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4章 意外
    “这天机道人究竟会被绑到哪里去呢?”

    “还有附近各个监控摄像头都侦查过了,都没有看到陌生的人影,那个神秘人会是谁呢?”

    吴敌看着一大堆资料,不断的揉着自己才太阳穴,脑海里面充满了好奇。

    他已经仔细看过每份文件至少三遍,都没有找到半点儿的可疑点。

    天机道人也完全没了消息,那个山洞吴敌私底下有去找过好几遍,除了上次和黑柴留下的痕迹以外,再无其他第三者留下来的痕迹了。

    一时吴敌真是疑惑无比,真不得该从哪里下手才好。

    神秘人究竟是谁一点线索都没有,天机道人也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该怎么找啊?

    “汪汪汪——”

    黑柴吠叫了两声,慢悠悠的走进吴敌的房间内,“我说吴敌你在干什么啊?今天不打算带我出去训练了吗?”

    “对了,黑柴!”

    听到黑柴声音的刹那,吴敌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脑袋,用着命令的眼神盯着黑柴看着。

    “你……你想干嘛?”

    黑柴见吴敌用如此锐利的眼神盯着自己看,一时只感觉浑身发麻,有种极其不好的预感。

    “我在想,究竟是把你干锅了好吃,还是白切好吃。”

    吴敌摸了摸下巴,一脸坏笑的在开着玩笑。

    “滚——”

    黑柴生气了,那眼神恨不得冲上去咬吴敌两口。

    可惜,它打不过啊!

    “我在想,既然那个神秘人只有你黑柴能侦查出来的话,我们要不要设一个套,把它揪出来呢?”

    吴敌摸了摸黑柴的脑袋,脑海中不断的打转着,寻思着能用什么办法钓鱼。

    对方既然不想现身,那只有请君入瓮了!

    “怎么把它吊出来?”黑柴晃着圆碌碌的脑袋,眸子里面充满了好奇。

    “他既然那么想暗杀我,我们就制造一场杀机,让我处于威势的时候,看看他能不能蹦出来。”

    吴敌想了许久,才找到一个看似可能的办法。

    “傻了,他实力那么强大,我们就算把它掉出来又能怎么样?”

    黑柴翻了翻白眼,“再者,上次我们都追到山洞了,也不能把它怎么样。这次就算把它吊出来,估计也是让它逃走的份。”

    “啪——”

    吴敌拍了下黑柴的脑袋,“你应该尽快的减肥,这样奔跑起来速度提高很多后,他应该就追不上你了!”

    黑柴翻了翻白眼,趴在地上不说话了,一副老子哪里肥的模样?

    “不过就算把它掉出来,怎么抓住它都是是个问题。它假如实力不是比我们强,就是隐蔽身法高超,加上速度那么快,制服真的很难很难。”

    吴敌同样意识到这个问题,那是黑柴瘦成骨头也无法追赶上的。

    “那你说说咱们应该怎么办吧?”黑柴疑惑的问道。

    吴敌思考了许久,又找到一个并不太保险的办法,“要不,以后我出去你就远远在后面跟着,那个家伙出现你要么通知我,要么悄悄跟上去。”

    “好好好……我就喜欢这样。”黑柴一听这个办法,兴奋得连连在地上翻滚。

    它只要能离开别墅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就非常的高兴和快乐。

    “不过有时候我在开车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你并不是随时随刻都能追的上,总不能一条狗跑在机动车道上追赶汽车,第二天成为焦点新闻吧?”

    “放心吧,我自有办法。”黑柴闻言,信誓旦旦的保证着,“再者,我速度全力奔跑起来并不比你们汽车慢,加上城区你们开不快,几乎不会落下的。”

    “那就好。”吴敌欣慰的点了下头,又担忧地补充道:“不过城区人多,你可不要随便去吓唬人家,甚至造成巨大的恐慌。”

    “放心放心,现在那些变异人和变异野兽疯狂的作恶,他们对于大型猛兽早就不奇怪了。”黑柴毫不介意的说着。

    吴敌点点头,心想只能用黑柴跟踪自己这个办法了。

    只要对方出现让黑柴感应到了,它在悄悄跟上去,如果能找到对方老巢以及藏身地点,那就好办了。

    ……

    万虹原始森林,三井泉拿着拐杖一瘸一拐来到荆棘兰居住的病房。

    他手筋脚筋在上次战斗中,被吴敌给废掉了。

    即使炼狱修罗的医药能力强大,也没有让他快速行动自如,而是借助一些工具来保持行动能力。

    “三井少爷。”

    下人们看到三井泉来了,连忙恭恭敬敬的打着招呼。

    “你们下去吧,我想去和殿下聊聊天。”

    三井泉用胳膊撑着拐杖,挥挥手示意其他人离开。

    “这……”

    下人听到三井泉要自己离开,一个个呆滞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怎么?我说的话你们没有听见?”三井泉生气了,板着脸冷冷的对他们训斥着。

    “不是这样……”

    小队长站出来一脸为难说,“大人离开的时候交代过我们,要寸步不离的好好保护殿下,等待新的领导过来管理。”

    “难道我还会害了殿下不成?”

    三井泉怒了,“还是你们根本没有把我这个王子放在眼里?”

    “不是不是……”

    下人们连连罢手解释着,根本就不敢得罪三井泉。

    怎么说,他也是前任门主的儿子。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谁敢去得罪他不是找死吗?

    “既然不是就给我滚!”

    三井泉用手推了推两个挡在自己面前的护卫,撑着拐杖就往里面走。

    “王子,王子……”

    下人快速的迈步跟进去,只是看到三井泉那锐利的眼神,却不敢在阻拦了。

    反正三井泉也是自己人,他在怎么样还能害了殿下不成?

    “你们出去!”

    三井泉进入到病房里面,挥挥手示意时刻在旁边守候着的医生们出去。

    “这……”

    医生们同样为难无比,他们若不在这里病人有什么三长两短,那出了事谁负责啊?

    “我叫你们滚出去没听见吗?”三井泉怒了,愤怒的冲他们厉喝着。

    所有人都畏惧的缩了缩头,对于这个前任首领的儿子,真是敢怒不敢言啊!

    只是,他们也不敢后退,怕黑衣大首领回来剁了自己。

    “都给我滚,我堂堂前首领的儿子还会害了她不成?”

    三井泉怒了,拿着拐杖在赶着他们。

    最终,这些人一个个敢怒不敢言、不甘的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