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3章 哪里有宝贝
    “我就挑这三块!”

    王大师转悠了一圈,用手电筒、放大镜仔细观察了好一会儿,指了指其中的三块宣布道。

    “好。”

    吴敌点点头就答应下来,“那请你把你观察到的数据都报出来来吧,免得我先报了不对劲,大师你看不下去站出来谴责我,那这场游戏就没办法玩下去了!”

    “不不不……还是你先报吧!”

    王大师罢罢手,示意吴敌先报着。

    同样他也害怕自己报出具体数值后,吴敌在自己原有的数据上加一点或者小一点点。

    就说小一厘米、大一厘米,开出来有误差不是很正常的吗?

    又不是有透视眼,谁能精确的说出每一个的具体数值来?

    “呵呵。”

    孔融三岁让梨,我还是让您老人家先来吧!

    吴敌还是不愿意呈这个风头,一直把机会退给王大师。

    王大师见吴敌一直这样扭扭捏捏推来推去,忍不住就生气了,“我说你小子到底行不行啊?不行你就早说啊,老是推来推去做什么?若是害怕我谴责你,那你就自己去挑三块石头,然后大家一起说出具体数据来。”

    “大师息怒,吴敌年轻气盛不懂事,您不要放在心上。”

    牧尘空罢罢手示意王大师不用那么激动,接着他把目光望向吴敌道:“吴敌,要不你也去挑三块石头吧?毕竟王大师近距离接触了这么久,他都比你更了解石头,你这样盲目猜错的几率很大。”

    “不用。”

    吴敌罢罢手,谢绝了牧尘空的好意。

    牧雨寒则是走到吴敌的身边,小鸟依人的趴在他的肩膀上笑道:“我们家男人永远就是那么自信,有什么本事就教官放马过来吧!”

    “好好好——”

    王大师见吴敌两公婆如此欺负自己,也不想再给他什么面子了。

    他直接指了指其中一块个头最为大的石头说道,“这个石头内部的珍宝有二十厘米高,五厘米后,相当于一本厚厚的书。”

    “呵呵。”

    吴敌淡淡一笑,挥挥手示意道:“继续吧,这第一块石头我绝对不跟你的数据。”

    “行,这可是你说的!”本来王大师还想逼吴敌猜第二块石头,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说不抄袭自己的数据,那他就没必要在客气下去了。

    “这第二块石头里面的玉石品质不是很高,大概只有拳头一般大小,你觉得呢小老弟?”

    王大师这回聪明了,说完第二个石头的数据,直接就叫吴敌猜。

    “好吧。”

    吴敌揉了揉鼻子,满脸淡然的轻松说:“这第一块石头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第二块,里面只有一颗玻璃冰种或者帝王玉的宝贝,体积不是很大,至少比鸡蛋小一圈。”

    “哈哈哈……你确定?”王大师听吴敌这么说,一时忍不住就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浓浓的嘲讽。

    吴敌重重点了点头,“没错。”

    “哈哈……我还以为能征服牧三小姐的鉴宝师有多么厉害,原来不过如此嘛。”

    王大师见吴敌再次确认,忍不住就出声讥笑着,“虽然石头还没有切开,不过我敢肯定你绝对猜错了。特别是第一块石头,里面至少有书本大的宝贝,你竟然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说什么都没有,真是笑死我了。”

    吴敌面无异色定定站在原地,牧雨寒也是半点儿异常都没有,包括见识过吴敌厉害的其他两位姐姐。

    牧尘空和宋雨言就不同了,他们没有亲眼见识过吴敌的赌技,这王大师赌石技术又那么厉害,一时望向他的目光都充满了担忧。

    “呵呵。”

    吴敌揉了揉鼻子,指了指第三块石头说道:“前辈,那咱们就继续来猜最后一块石头吧!”

    “不用了,光凭前面这两个我就能赢你,在猜第三个也没有任何意义。你究竟有几斤几两,我早就看得清清楚楚了。”王大师罢罢手,一下就拒绝了吴敌的提议。

    “你确定?”吴敌挑了挑眉。

    “废话,难不成你还认为我会跟你耍赖不成?”

    王大师没好气的看着吴敌,手中蒲扇动了动讥讽道:“还是,你坚信自己一定会赢,想激将法来刺激我加大赌注才能开呢?”

    “加赌注就不用了,我一不缺钱,二也不想看王大师你输到连内裤都没有。”吴敌晃了晃脑,毫不留情的抨击着。

    “你……”

    王大师听吴敌说话这么牛,一时气得肺都快爆了,“难不成,你又想给石头冠上什么名义,加上自己是牧家姑爷的身份,又强制不给开石头,让这场胜负永远成迷?”

    “呵呵——”吴敌只是淡淡笑着,对于王大师这样的人真是不知道说啥才好。

    他找人麻烦的时候咄咄逼人,人家反击过来一下就受不了,真是格局小气度小。

    也不奇怪,从初次见面拿着把蒲扇晃儿晃去,就看得出来了。

    “行,那咱们是驴子是马拉出去溜溜才知道。”

    王大师也不想在和吴敌废话什么,直接进入最后的阶段,“牧先生,您请几个下人把石头搬去解剖吧,免得您的女婿总觉得我在欺负他。”

    “这……”

    牧尘空一下变得为难了,没想到自己的女婿和花费大价钱交好的鉴宝师,关系竟然在初次见面就搞僵了。

    “拿去开了!”

    牧尘空还在犹豫的时候,牧雨寒直接大手一挥,示意在旁边守候的下人们。

    “是——”

    下人得令,齐齐站出来就要搬走石头。

    “不用了。”

    这时候,吴敌喝斥住他们,并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

    “怎么?你又想玩什么花招?还是怕石头解剖出来后,自己脸蛋被扇得啪啪啪响?此刻又制止起人去解石了?”

    王大师一听吴敌喝斥住下人,脸上瞬息就不满不悦之色,本能的挖苦起来。

    “磁磁磁——”

    吴敌没有说话,默默走过去掏出血刃对第一块石头打了个花刀。

    “啪啦——”

    石头碎裂成一块块坠落在地上,里面的内部景象一览无余的暴漏出来。

    “哗——”

    人们看到吴敌徒手用刀子解剖石头,一个个忍不住震惊起来。

    那一块块被切割的小石头石壁光滑程度,丝毫不比用切割机切出来的要整齐光滑。

    “说吧,你那块书包大的宝贝在哪里?”吴敌一点面子都不给,指着那堆废石冷冷的质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