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2章 农夫与蛇(1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嗷嗷嗷——”

    突然,黑柴疯狂的叫嚷起来,对林笑笑充满了浓浓的敌意,比它第一次来到吴敌家别墅更加疯狂和愤怒。

    “黑柴,给我趴下!”

    吴敌冲着黑柴训斥了声,示意它稍安勿躁,乖乖呆在一旁就好了。

    “帅哥哥,你终于来了!”

    林笑笑从阴暗中走出来,身影清晰的映入吴敌的眼中。

    她还是跟之前长得一模一样,并穿着出逃时候的那一套衣服。

    唯一不同点,林笑笑身上似乎带了一丝令人寒颤的冷气,且带着武者威压,俨然不是之前那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孩了!

    后天巅峰,半步圣境!

    没错,这就是此刻林笑笑的实力。

    “你想干什么?”

    吴敌脸色阴沉下来,还是不敢相信眼前的林笑笑就是之前自己认识的那个被变异人满大街追杀的可怜小屁孩。

    她当时多么弱小啊?

    连自保能力都没有。

    若不是她跑在最前面,后面还有一堆同学充当肉盾,恐怕早就沦为变异人锋利爪子下的一滩滩碎肉了!

    如今,那个瑟瑟发抖又沉积在丧亲之痛、哀求拜师学艺报仇的小女孩,竟强大到令吴敌这个老师傅都感到害怕!

    没错,就是后天巅峰罢了!

    吴敌也和她的实力一样,偏偏内心深处却浮起畏惧之意。

    如果不是现场炼狱修罗成员太多,吴敌真想用手抹一抹眼睛,然后定睛看看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

    “看来,你已经从那条小狗的异常举动中,得知了一切。”

    林笑笑看到吴敌冰冷着脸询问自己想干啥,而动神态内没有一点点畏惧之意,瞬息就明白了他已经提前一步知道自己不是真正的‘林笑笑’了。

    林笑笑也没有着急回应,而是先慢悠悠和吴敌拉家常着。

    “呵,你以为黑柴到来我才发现你吗?”

    吴敌冷冷笑了起来,“不……其实我早就发现了你的异常。只是觉得你只是个小女孩,身体又没有侦测出任何有威胁性的力量,故而才装作不知道罢了……就当我自己是一场幻觉。”

    “笑话……没有哪条死狗,我不信你能看破我的隐蔽能力。”

    林笑笑仿若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般,忍不住就出声讥讽道:“当前炼狱修罗明面上的老大冥皇都无法看破我是谁,即使是那些隐退到深山的长老们也没有这个本事,你说你有凭什么呢?”

    “果然,你们炼狱修罗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吴敌一下就捕捉到林笑笑话语内的意思,“当年我以为炼狱修罗头目就是阎王、而那些恶叉成员就是正规成员,没想到阎王只能算半个正牌成员……然后又知道冥皇管着一群比阎王还厉害的正牌成员,误以为他是最终的老大。”

    说实话,吴敌内心还真是非常的意外,假如冥皇只是一个退到台面上的傀儡,一个迷惑世人的假象,那么炼狱修罗组织究竟有多强呢?

    按照阎王是先天巅峰的半个正牌成员管理一群恶叉,那么冥皇一个准圣境的强者管理一群后天王级成员,上面是不是还有人管着一群比冥皇还厉害的?

    比如之前吴敌遇到的几个炼狱修罗成员,都是圣境初期、中期的实力,他们极有可能就是冥皇在突破后、有资格进入的层次。

    吴敌知道想要了解更多炼狱修罗的秘密,必须生擒冥皇……不,是眼前的林笑笑才会窥得一二。

    假如冥皇上去还有更厉害的层次,再上去还有,岂不是天下要大乱了?

    炼狱修罗正牌成员齐齐出动,谁还有资格去与其争锋?

    ……

    “我说了你不知道的东西多了去,绕是我从小就在组织内长大,又是资历深厚的长老女儿,也没能知道其秘密的一大半。”

    林笑笑略有些俏皮的笑着。

    只不过她这个能添加可爱分数的笑容,此刻却让人感到十分恶心反胃。

    “我之前在西亚杀掉第一个圣境中期强者的时候,他就告诉我殿下一定会给自己报仇,冥皇一定会给自己报仇。所谓的殿下,想必就是你吧?”吴敌揉了揉鼻子问。

    “没错。”

    林笑笑重重点了点头,毫不忌讳的大大方方承认着,“小事情冥皇决定,很多大事情都是我这个殿下说了算。假如没有其他长老子女们出来闹腾,那一定是我错不了!”

    “哈哈哈哈——”

    吴敌仰起脑袋肆意的大笑着,“我说你们幕后大佬和你爹妈心真大,自导自演把你安插在我这个对炼狱修罗极其仇恨的人身边,不怕那天露馅被我一刀杀了哭到姥姥家吗?”

    “你真是看得起自己……若真如你所说早就看穿我是谁,为何还要把我带回家,从来不留一手派兵增援、提防?难道……你就不怕你不在,我偷偷把你两个娇滴滴的媳妇脑袋扭下来吗?”林笑笑疑问道。

    “怕——”

    吴敌重重点了点头,“只是怕我就能昧着良心放任一个看起来像弱势群体、无依无靠的小女孩流浪街头?并随时有可能再次遭受到毒害?”

    “说得你好像很伟大一样。”林笑笑根本不领吴敌这个情。

    “呵呵。”

    吴敌只是淡淡笑着,“我不是伟大,而是一个有良知、有爱心的人。假如在路上看到一条蛇受冻、看到一个素未谋面的同类有危险不及时伸出援手,而是思考着他是不是坏人,我把它救了会不会反过来害我,那这样冷血的人跟蛇又有任何区别?”

    “很遗憾,农夫与蛇的故事今儿再次发生在你的身上,而你就是那个用体温温暖了蛇,最后被反咬一口的傻农夫!”林笑笑抨击道。

    “对,我确实是那个傻农夫。明知道蛇是冷血动物又是个眼盲的瞎子,只能把舌头散发出来的热感应来当成眼睛用。”

    吴敌点了点头直面错误的自嘲道,“蛇喜欢在温暖的地方睡觉,但却善于攻击不是冷血的异类生物,农夫用体温暖蛇的那一刹,就应该有了被咬的觉悟。”

    林笑笑脸颊一动,冷冷的讥笑道:“那么说,你就是承认自己活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