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8章 我从不玩
    “呵呵,我们相识是缘分,认识不一定是在赌石场对不对?”

    吴敌觉得王大师这人有点奇怪,他和牧雨寒是怎么认识和鉴宝师的身份有关系吗?

    人家在路标吃一碗六块钱的麻辣烫都能邂逅到一场爱情,又不是非得去五星级酒店才能泡得到漂亮的女人。

    再者,两个人初次见面过往也没有摩擦,有必要那么针锋相对打破砂锅问到底吗?

    王大师内心真要好奇,至少也要等两个人熟络起来好,在慢慢一点一滴去了解嘛。

    再者,他难道就全部都真实的吐露出来了吗?

    “小老弟说得也对,缘分这东西真的很难预料。”

    王大师反应特别快速,也不在纠结这个问题,而是笑吟吟的就把话题朝另一个方向转。

    他为了彻底化解尴尬,扭过脑袋望向牧尘空,一个劲夸起了吴敌,“牧先生真的好福气啊,能得到一个如此优秀的女婿。”

    “哈哈哈……王大师说得对,吴敌能成为我的女婿,估计是我这辈子最值得庆辛的事情了。”

    牧尘空也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王大师,听他这么夸赞就顺其自然的线路出对吴敌的满意。

    一时王大师只觉得尴尬无比,只能一个劲的陪笑,跟着夸赞吴敌的话。

    “我不是跟你吹,能让吴敌成为我的女婿,比我这辈子带领牧家又走上一个台阶还要重要。”

    牧尘空哪里是为了打击王大师而吹捧吴敌,他是发自内心的夸赞。

    他在谈论吴敌的时候,眼眸里好似都泛出朵朵桃花,真是一点虚情假意也没有。

    这次王大师没有在感觉到尴尬,而是整颗心都充满疑惑,完全搞不懂吴敌为什么在牧尘空的心里,能得到那么高的评价?

    牧尘空可是福布斯前一百人物,人脉和阅历都不是一般人无法比拟的,能让他不惜口舌的夸赞,那个人必须有什么过人之处才行。

    就像王大师自己,如今能得到牧尘空如此高规格的对待,那是本身鉴宝能力特别强,不然人家怎么无缘无故的尊敬?

    “难不成,这小子真是深藏不漏的顶尖鉴宝师?否则,牧尘空怎么会舍得把如此宝贝的女儿嫁给他呢?”

    一时,王大师的脑海里面忽然涌现这么一个想法,看着吴敌的目光都变了。

    “真开不来啊吴小兄弟,年纪轻轻就这么深藏不漏,你若说自己没有名师,我都不相信了!”

    王大师把目光重新望向吴敌,笑吟吟的打趣道。

    吴敌只是笑笑没有说话,他真的很想解释自己就是自学成才,只是想想跟王大师又不熟,对方是敌是友还不清楚,解释得那么清楚做什么?

    再者,等以后两个人混得熟了,王大师只要想调查,迟早都能查到的。

    赌石场嘛,就这么丁点大的地方,还能有什么东西是查不到的?

    “小老弟,要不我们来切磋切磋?正好前不久我和牧先生外出购买了一批石头回来,有的是让我们见识对方厉害的机会。”

    王大师见吴敌不回应,心里稍稍有些不悦,干脆利落就提出与吴敌切磋的要求。

    再加上牧尘空明明有他在身边陪伴了,还叫吴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敌这个鉴宝专家过来,心里面就是有一点点怀疑。

    哪怕吴敌是牧尘空的女婿,他也十分的不爽!

    “这个提议好。”

    牧尘空一听顿时兴奋的叫喝着,“我早就听三个宝贝闺女说吴敌鉴宝技术不错,只是一直没有机会亲眼目睹,如今终于可以好好的见识一番了!”

    “我没兴趣。”吴敌摇了摇脑袋,轻描淡写的就拒绝了。

    “啊——”

    “你怎么会拒绝呢”

    听到吴敌的拒绝,在场之人全部楞了,一副出乎意料的模样。

    特别是牧雨寒,她请吴敌过来就是好好检验这个王大师的,那么好当机会吴敌怎么会拒绝呢?

    “吴敌,我一直都想见识一下你的赌石技术,你就让我这个做岳父的开开眼吧?”牧尘空听吴敌拒绝,心里头那是痒痒的各种不爽。

    他是真的想见识吴敌的赌石技术,而不是一定要和王大师拼个高低。

    做父母的,谁不想看见子女那优秀的一面呢?

    孩子打球的总想看到他赛场上奔跑,孩子是画画的也想见识一下所谓的画工如何。

    “牧先生说得对,我也想见识一下小老弟在赌石上的技术,以及靠什么征服牧三小姐的。”王大师听牧尘空也想看戏,心里头那叫一个爽快啊,又继续朝吴敌邀约着。

    “呵呵。”

    吴敌淡淡一笑,面无异色的对他们解释道:“我的赌石技术一般都是用在赌场上的,平时拿来娱乐肯定不灵。再者,好运气都浪费在娱乐上,下次赌场上见真章,可就没有那么灵了!”

    “说得也是有道理。”牧尘空饶有深意的点了点头,也不那么想去见识吴敌的赌技了。

    假如他的运气都放在战场上,那么以后牧家挑选石头来帮忙,肯定能挑到很多名贵的珍品。

    都浪费在这里,以后还不哭死啊?

    “小老弟既然那么说,那我们就加上一些赌注作为娱乐吧?比如金钱,或者对方身上的东西。”王大师提议道。

    “不感兴趣。”

    吴敌还是摇了摇头,并不想跟王大师玩这些鉴宝。

    他身为神圣之体,王大师就算在怎么厉害,也得分分钟趴下来唱征服。

    吴敌厌倦了那种虐人玩的日子,他只想见识一下那块神秘的石头。

    “那你觉得怎么样才肯显露一下技术呢?要不,我们去京城翡翠石访玩一玩吧?这样大伙儿都真刀真枪的干了,也不会存在娱乐性质。”王大师再次提议着。

    吴敌摇了摇头,接着说出自己才目的,“王大师,听你和我岳父一起外出买了个宝贝的石头回来,我能过目一下吗?”

    “原来小兄弟是冲这件事情来的。”

    王大师咧起嘴笑着,心里头却是愤怒无比。

    牧尘空和牧家果然不信任自己啊!

    “哈哈……雨寒都跟你说了,那咱们就去看一看吧!”牧尘空还不知道王大师和吴敌内心在想什么,只是傻乎乎的笑着。

    “那好,咱们就对那个大石头做文章!”

    王大师点了下头,就同时吴敌进去看那个大石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