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7章 王大师
    “我也说不清楚它怪在哪里,只是让我觉得心慌慌的。”

    牧雨寒忧心忡忡的说着,“还有那个怪人,给我的感觉总是怪怪的,有点不太像正常人。”

    “不是人还是鬼啊?”

    吴敌笑着捏捏牧雨寒的脸颊,尽可能帮助她从紧张的情绪中脱离出来。

    “你别说,那家伙身上阴森阴森的,真有可能像鬼!”牧雨寒故作一脸恐慌的模样。

    吴敌只是翻了翻白眼,这女人啊,还都是给点阳光就会灿烂。

    “走吧,管他是人还是鬼,你老公进去看一眼就知道了。”

    吴敌拍了拍牧雨寒的肩膀,迈步就朝里面走。

    ……

    “哟,吴敌来了!”

    “来来来,快请坐。”

    吴敌一进入家里面,牧家族人见到他后,当即热情的打招呼着,一个个把他当成比亲人还亲来对待。

    “吴敌,好长一段时间没见你来做客了,是不是又忙活其他事情了?”

    吴敌一坐下来,牧家三美的母亲宋雨言就关心询问着。

    她现在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对吴敌满意啊!

    “没忙啥,就是有点私事要处理罢了!”

    吴敌微笑着回应,接着抬起脑袋四处扫了扫,满是疑惑的询问道:“那个,爸他去哪里了?怎么没见他呢?”

    “他在后院陪客人聊天呢!”

    宋雨言回应道,“家里来了一个资深的鉴宝师,所以他要亲力亲为的陪伴。”

    “鉴宝师?”吴敌装作刚想起来的模样皱了皱眉头,半响后又恍然大悟的说:“雨寒跟我说过,好像还帮爸挑了一大块石头。”

    “你啊你,都是自己家的人了还那么客气。”

    宋雨言笑吟吟的对吴敌说,“一定是雨寒通知你过来的吧?那丫头,自从有了男人就越来越不把我这个当妈的放在眼里了,有什么事情都不跟我商量就自己跑过去做主了!”

    “妈……”牧雨寒故作不满的看着母亲,随即害羞的就低下脑袋。

    “哈哈哈……”

    牧糖醇也在旁边笑着打趣道:“我说雨寒,你平日里面天不怕地不怕,我们家里面就数你就难管教了,怎么突然间会害羞了?”

    “哼!”牧雨寒生气的瞪了牧糖醇一眼,不满的就将脑袋扭过一旁。

    吴敌看到这一家子斗嘴耍乐,心里只觉得美滋滋。

    他真是祖坟冒青烟,才遇到这么好的一户人家,每个人都真心真意的对待自己。

    “走,我们去看看爸爸干什么。”

    吴敌才坐一会儿,牧雨寒就把他从位置上拉起来朝后院那边走去。

    其他几个人并没有阻止牧雨寒的行为,显然内心里面也是支持她的。

    “爹哋,你看看谁来了?”

    一行人来到后院,牧雨寒远远的就朝老爹撒娇叫嚷着。

    “哎哟,原来是吴敌来了!”

    牧尘空看到吴敌到来显得十分意外,随即又惊喜无比的朝他勾了勾手叫唤道:“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个有趣的高人认识。”

    在牧尘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空的身边,还站在一个江湖术士模样的中年人,年纪大概有四五十岁,穿着一身厚厚的袍子。

    中年人手中拿着一把蒲扇,装x似的轻轻摇晃着。

    即使是初春,京城的天气还是冷得要命,拿着个水暖带还差不多,拿着个蒲扇那就十分装x了。

    “这是王大师,祖上六代都是职业鉴宝师,成天和石头打交道的,而他是第七代,继承了前六代的智慧结晶,并改进的青春于蓝而胜于蓝。”

    牧尘空指了指叫做王大师的中间人,满脸敬佩和笑意的介绍着。

    “你好你好,我是吴敌。”吴敌面带笑容,很是礼貌的伸出手。

    王大师也没一点架子的跟吴敌握手,满脸笑意的打着招呼。

    “这是我的女婿,娶了我们家的老三。”

    牧尘空开始指向吴敌介绍道,“他也对原石、珠宝这方面有很深的造诣,跟我们老三认识就是在石场里面,用一次次精湛的技术征服了她。”

    吴敌:“……”

    他什么时候在石场里面用精湛的技术征服了牧雨寒啊?

    每次在石场里面遇见,牧家三姐妹身边总是不缺追求者和鉴宝大师,比如花冠等等……

    吴敌征服牧雨寒,那是靠个人魅力和帅!

    当然,牧尘空这么介绍吴敌,不是把他往火坑里面推吗?

    果然,王大师听了牧尘空的介绍后,眉头挑了挑,眸子中夹杂着异色的盯着吴敌看。

    不过王大师活了一大把年纪也是个过来人,明白面子和怎么尊重人,很快那抹异色就消失不见,笑得格外灿烂、恭恭敬敬的和吴敌打招呼道:“原来吴小兄弟还是同道中人,失敬失敬。”

    “大师说笑了,我只是刚刚入门学会一点皮毛罢了,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大礼。”吴敌谦虚的回应着。“吴小兄弟师出何处?”

    同行是冤家,王大师一听吴敌是同行后,就开始打听关于他师从何处。

    “大师说笑了,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师傅。”

    吴敌微微一笑的回应着,“我只是平时进出赌石场,自己专研和输多了,就对石头有些心得。正所谓,任何行业只要接触个三年,你就能成为其中的师傅。”

    “小老弟,你这是打击我了!”王大师一听吴敌这句话顿时就不爽了,略微有些生气地说道:“这行业可是技术活,若是自学成才岂能那么简单?一个鉴宝师若是长期沉寂在赌石场,即使是输到开裆裤都没有才出头,那也是任何赌场都有名气的存在,而我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你这么一号人。”

    “哈哈哈……”吴敌仰起脑袋大笑着化解尴尬,“王大师你太高看我了,我只是个穷人家的孩子出身,哪里有资格去那些高级赌石场玩啊?我都是去那些几百块就能得到一块石头的抵挡私房里玩,就算在出名也是穷人圈子里有名,怎么都传不到你们这些大人物身上啊!”

    “我还是不敢相信!”

    王大师眼神锐利的看着吴敌,一点都不相信他所说的话,“牧三小姐和其他两位前进出入的场合都是高级场所,若小老弟你都是在低档次的石场玩,怎么可能会认识她们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