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2章 也行这就是命(2章)
    “哼,有什么阴谋诡计尽管给我放马过来。”

    荆棘兰不屑的冷笑声,眼神微咪了些始终能锁定吴敌的身影。

    她早就料想到这家伙会使小诡计,一直都在随手准备着。

    “铛——”

    荆棘兰挡住吴敌的匕首,同时聚精会神的想要挡住他的偷袭。

    “死吧——”

    右手完成碰撞,吴敌左手立马就探了出去。

    “找死——”

    荆棘兰怒喝了声,竟不出手抵挡吴敌的攻击,而是扭过脑袋进行躲避,同时手中白光闪现,想要趁吴敌惯性和重心都向前倾斜的时候偷袭。

    “哈哈——”

    谁知道吴敌早就料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在荆棘兰动的时候也跟着移了过来。

    “混账——”

    荆棘兰暴怒,同时快速收回手抵挡,“你以为仅凭这些下三滥的功夫,就能战胜我了吗?”

    “是没法战胜,但占点便宜还是可以做到的。”

    吴敌声音更加邪恶了一分,,快要与荆棘兰碰撞的手向下移,拳头化爪的就扑向那迷人的兔子。

    “啊——”

    荆棘兰眼神也足够敏锐,在吴敌手快触碰到的一刹就惊恐的大叫起来。

    同时,她左右手快速的收拢,本能的护在胸膛不让吴敌触碰。

    这是女孩子天性,几乎任何一个女人眼见自己身体可能被男人触碰的一瞬,都会情不自禁的躲开以及用双手护住。

    荆棘兰是长老会的心头宝贝,是组织的殿下,但依然不能改变她是女人的事实。

    “住手——”

    突然,一阵愤怒的咆哮声传来。

    随后,远方的天空传来一阵阵空间撕裂的声音。

    吴敌知道对方是冲自己来的,但还是毫不犹豫的举起刀子,狠狠朝荆棘兰胸膛刺了过去。

    “啊——”

    荆棘兰一声痛叫,胸膛爆出一团妖异的红芒,一时刺得她眼睛一阵生疼,连睁都睁不开了。

    随后,她就感觉到胸膛传来钻心的疼痛,嘴角情不自禁的溢出鲜血。

    荆棘兰早就知道吴敌的匕首遇血会爆射出光芒,也做了足够多的心理准备。

    可是……她做梦都不会想到那把血刃落在自己身上,也不会相信自己被吴敌重伤。

    “你输了——”

    吴敌抽出匕首,快速的放在荆棘兰的脖子上,冷冷的出声警告道:“再动……我就真的杀死你了!”

    他之前那一刀是插在荆棘兰的胸膛右侧,因此不用担心她会立即暴毙而死。

    正常人的心脏大多都在左边,只有几十万分之一的人心脏是在右边。

    吴敌并不想杀死荆棘兰,因为他觉得手中握有一个长老的宝贝女儿和前领袖的儿子,比杀掉的好处要好上一百倍。

    有了她们能获取很多利益和方便,没有她们两个,那带来的不仅仅是没有利益,还有满世界的追杀。

    吴敌没那么傻!

    ……

    “噗——”

    荆棘兰吐了口血,身体颤动一番后才徐徐稳住。

    她胸膛流出大片血液,可是护住敏感部位的手还是没有放下来堵住伤口。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她抬起脑袋用着异样的目光打量着吴敌,“不得不说……你真的很下\/流!”

    “下\/流?”吴敌扬起嘴角嗤笑道,“战场之上就没有什么光明磊落以及卑鄙无耻,只要能赢就是强者!”

    “你……”荆棘兰怒了,但生气扯动伤口加快血液循环,瞬息伤口处就喷出一大团血雾。

    她也意识到身体情况,因此将火气和想说的话咽了下去,让血液不在流动得没那么快。

    “住手——”

    这时候,那个蹦出来警告吴敌的家伙也来到他的身旁,并气呼呼的出声呵斥道:“把殿下给我放开!你个王八蛋,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意味着什么?”

    这是一个消瘦的老头,年龄大概六七十岁,看起来并不太精神反而是病恹恹营养不充足的模样。

    他的头发看起来没那么的乌黑浓密,也没有像雪一般的洁白。

    相反黑一根白一根,且头发极其干燥,像极农村里面许多舍不得吃、营养不均衡的穷困老人。

    还有他那个袍子也脏兮兮的,仿若许多天都没有洗一样。

    这样的一个老人,让人一看仿若觉得跟大名鼎鼎的炼狱修罗没什么挂钩般。

    “呵呵。”

    吴敌淡淡一笑并没有理会这老头,而是继续盯着荆棘兰说道:“你若是还不止血,恐怕就真的去见阎王爷了!”

    “来不及了!”荆棘兰勾起嘴角冷冷的苦笑着,望向吴敌那双眸子中尽是怨恨之色。

    一时,吴敌只觉得荆棘兰极其的陌生和可怕,那眼神真是恨不得吞了自己,但又无能为力,仿若一个濒临死亡的人般。

    他心里很纳闷,荆棘兰既然知晓自己不想杀她,而是利用来达成某项交易,为什么神色还那么悲哀呢?

    “放开她,你个臭小子赶紧把殿下给我放了!”

    “放开……给我放开……”

    老者疯了,一个劲的冲吴敌咆哮着,仿若那就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

    他每次喊出来都极其嘹亮,几乎用尽自己全身力气般,头上的毛发都竖立而起。

    吴敌还是没有理会他,仍然把眼神放在荆棘兰身上,“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我可以先给你止血,然后在谈论其他事情。”

    “呵呵,别在哪里好心好意的,别以为我不知道我死了对于你就没有价值,你那么做只是想保住自己的利益罢了。”

    荆棘兰一点面子都没有给吴敌,冷冷的嗤笑着,眼神一如既往的怨恨。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死!”吴敌毫不介意的说。

    “没用了!”

    荆棘兰冷冷地看着吴敌说道,“我心脏异于常人,在中间偏右的位置,你的刀子刺进去,应该有伤害到我的心脏,我是不可能像三井泉一样中刀了还能奄奄一息。”

    “原来你是这样。”吴敌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脸上并无太多异色。

    苏轻眉心脏也是这样,当时替吴敌挡了一枪却因此侥幸活了下来。

    “所以,你说我是该恨你还是该感谢你呢?”

    荆棘兰幽怨的看着吴敌,“我绞尽脑汁去靠近你,去与你培养感情,试图把你拉进我们组织。没想到计划失败……最终却被你杀死……也许这就是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