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5章 相信奇迹
    “那个吴敌,王大师就这样走了没事吧?要不要我打电话报警来抓他?”

    王大师彻底走远后,牧尘空担忧的看着吴敌说道,“这家伙心里有些阴暗、扭曲又极好面子,我怕他丢脸以后,在外面干一些极端的事情出来。”

    “你明知道他心里阴暗,之前还一口一个王大师的?”

    牧雨寒在旁边故作生气的补刀着,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的老爹。

    “你这臭丫头,有了老公就忘了老爹,我真是白心疼你了!”

    牧尘空笑骂着,明显也对自己才行为感到不好意思。

    “呵呵。”

    吴敌被他们这对活宝父女给逗乐了,微微一笑的帮牧尘空解围着,“其实那个鉴宝师也不算嫁了,至少还帮爸挑了一块石王回来。加上这批石头我仔细看过了,能出高品质玉石几率至少有三成。”

    “这么高?”牧尘空一听忍不住长大嘴巴,他的预想中能出百分之二十就是烧高香的事情了。

    “是的。”

    吴敌重重点头,继续道:“在厉害的鉴宝师也有他失手的时候,比如我去赌石场的时候,也经常出现看外表认为极有可能出玉石,结果开出来什么都不值的情况。王大师能挑选那么多石头,证明他还是有点本事,只是跟我对赌的时候运气背,挑中曾经自己选过没有玉石的石头。”

    “原来如此。”牧尘空点了点头。

    “还有,这些石头都是出自王大师的手,他之前都是认为有石头才选择买回来这里,再次挑选的时候脑海中绝对没有出现自己会挑到没用石头的念头。”吴敌徐徐的解释说。

    “哈哈……就算他有真凭实料,跟我女婿比起来还不是渣渣?”

    牧尘空笑得眼睛都咪成了一条线,能拥有这么一个女婿,那简直是比金山银山还要宝贵。

    牧尘空相信,只要拥有吴敌,那么未来一百年,牧家的前途应该不用愁了!

    “爸你也太高看我了,我只是这次运气好,加上这些石头容易辨认,若是才一些高级货,可能我就没那么厉害了。”吴敌谦虚的回应着。

    “哈哈哈——”

    牧尘空只是得意的大笑着,拍了拍吴敌的肩膀,神色十分的满意。

    过了好一会儿,他的注意力又放在那块不能打开的石王上,满是好奇的嘀咕说,“对了吴敌,为什么那块石王不能打开呢?”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们说才好。”

    吴敌就知道王大师离开后,自己一定逃不过牧家人追问这个问题。

    “该怎么说就这么说,都是一家人了还有什么好隐瞒的,直接说就是了。就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多个脑子也多个想法不是。”

    牧尘空知道吴敌不是不愿意说,而是里面牵扯的东西太大,处于好奇心驱使下,他再次对吴敌逼问着。

    “好吧。”吴敌努了努嘴就答应下来。

    再者,牧尘空是石头是拥有者,理应知道究竟为何不能开!

    “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们,但这块石头真的拥有古怪,让人感觉心慌慌,像是一个人忽然走进阴煞之地的感觉般。”

    吴敌指出了它的奇怪之处,“且你们坐珠宝生意,应该听说过玉石内蕴含灵气,只是普通人感受不到,只有某些特殊体质的人才能察觉。”

    “好像是有这么一种体质的人。”牧尘空回想了一会儿,不确定的回应道,“我听说他们在赌石界名动天下,最后一个个都不得好死,像是职业鉴宝师都应该有的厄运般。”

    “没错,我也是这样的人。”

    吴敌点了下头,面色严肃的解释着,“我是退役军人,很少跟原石珠宝打交道,出来后却在赌石界声名鹊起,很大原因就是因为我的体质。”

    “这……这……”

    牧尘空愣了愣,略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吴敌。

    好半响后他才回过神来,语气略有些不自然的再次问,“那不是说……你以后也跟那些珠宝界历史名宿一样,将会不得好死或者诡异的死亡?”

    此话一出,在座的牧家人情绪都紧张起来。

    特别是牧雨寒,她望向吴敌的眸子里更是充满担忧,甚至都快哭出来了一般。

    “呵呵。”吴敌微微一笑,尽可能的让他们从自己的笑容中感受到无所畏惧的力量。

    “放心吧,这点小事情还难不倒我。”

    吴敌罢罢手,示意牧家人都不用担心自己,“厄运已经来找过我了,只是又被我出色的化解了。”

    “真的?”牧尘空丝毫不信的看着吴敌。

    吴敌重重点头,表示自己并没有说谎。

    “哎——”

    牧尘空重重叹了一口气感叹道:“果然老天爷都是公平的,得到多少就要付出多少的代价。”

    “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我。自从成为战狼一员,我的生命都是跟阎王爷借来的,已经做好了随时还回去。”

    吴敌微微一笑的回应着,“能活这么久,我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乌鸦嘴!”牧雨寒生气的瞪了吴敌一眼,用手就捂着他的嘴巴。

    “呵呵。”

    吴敌掰开了牧雨寒的手,笑得很灿烂的说道:“我忘记补充了,我命实在是太硬和太臭了,丢到阎王爷面前他都会给我送回来,根本不担心什么厄运不厄运的。再者,人定胜天!”

    “哎……”牧尘空重重叹了一口,满脸的无奈和失落。

    他轻轻拍了拍吴敌的肩膀说,“事已至此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只希望你接下去能认真对待每一天,时刻保持谨慎、千万不可麻痹大意。正如你所说的一样,人定胜天!”

    “我知道,爸妈还有雨寒和两位姐姐,你们就放心吧。我吴敌创造了无数奇迹,害怕这点诅咒和厄运?”

    吴敌一脸轻松的笑着,根本没把什么厄运放在心上。

    即使,那所谓的厄运非常可怕。

    “很好。”

    牧尘空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挥挥手示意道:“那我们就继续聊着这块石王的话题,我倒想知道它究竟有什么古怪,竟然能让我宝贝女婿吐血!”

    一时,牧雨寒他们的注意力也被成功的带到石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