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2章 我想要宝宝
    “王八蛋!”

    一直保持着自信的小野川终于在吴敌逃跑的那一瞬失态的发飙了,“我在这里跟你的敌人拼个你死我活,你特么不感谢也就算了还要逃跑,你还有一点点作为男人和强者的良心吗?”

    “呵。”

    吴敌冷笑了声,回都没有回头的就跑了。

    他不管后事牵扯到什么,只要眼前活命才是最重要的。

    再者,小野川吴敌根本就不认识,加上对方没有表露出足够多的善意,就更加没有必要留下来了!

    吴敌认为最安全的办法那就是继续活下,只有这样才有办法应对接下来的连连不断的危机。

    “混账——”

    小野川见吴敌还是头也不回的向前逃跑且速度越来越快,气得真是恨不得冲上去立马将他剁成肉酱包饺子。

    “哈哈哈——”

    荆棘长老看到吴敌临阵逃跑,一时得意的放声大笑着,“哼,连你们自己这边的人都是个胆小鬼,我就不信你还能翻出什么风浪来!”

    在战场上,没用任何比敌对势力相互反目更令人爽快的事情了!

    “哼!”

    小野川生气的爆哼了声,一阵平缓的脸色此刻多了浓浓的红雾。

    他紧紧的握着双拳,戾气十足的看着面前的荆棘长老说:“无论我们这边怎么样,也不是你这个老匹夫能战胜的!”

    “轰隆——”

    音落,小野川就从了出去,拳头直指荆棘长老的胸膛。

    “哈哈哈——”

    荆棘长老得意的放声大笑着,一点都没有察觉危险来临,同样也没有半点儿作为弱者的觉悟。

    “临死之前,还能拉个超级天才垫背,老夫这辈子值了!”

    荆棘长老大笑了声,之前积攒的力量全部释放出来,野蛮的就冲向小野川。

    他高兴的不是吴敌逃跑,而是自己扼杀掉一个超级天才。

    人生最大的快乐是什么?

    不是你开着豪车住着豪宅抱着绝世美女,而是看着别人过得没你好!

    人心都是变态的!

    同样在修炼界中也一样,见到天赋比自己强很多的超级天才,要是能扼杀掉,那种感觉也是爽到无可言语。

    “滚——”

    小野川根本不给荆棘长老半分得逞的机会,相反更加愤怒的爆哼了声,一记使出全身力量的拳头就砸了出去。

    “砰——”

    荆棘长老也握紧拳头狠狠的迎了上去,瞬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大爆破声传来,地面又裂开一个十几米长宽的大洞。

    马路一破,瞬息埋藏在下面的再来水管、排污管等重要水利枢纽们跟着遭到破坏,无数水花跟着四处飞溅着。

    “轰轰轰——”

    烟雾粉尘、水花四处弥漫的刹那,里面又传来一阵阵更为凌厉的爆破声。

    顿时,地面上炸开的大洞更深更长了,周围空间被破坏得更为严重。

    没人知道两个超级强者交战究竟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能透过那些浓浓尘雾,看到里面究竟是谁赢了!

    这一刻,天地好似都为其变色般,几种异样的色彩在空间爆闪着。

    战斗现场两三公里处,已经没有一块能安全站着的地方了。

    过了五六分钟,天空中那被庞大力量充斥而不断变换色彩的空间才沉定下来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变成了纯净的黑色。

    同时那弥漫着的灰尘、石屑也沉淀下来,只有那遭受到破坏的自来水水管在不断的溅射着。

    一切都褪去,在那昏暗的路灯照耀下,显露出来的是一个个巨大无比的深坑,以及触目惊心各种在案发现场。

    只是……

    造成如此巨大破坏的两个家伙此刻却没了踪影。

    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是死还是活。

    同样在那受创严重的案发现场四周围,也没有看到半点儿人类的尸骨。

    如果不是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痕,他们仿若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

    万虹原始森林某个房间内,一个女孩子静静躺在洁白色的病床上。

    在她的四周围,是一个个穿着节白色大褂、仿若天使下凡的医生。

    除此之外,整个房间四周围站满一个个全副武装的壮汉,他们昂首挺胸严阵以待着,谨防任何一切有可能发生的突发事故。

    “啊——”

    突然这个时候,躺在病床上的女孩子爆发出凄厉的惨叫声,随即身子如虾子般弹射而起的坐在床上。

    女孩子脸色苍白得像张纸一样,怎么看都不像是有如此大力气能从地上迅猛蹦起来的模样。

    “殿下,殿下你醒了?”

    “天啊,殿下终于醒了,兄弟们赶紧去通知大人!”

    “殿下,你终于醒了简直是太好了!小的还以为你再也醒不来了呢!”

    躺在床上的女孩子正是昏迷多日生命垂危的荆棘兰,此刻她突然苏醒,可把在房间内的医生、安保人员们高兴坏了。

    瞬息,所有人都像中了彩票一般欢歌载舞着,还有不少人直接从地上蹦起来几米高。

    “殿下殿下——”

    “殿下你口渴了吗?要不要喝水?”

    “殿下旁边有大厨顿好的野鸡汤,你要不要尝几口呢?”

    “殿下,你刚刚醒来不要乱动,有什么事和需要尽管和小的说,小的就算把命都豁出去,也要帮你给办到。”

    下一瞬,不少人跑出去通知其他领导,而剩余的其他人马则是齐齐的围过去,把荆棘兰包裹个水泄不通,嘘寒问暖的询问着她的身体情况。

    还有不少人趁此拍着荆棘兰的马屁,希望能在她最虚弱、也是最能接近她的时候获得青睐,到时候前途就一片光明了。

    “哇——”

    在如此多人关心荆棘兰的时刻,她竟双手反抱着胸膛、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放声大哭起来。

    她一哭,附近站着的许多人魂魄都跟着没有了。

    除了荆棘兰长得漂亮和地位高以外,这个哭声太具有感染力了。

    又措不及防之下,瞬息有无数人都想跟着放声痛哭着。

    “殿下……殿下你究竟怎么了?这好端端的哭什么啊?”

    “殿下,您醒来可是大喜之日哭得不啊!这一哭,所有喜气都没有了!”

    “殿下,您是不是再生吴敌那王八蛋的气呢?您放心吧,那王八蛋活不了多久了,冥皇已经亲自出马去灭杀他了!”

    很多人从惊慌失措中回过神来,连忙七嘴八舌、语无伦次的安慰着荆棘兰。

    “爸爸……我想要爸爸!”

    荆棘兰死死抱着自己,哭得无比伤心的叫喊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