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6章 怪石
    “叫,我让你继续叫!”

    三井泉把荆棘兰身子压倒后,死死的摁她在下面,并生气的咆哮道:“你就算把喉咙都喊破,今天也要成为的三井泉的女人!”

    病房的隔音效果很好,即使外面有众多守卫在站岗,也不可能听到里面的动静。

    加上三井泉本身就是自己人,他们更加不可能会干把耳朵贴在门板上偷听的事情了。

    即使把耳朵贴在门板上,三井泉觉得应该也不会听到什么声音。

    “哼,让你成天高高在上装得像仙女一样,现在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在厉害的女人,她还不是被男人压在身下?”

    三井泉从卑微的状态中反抗过来后,整个心就彻底变了,死死押着荆棘兰叫嚣道:“现在,就让你尝尝什么才叫做女人的味道吧!省得你成人装得像个石女一样。”

    “啊啊——”

    “你快滚开……快滚开……”

    “三井泉,我告诉你,你若是碰了我,你和你家人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荆棘兰不断的挣扎,可是体内却没有半点儿力气,手臂一碰到三井泉的胸膛上,瞬息就没法在向前推了。

    她不知道的是,越是反抗越是激发三井泉的征服欲。

    “叫吧,叫得越还我就越快乐!”

    三井泉固定住荆棘兰后,快速的扔掉自己的衣服,如狼似虎的就扑了过去。

    “砰——”

    这时,三井泉后背爆出一大团血雾,他整个人呆滞在半空中好几秒,极其不甘的扭过脑袋。

    可是后面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任何人,连房间的门都没有打开。

    三井泉还没有搞明白究竟是谁对自己下的杀手,就一头裁在荆棘兰的身体上。

    他永远都不会在明白!

    “呼呼呼……”

    荆棘兰看到三井泉突然暴毙,总算是从惊慌中回过神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着。

    “嘎吱——”

    突然,病房的门打开,一道黑色的倩影就飞了进来,并夹着一阵愤怒的呵斥声:“真是胆大包天,连我女儿都敢打主意,活腻了是吗?”

    “妈——”荆棘兰听到声音,忍不住就哭着叫了出来,像个受尽委屈的女孩子般。

    这是一个绝美的女人,穿着一身修长的袍子。

    门口守卫着的炼狱修罗成员听到动静,冲进来看到黑袍女子的刹那,一个个惊恐的连忙跪在地上礼拜着。

    “参见幽罗长老!”

    “参见幽罗长老!”

    幽罗长老正是荆棘兰的母亲,是炼狱修罗内权利极高的几个人之一,比她丈夫荆棘长老还要强。

    光是她穿着那一身袍子材质,就就能让人看出地位与众不同。

    “你们这群废物!”

    幽罗长老怒了,转过身子无比生气的对着他们训斥道:“上面让你们保护好我重伤的女儿,你们就这样对待他的吗?”

    所有人都低下头不敢说话,甚至还有的人都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他们抬起脑袋看到死在病床上的三井泉的时候,忍不住暗暗咋舌着,甚至吓得脸色苍白!

    玛德——

    三井泉竟然想把殿下煮成爆米花?

    这特么不是活腻了吗?

    “你们这群废物,杀了你们我都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嫌脏了手!”

    幽罗长老生气的训斥着,“都给我滚,出去自己扇五十个耳光!”

    “是——”

    所有人齐齐点头,感激的望向幽罗长老就向后撤退。

    “兰兰。”

    人都走完,幽罗长老又恢复一个母亲该用的慈祥,笑着朝她走了过去。

    “砰——”

    三井泉的尸体,直接被幽罗长老抓起来猛地朝后方墙上扔过去,瞬息就爆出一大团血雾来。

    “呜呜呜……”荆棘兰伤心的哭着,还处于之前的恐慌中。

    “别怕,有妈在,谁敢欺负你妈就把他给剁了!”

    幽罗长老蹲下身子,轻轻的搂着荆棘兰安慰道:“别哭了好么?妈一看到你哭,这心里就堵得慌啊!”

    “呜呜呜……爸爸他没有了!”荆棘兰还是伤心的哭着,根本没法从父亲离开的悲伤中回过神来。

    “你放心,那个吴敌妈一定会他给杀了的。”

    幽罗长老轻轻的拍着荆棘兰的肩膀安慰着,她声音说得很轻,里面却夹杂着浓浓的怨恨之色。

    “呜呜呜……爸爸,爸爸他没有了!”荆棘兰伤心无助着,并没有因为母亲承诺去杀掉吴敌而开心。

    幽罗长老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咽了下去,只能换成安慰荆棘兰的话语。

    幽罗长老知道自己女儿此刻身心都是在最崩溃的状态,跟她说太多刺激性的东西,没准将她整个人的心态都完全摧毁。

    除了安慰,剩下的只能是安慰!

    “好了别哭了。”

    幽罗长老等荆棘兰哭声停止后,轻轻拍了她的后背安慰道:“现在是妈来负责这片区域的事情,这个仇咱们都能报的。”

    ……

    “吴敌你在干嘛呢?”

    另一边京城,牧雨寒给吴敌打了电话。

    “有什么事呢?”吴敌好奇的问道。

    “没事,就是我爸在外面认识了一个江湖很有名的鉴宝师,并花了大价钱购买了一块大石头,你快过来看一看吧!”牧雨寒说道。

    “鉴宝师?”

    吴敌皱了下眉头,想来应该就是那些专业辨别石头的资深人士,加上牧家就是做珠宝生意的,他们和鉴宝师打交道很正常。

    “是啊,那是一个我从来都没见过的家伙。我爸还花了很大的价钱去买他推荐的那块石头。”牧雨寒应声到。

    “不会想找我去鉴定吧?你们家族不是养着一批鉴宝师吗?”吴敌问道。

    “鉴宝师在厉害哪有我老公厉害啊?”

    牧雨寒在电话那头俏皮着,“人家又觉得那石头怪怪的,所以就想请你过来看看了!”

    “好吧。”

    吴敌算是败下阵来了,“在家还是其他地方,我立马就过去!”

    “在家。”

    得知牧雨寒的回答,吴敌就挂断了电话。

    他出门的时候,黑柴也远远的跟了出去。

    这是他们两个人协商好的,看看能不能把神秘人给钓出来。

    ……

    “你来了?”

    吴敌到达牧家门口,牧雨寒一同往常一样在门口等待着他。

    “跟我说说那石头怪在哪里?”吴敌和她亲昵了一会儿,就关心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