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3章 给我查
    “爸爸?”

    在场的无数下人面面相觑,一个个都不知道荆棘兰究竟想表达的是什么。

    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荆棘兰的爸爸究竟是谁。

    荆棘兰的身份属于炼狱修罗绝密,很多人都知道她是长老的女儿,可是却不知道究竟是哪个长老的女儿。

    加上荆棘兰从小的时候就被人尊称殿下,因此她姓什么名什么很多人都不知道,只知道叫她殿下就没有错了。

    久而久之,除了高级领导人之外,很多人只懂得叫她殿下,而不会往其他方面去想。

    这时候荆棘兰说想爸爸,可让大伙儿为难无比啊!

    爸爸爸爸,究竟谁才是爸爸啊?

    ……

    “殿下您别哭了行么?我们这就把领导叫进来,让他帮您的忙。”

    “殿下,您刚刚重伤初愈绝对不能伤心过度,请您先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行么?”

    “殿下,伤心对身体和五脏六腑都不好,您别哭了行么?”

    众多下人对荆棘兰这么一哭,都显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一个劲的安慰着。

    “爸爸……我要爸爸……”

    荆棘兰对于他们的安慰根本不为所动,还是哭得很伤心的叫喊着。

    一时附近的无数手下们心都碎了,根本不知道再做任何反应才好。

    甚至扑上去像个普通小女孩一样紧紧的搂在怀里安慰,他们都没有这个胆子和权利。

    “怎么回事?”

    很快,黑衣大头领闻声进来了。

    “大人,殿下醒了!”

    众人看到黑衣大首领进来,如看到救星的快速回应着,一个个脸上都写满了欣喜。

    “殿下,你醒了?”

    大首领来到荆棘兰的面子,半蹲着甚至在床边、语气无比温和的询问着。

    “呜呜呜……”荆棘兰只是伤心的哭着,头都没有抬起来看大首领一眼,“我要爸爸、我要爸爸。”

    “殿下你放心,我这就跟总部那边连线,看看荆棘长老去哪里了!”

    大首领见荆棘兰的心思都放在自己的父亲身上,也不勉强她跟自己谈论其他事情,而是随着把注意力都转移荆棘长老身上。

    “啥,荆棘长老出去执行任务了?他担心冥皇会有不测,所以悄悄跟着?”

    大首领跟着那边交流了几句,很快就把电话给挂断,“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有任何消息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大首领挂完电话,讨好似的对荆棘兰说道:“殿下,长老他不放心冥皇自己跟出去监督了,您放心。区区吴敌一个小蝼蚁还能奈长老何?连我都不是长老的对手,更别说冥皇了!”

    “呜呜呜……”

    荆棘兰哭得越来越伤心,眼泪掉下泪更加疯狂了,“我爸爸他……我爸爸他遇难了!”

    “什么——”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全都震惊了。

    包括黑衣大首领,身体也不由的颤了颤,显得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

    “这……这怎么可能啊?”

    黑衣大首领呆滞了好几秒钟才缓过神来,“吴敌才是后天巅峰武者,即使天赋在怎么妖孽拥有越级作战能力,也不可能是荆棘长老的对手啊!”

    别人不知道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荆棘长老有多么强大,身为组织高级成员的大首领还能不明白吗?

    他自问自己加上命令两个人一起联手,也不能把经济长老怎么样。

    不过他们自信两个人联手,绝对能把吴敌揍出翔了。

    荆棘长老只是出去监督冥皇的,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会遇难?

    吴敌是奇迹的代名词没错,可如此逆天的成就,估计是不可能一个完成的吧?

    难不成,他身边还有其他帮手?

    ……

    “呼——”

    黑衣大首领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一连咽了几口水,让自己足够冷静下来后,才徐徐地开口问:“殿下,这不可能吧?您是不是昏迷太久做噩梦了呢?”

    “我爸爸真的遇难了!我们共同修炼了一套秘法,因此建立了心灵感应,他和我任何一个人出事,彼此都能感觉到。”

    荆棘兰两眼泪汪汪的说着,重病加上伤心,此刻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真的?”

    黑衣大首领还是不确定的询问一句。

    荆棘兰轻轻点了点头,脸上的悲伤之意看起来更浓了一些。

    “王八蛋!”

    大首领生气的咒骂了声,双拳握紧脸蛋都快要扭曲了,“吴敌那臭小子,我若是不把他榨成肉干我誓不为人!”

    “呜呜呜……”

    荆棘兰还是伤心的痛哭着,声音越来越哽咽和无力着。

    她身体极度虚弱又悲伤过度,似乎在这么伤心下去就一命呜呼了般。

    “你们这帮饭桶都还愣着干什么?”

    黑衣大首领看到荆棘兰这样顿时就怒了,扭过脑袋对着那些医生们咆哮道:“赶紧给殿下注射镇定剂,她一旦有什么事,我要了你们的狗命!”

    “是是是……”

    得令,几个医生连连的快速点头,随后就跑过去准备给荆棘兰注射激素药物。

    荆棘兰是想反抗的,可她不再是那个威风凛凛的女魔头,而是一个谁都能一拳杀死的重病人,根本无任何反抗的能力。

    “你们给我传令下去,时刻与京城那边的线人联系,有什么情报立马就直接传到我们这边,千万不要在过一个又一个的情报站!”

    荆棘兰接受药物注射的瞬间,黑衣大首领大手一挥的下令道:“荆棘长老和冥皇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明白了吗?”

    “明白——”

    得令,众人齐刷刷的的回应声,转过身子就离开。

    他们离开没多久,就有一个负责情报的下人快速冲了进来,“报告大人,冥皇的生命铭牌爆裂、荆棘长老也碎裂了,显然……显然遭遇到了不测!”

    “什么——”

    黑衣大首领彻底震惊,人几乎从地上蹦起来一米多高。

    生命铭牌在爆裂,那就证明两个人是真的完蛋了!

    “该死的混蛋、该死的吴敌!”

    黑衣大首愤愤的咬了咬牙,双拳拽得青筋都爆了出来。

    他牙齿左右摆动好一会儿,才狠狠大手一挥的命令道:“查!立马给我查,我就不相信吴敌这小蝼蚁还能以下犯上完成对两个人的袭杀,一定还有其他人做了他的帮手!无论是谁,统统都给我找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