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3章 头痛了
    “呵呵。”

    吴敌只是笑着,一点都没把黑衣大首领的话放在心上,“荆棘兰的老爹是某直系高层,我动了他女儿他一定会想尽办法的来对付我,但我并不害怕。”

    他点了根烟,不急不躁的缓缓说道:“我知道高层身边的一个保镖、管家可能实力都比我强大很多,但是他也有弱点是不是?从把荆棘兰寄托在别人名下养,不敢承认她是自己的亲生子女,那就证明有顾虑。我只要利用好这一点,迟早能化险为夷。”

    “你利用?你拿什么去利用?”黑衣大首领听了吴敌的话,忍不住就笑了起来,仿若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

    这一刻,蛆虫蛊带来的疼痛完全被吴敌的笑话给麻痹掉。

    “想挑拨离间?还是想拿这个把柄去威胁殿下的父亲?”

    大首领笑了,“这招对付普通还行,对付我们高层,你以为自己有本事混入我们组织里面?你以为你能收买我们组织成员,替你在组织内传播消息?”

    “好吧。”吴敌无奈的撇了撇嘴,就没有在纠结这个问题。

    他是知道很难,不过有一丝把握的机会,都是一个好机会。

    “你再不说总部在哪里,可真的没命了?”

    吴敌看到黑衣大首领腹部也逐渐有蛆虫蠕动,当即做出最后的质问,“现在你若是服软,我把蛆虫收回来,你兴许还有机会活命,也不用承受那钻心的痛苦。”

    “哈哈哈……你逗我?”黑衣大首领还是冷笑着,脸上没有半点儿疼痛之色,“你以为我没有了解过蛆虫蛊?一旦蚕食人身上的血肉,那是几乎没有停下来的可能了!”

    “呵呵。”

    吴敌笑了笑,本来想引诱黑衣大首领一下,没想到对方是真的不怕死,同样也了解蛆虫蛊的功效。

    “吴敌,你确实是个人才,没有加入我们炼狱修罗可惜了。不过,很快你就会来地狱陪我了!”

    黑衣大首领腹部的虫子越来越多,他脸色也没有之前那么自然了,不过还是忍着疼痛装出没什么大不了的模样,“我们的领导,是不会再让你活在世上的!”

    吴敌微微一笑,一旦都没有把他的威胁放在眼里。

    他知道想从黑衣大首领口中套话几乎不可能了,虫子到达腹部也是最为疼痛的时刻都能隐忍下来,还能奢望什么?

    五脏六腑一旦被吞噬个七七八八,那这个人也完全死掉了。

    “对了,忘记告诉你,荆棘长老真不是我杀的。”

    吴敌知道没法套话,不过在对方临死之前,还是想让他一个遗憾,“你也死了,我撒谎也没有任何意义,也不能改变我被追杀的事实,但是他真不是我杀的!”

    “那是谁杀的?”黑衣大首领听吴敌如此说,情绪立马就变得激动。

    “秘密。”

    吴敌玩味一笑,站起身子就转身离开,“除非,你能告诉我总部在哪里,我就了却你心中的遗憾。”

    “做梦吧,我死也不会出卖组织!”黑衣大首领强忍着疼痛硬气着。

    他在说完这一句话,终于忍受不住的吐了口鲜血,随后两眼一闭就结束生命。

    黑衣大首领之前每一句话都是用很多的精力,算是提前透支自己的生命力吧!

    “呵呵。”

    吴敌望着那一滩白花花的虫子无奈的笑了起来,“没想到,我所向披靡的蛆虫蛊也有失手的时候,看来炼狱修罗的高层都不好对付啊!”

    “吴敌你也太残忍了吧?”

    黑柴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吴敌,“这白花花虫子蠕动的场面,我估计以后三天都没法吃饭了。”

    “那就吃狗粮!”吴敌补刀道。

    黑柴翻了个白眼,就没有在理会吴敌。

    “还不是怪你,连个人都不敢咬,还说要成为狗皇统领天下狗狗?再者,你要成为我的得力助手,不咬人怎么能把你的威力最大化?”

    吴敌捏了捏黑柴脸蛋,对于他不咬人的行为感到不满着。

    “下次我一定咬……一定咬……”黑柴委屈的认错着。

    狗这种生物对待异物都想撕咬,包括自己同类都敢咬。

    它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不想撕咬人类,哪怕对方是个敌人,黑柴也觉得自己最多咬伤,而不会大口撕咬。

    “走吧。”

    吴敌把最后存活下来的蛆虫蛊收进盒子里,摸了摸黑柴脑袋就示意他离开。

    回家的路上,他心里始终没有轻松下来。

    荆棘兰真的是炼狱修罗直系高层的私生女,那问题可就大条了。

    杀一个正牌成员和领导,那不过是炼狱修罗养起来的一条看门狗、一个卖力的工人。

    欺负到拥有他们血脉的人身上,那引来的对待程度绝对不简单。

    “你别心事重重的,要是他们真敢派人来找你麻烦,我咬他个稀巴烂还不行吗?”

    狗通人性,黑柴一下就看出吴敌心里面在想什么。

    “没事。”

    吴敌罢罢手,示意黑柴不用担心这些,“你只要做好看家任务和保护好轻眉和柔柔就够了,其他事情我来解决。实在不行,我就把我家人从地方保护升级到住进战狼基地里。”

    家人一到战狼基地,吴敌不信炼狱修罗高层们疯狂到敢攻打哪里。

    同样,他们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进去帮炊事班干活也能解闷,又能受到安全保障。

    “我估计他们不乐意。”

    黑柴在旁边说道,“人啊,都习惯自己熟悉的生存环境和方式,让他们去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建立关系甚至习惯被限制,他们宁愿去死啊!”

    “滚蛋!”

    吴敌白了黑柴一眼,没好气地说着:“那你就回去给我保护好它们,有什么异常我就把你红烧了。”

    黑柴翻了翻白眼,趴着就没有在说话。

    吴敌当然知道黑柴说的是事实,可自己又能怎么办呢?

    不是父母,就说白凝霜她们,习惯了每天管理员工、处理事务,有一天只能躲在某区域里受人保护,那简直给坐牢没什么区别。

    换成吴敌,他也宁愿去死而不愿意承受这种折磨。

    太特么难受了!

    光想想就让人受不了。

    “看来,得想一想别的办法了!”

    吴敌想到此刻自己处境很糟糕,家人随时有危险,头一下就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