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5章 三井泉的心
    “兰兰。”

    三井泉关上门后,小心翼翼来到床上诉说的荆棘兰身边,富满磁性的叫嚷了声。

    他的称呼已经从在下人面前的殿下,变成了兰兰。

    荆棘兰被注射了镇静剂静静的躺在床上,根本听不到三井泉在叫着什么。

    “兰兰,你这样躺着睡的姿势好美啊!”

    三井泉见荆棘兰没有反应,胆子越来越大、同时声音也比之前加大了不少,“真希望你永远都这样躺着保持美感,却又怕你永远这样再也醒不过来!”

    三井泉望向荆棘兰的眸子里写满了爱意,像是热恋中的男子望向自己心爱的女人一般。

    没错,他对荆棘兰早已经倾心已久,只是苦于没有表达的机会罢了。

    不……三井泉觉得应该是连接近的机会都少有。

    荆棘兰的父母位高权重,是组织内重要的长老,她即使不是首领的女儿,也能被破例的尊称为殿下,足以见得荆棘兰的父母在组织内地位有多么的高。

    还有荆棘兰本身天赋逆天,小小年纪就超越很多年长的同胞,这让上面的头头更加满意,认为了干女儿。

    这样万千荣誉与一身的娇女,三井泉别说有勇气表白,就是连靠近多说两句话,都成为一种奢侈。

    他有心接近荆棘兰,对方却完全没有把他放在心上,甚至不耐烦的厌恶着。

    三井泉觉得只有荆棘兰这样昏迷在床,他才有资格靠得那么近,说出这些出格的话语来。

    醒来的荆棘兰太过于强势了,三井泉在她眼中跟一个废物没有什么区别。

    女神,是不屑于废物有过多交流的。

    加上荆棘兰地位比三井泉高,那是更加没有机会靠得那么近。

    “兰兰,你知道吗?我喜欢你好久好久了!”

    三井泉溺爱的看着荆棘兰,伸出手去想要摸一摸她的脸蛋。

    可能平日里荆棘兰强势惯了,三井泉的手快碰到她脸上的时候,又情不自禁缩了回来,仿若那脸蛋有毒一般。

    “你平日里太过于强势,连我这样的男人在你眼中都觉得过于柔弱。我觉得,你这样躺着的模样真是女人味十足。”

    三井泉满脸幸福的看着荆棘兰,终于鼓起勇气将手放在她的脸蛋上,“你的脸手感实在是太滑了,我敢保证这是我触碰过最完美的女人脸。”

    “兰兰,若你能听到醒来嫁给我好不好”

    三井泉沉寂在个人yy世界中,竟不知道哪根抽了根沉睡的荆棘兰求婚着。

    荆棘兰没有反应,还是呼吸平稳静静的躺着。

    只是她苍白的脸颊上,似乎多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厌恶之色。

    “兰兰,你放心,那个吴敌杀了你父亲还把我弄成了残废,我迟早有一天会把你给剁了。”

    三井泉恶狠狠的咬了咬牙,提起吴敌眸子里折射出浓浓的的愤怒。

    他永远忘不了那天,吴敌把自己当成狗一样肆意暴打,并挑了手筋脚筋。

    对于一个武者而言,武术就是比他生命更重要的存在。

    吴敌废了三井泉的手筋脚筋,让他一辈子不能动武,这个仇比什么都还要大。

    更让三井泉感觉到愤怒的是,吴敌这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个王八蛋竟然把荆棘兰当成猪狗一样虐待,拿着刀子捅进她的心脏,并不断拖来拖去的威胁、虐待着。

    那一幕,三井泉感觉自己心脏都破碎掉一般,比刀子扎在自己身上都要疼几十倍。

    如今吴敌又杀害掉荆棘兰的父亲,那仇恨更加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了。

    “兰兰,你放心,我一定会杀掉吴敌的。即使他废了我的手筋脚筋,但作为一个男人,我绝对咽不下这口耻辱,总有一天我会提着他的人头来给你当礼物!”

    三井泉一边抚摸着荆棘兰的脸蛋,一边咬牙切齿的愤愤着。

    他手脚脚筋都被废了没错,但经过组织内的药物治疗后,未来还是能使用武术的,不过只有巅峰期的**成。

    三井泉认为,只要自己还有一口气,迟早有办法杀掉吴敌。

    “兰兰,你心里也在接受了我是吗?”

    三井泉见抚摸了几次荆棘兰的脸蛋她都没反应,一时胆子变得越来越大着。

    “那请你赐予我一些力量吧!”三井泉说着就要弯下脑袋,想要去亲吻荆棘兰的嘴唇。

    他觊觎这樱桃小嘴很久很久了,无数日夜都想品尝一番究竟是什么滋味。

    没曾想,今天终于能如愿以偿了!

    “啊——”

    突然静静躺着的荆棘兰恐慌的凄厉惨叫着,身子本能的向上弹起来。

    “啪——”

    荆棘兰身子在向上弹的刹那,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一巴掌就闪到了三井泉的脸颊上。

    瞬息,三井泉惨叫一声,脸颊上就出现一个鲜红的掌印。

    “兰兰你醒了?”

    三井泉并没有害怕,相反很是欣喜的凑过去关心的问着。

    “滚……你给我滚!”

    荆棘兰杀气腾腾的看着三井泉,恨不得把他剁成肉酱的模样。

    只可惜她重伤在床身上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之前之所以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纯粹是身体本能爆发出来的潜力。

    “兰兰……你别生气,你别生气……牵扯到伤口了不好。”

    三井泉连忙安慰着,同时像做错事的孩子般在主动承认错误,“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你竟然趁我昏迷的时候亵渎我,三井泉我告诉你完了,即使你老爹出面,我也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荆棘兰情绪失控了,生气的朝三井泉咆哮着,“来人啊……来人啊……把这个混蛋给我拖出去杀了!”

    “死?”

    三井泉一听荆棘兰这么说,顿时就怒了,一把朝她过去,“老子就算死,也要先把你煮成爆米花!”

    人都是有逆反心理的,一旦被压制到某种地步,那绝对会爆发出来。

    三井泉一直都被荆棘兰压制,加上地位不够高、又做了对不起她的事,荆棘兰想要他死,那绝对分分钟被处死。

    遇到死亡威胁,三井泉此刻整颗心都扭曲了。

    “啊啊——”

    “你要干什么?快给我滚开……滚开!”

    “来人啊——”

    荆棘兰害怕了,想抗拒浑身却没有半点儿力量,整个人瞬息就被三井泉压在身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