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1章 贱贱的(1章)
    “不要跟我说,你暗中隐藏力量对我放水了。”

    吴敌微眯着眼,脸上一丝异色没有的徐徐询问着。

    他内心却震撼无比,思索着究竟是什么样的高手、资源,才能培育出这样的天才来。

    吴敌之所以那么强,完全是神圣之体和无数场战斗造成的,荆棘兰又是凭什么?

    “留了一丁点。”

    荆棘兰回应道,“本来想使出全力的,不过想到你死后世界上又少了一个好玩的傻瓜,又隐瞒了一点点力量。”

    “呵呵。”吴敌淡淡笑着,并不想多说什么。

    “再来吧,我好久都没有这么酣畅淋漓的打过了!”

    荆棘兰勾勾手,示意这回轮到吴敌攻她来受。

    “那我就不客气了!”

    吴敌没有多废话什么,爆喝了声就扑了过去。

    他没有半点儿的怜香惜玉,因为荆棘兰这种邪恶组织之徒,也没必要让人去怜惜。

    “铛铛铛——”

    “砰砰砰——”

    两个顶级天才在天上对碰了十几记,力量波动把地下的裂痕炸得更深了。

    “早就听说和亲身见识你的厉害,没曾想亲自过招后更为厉害了!”

    荆棘兰跟吴敌对打了好一会儿,便忍不住出声夸赞起来,“你究竟学了什么秘法?体内的力量那么纯粹仿若凝成实质了一般,实在是太可怕了!”

    “呵呵。”

    吴敌只是淡淡笑着,攻击的同时想着什么干掉荆棘兰,重创掉炼狱修罗。

    要是杀不死,能生擒也不错。

    吴敌也知道无论是杀死还是生擒,难度都非常高。

    特别是生擒,几乎是杀死的一百倍以上。

    不过他还是想尝试一番,若真能擒住,嘿嘿……至少能让吴敌少努力好几年。

    “告诉我,你的力量为什么会那么纯粹?”

    荆棘兰越和吴敌交手,内心中越感觉到疑惑,一时竟慢慢的向后倒退降低攻击强度,把注意力都放在吴敌的身上。

    “你力量也很纯粹嘛……甚至比我还要浓了那么一分。”

    吴敌同样也感觉到荆棘兰灵力的异常,一时好奇的问出声来。

    他力量之所以变得那么纯粹,最大的原因可能就是天劫的洗礼了。

    黑柴服用激素药物实力得到巨大的提升,同时也引来了天劫的轰炸。

    吴敌用自己强横的个人能力帮它抵挡这些天灾**,同时也跟着得到雷电的洗礼,换了一身全新血肉。

    自从这次身体发生变革后,吴敌发现自个儿的力量更加纯粹,仿若能凝成实质一般,黑柴也到了圣境。

    因此,他把这一切都归功于天劫之下大难不死得到的好处。

    荆棘兰又凭什么呢?

    ……

    “哼,我可是伟大炼狱修罗中的天之骄女,拥有如此纯粹的力量,不是很正常的吗?”

    荆棘兰冷冷的说道,“你呢?光凭战狼那个破组织?还是造化门把你培育成这样?”

    “这不关你的事!”吴敌摇摇头。

    “造化门的实力我们大致还是有些了解的,他们应该没有能力锻炼出如此纯粹内力的办法。”

    荆棘兰锐利的眼神在吴敌身上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上下打量,似乎想要看穿他全部秘密一般。

    “别看了!”

    吴敌冷冷就出声抨击着,“无论怎么看,你都无法得到想知道的东西。”

    “既然这样,那我就把你脑袋给挖下来!”荆棘兰脸色突然变得狰狞,攻击力度又快了几分。

    她那美丽的脸庞此刻看起来要多可怕就有多可怕,简直就像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女妖精。

    “呼——”

    吴敌深吸口气,还是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千万不能因为一丝丝毛躁而暴露出致命的缺点。

    “你这小子还磨磨蹭蹭做什么?难道就因为她是个美女吗?”

    另一头与大猩猩纠缠的缅甸蟒有些不耐烦了,焦急的对吴敌催促着。

    大猩猩非常的难缠,缅甸蟒没理由不担心自己才生命安全。

    “别急——”

    吴敌不耐烦的回应道,“我已经在尽力了,这丫头的片子可厉害得很。”

    他不是吹牛,荆棘兰是见过最厉害的同等级天才,且年龄比自己小非常多,将来成就无可限量。

    将如龙比起她来,天赋上还是差了那么一丁点。

    “你又想使什么坏主意吗?”

    荆棘兰看到吴敌脸无异色,同时眼珠子在咕噜咕噜转着,顿时就知道他在打坏主意。

    吴敌没有说话,绞尽脑汁在想着。

    他知道想要击败荆棘兰必须要一气呵成,否则一旦被她使用激素药物或者逃脱,对于吴敌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

    他绝对相信在森林的四周围,还有其他炼狱修罗成员在潜伏着。

    他们应该是看到荆棘兰与吴敌扭打在一起,或者得到她的命令没有轻举妄动,留给两个人单独比试的空间。

    其他人若是跑出来帮忙,那吴敌若是逃不走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你只在躲避,并没有太主动的进攻,百分之一千在想着小阴谋。”

    荆棘兰跟吴敌打了一会儿,立马就从他反应中推测出仅仅在防备,于是不悦的怒吼道:“哼,我既然跟在你身边那么长的时间,那你就别想使用什么小阴谋了!”

    “是么?”

    吴敌玩味的笑了笑,趁躲避的间隙伸手进衣袖里面,掏出一瓶毒药就朝荆棘兰扔了过去,“软筋散!”

    “滚——”

    林笑笑怒喝了声,不明暗器就被内力震碎。

    “化尸粉——”

    吴敌再次扬手,一个暗器又飞了出去。

    “砰——”

    林笑笑用内力直接隔空震碎,随后玩味的看着吴敌讥笑道:“我知道你的小计谋,一定想用很多不太重要的阴招试探我,等我耐心尽失的发火,或者认为你的阴招无法威胁到我的时候,就突然来一个致命的偷袭。”

    “哈哈哈……不亏是潜伏在我身边很长一段时间的人,对我果然足够的了解。”

    吴敌这回突然一改往常的放声大笑着,“你说对了,我就是准备着一个大杀招等着你,既然你已经发现,那就长长它的味道把!”

    音落,吴敌速度骤然间提升了许多,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扑向荆棘兰。

    他右手握着血刃,左手放在后背不知道在搞什么东西,表情看起来贱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