情顿时更加着急了,生怕他会赶走自己办更加焦急的解释着。

    “呼——”

    吴敌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接着开口问:“那好吧,你们门派叫什么?掌门又叫啥名字,这个应该懂吧?”

    吴敌想既然王大锤连同门之人都搞不懂,那门派应该晓得吧?

    以吴敌对古武各门各派的熟悉程度,知道门派就不难猜出王大锤的来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