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3章 叛徒是什么滋味(4章)
    “该死的——”

    吴敌心一沉,随即神色立马变得格外凝重,聚精会神的爆喝道:“既然这样,哪都给我去死吧!”

    他知道激素药物究竟有多么可怕,也在jian kong画面中看到超级强者们使用。

    吴敌明白一旦让他们都服用激素药物,那么自己就要被轻而易举的杀死,毫无抵抗之力。

    即使侥幸脱逃不死,那么接下来带天劫也会把他给杀死。

    “轰——”

    吴敌毫无保留使出自己最厉害的杀招,甚至连元气都开始燃烧了。

    一声巨响,无与伦比的力量从吴敌体内释放出来,在天空中形成一股巨大的彩色光芒。

    “啊——”

    “啊——”

    如同氛围彩灯般的力量光芒四处照射,无数人触不及防之下被彩光刺中眼睛,顿时疼痛的惨叫着,本能的闭上眼睛。

    这其中就有老谢和那两个后天高手。

    他们已经捏碎激素药物管子,正准备服用却因为着彩光刺痛眼睛而迟疑了。

    “轰——”

    没给他们太多反应,彩光瞬息爆破开来,璀璨四射的照耀在无数人身上。

    “啊啊啊——”

    先天、聚灵镜凡是碰到力量彩光,瞬息身体直接被洞穿,露出触目惊心的大骷髅。

    “啊啊啊——”

    老谢和另外两个后天武者也无法抵御吴敌的彩光,身体逐渐破开一个又一个的窟窿。

    身为后天镜的众多炼狱修罗成员,他们天赋极佳,在吴敌的彩光之下都能死,更何况老谢他们这些人?

    老谢实力是比一般炼狱修罗正牌成员强,但是他已经老了,再也无法用巅峰状态来形容。

    “啊啊啊——”

    惨叫声络绎不绝,很快大批人就倒在血泊中。

    吴敌迅速的掏出一颗补元丹放进嘴巴里面,恢复力量的同时眼睛四处扫动,看谁没有被彩光射中且身上拥有激素药物的。

    很遗憾,这十几个拥有激素药物的人全都死翘翘了。

    “什么——”

    公孙力并没有并没有死在彩光是,因为吴敌想留下他一个活口,故而在力量飞离体内的刹那,已经尽量控制不要朝那边溅射。

    公孙力看到如此多高手瞬息被秒杀,惊得眼珠子都快坠落下来。

    他的得力干将啊!

    他们公孙家多年的隗宝和底蕴啊!

    就这样被吴敌一招给杀掉大片,简直是太让人痛心了!

    公孙力仿若听到自己心脏‘啪啦啪啦’破碎掉的声音。

    他疼得两眼一闭,近乎要昏厥的倒在地上。

    “公孙力先生,还有谁拥有激素药物的,尽管叫出来吧!”

    吴敌不知道其他人还有没有激素药物,但见高手都死完了也不惧怕了。

    后面赶到的高手后面再说!

    吴敌也相信公孙家族拥有的激素药物绝对不会太多,顶多是二十支左右,十几支在家族总部这里,另外几支给那些在外面跑的家族精英们。

    不然放任他们出去办勾结的大事,不怕被敌对势力lan jie严刑逼供从中套出东西吗?

    因此,吴敌才如此敢嚣张的对公孙力那么呐喊。

    “该死的——”

    公孙力咬了咬牙,就从恐惧中回过神来,面色极为愤怒的瞪着吴敌看着。

    他脸蛋左右摆动好一阵后,从口袋内侧中掏出一支激素药物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也只能跟你拼了!”

    “笑话?就凭你这样也想跟我斗?”

    吴敌冷冷笑了声,毫不客气的抨击道:“老谢他们都来不及服用激素药物,你也想服用?”

    “该死的混蛋……”公孙力红着眼骂嚷着,用指甲捏碎了激素药物管子,做好即使死也要在抗争的道路上、在服用激素药物的道路上。

    “呵呵——”

    吴敌冷冷笑了笑,丝毫没把他放在眼里地说道:“要不,我给你一个服用激素药物的机会吧,看看服用药物后的你,是否能有和我一战的实力!”

    吴敌当然知道普通人服用激素药物后,能变得有多强,因此自信满满的,纯粹是把把他当成猴子来耍。

    “王八蛋……”

    公孙力骂嚷声就把激素药物猛地往嘴巴里面灌。

    咕隆咕隆——

    激素药物入肚后,公孙力把空的试管扔到一旁,随即面目就变得狰狞起来。

    “吼——”

    公孙力身上气息越来越凌厉,最终他吼叫一声后,就电射般朝吴敌扑了过来。

    “给我趴下——”

    吴敌高喝了声,迅疾消失在原地后,一脚就把公孙力给踩在地上,并迅速的废掉他的脚筋。

    公孙力普通之人服用激素药物不过是先天巅峰罢了,只有新世界科研机构的激素药物才能达到后天境,其他两个势力都不行。

    先天级别的实力在吴敌眼中,就跟一头猪没有任何区别。

    “啊啊啊——”

    公孙力陷入暴躁之中,不断的挣扎咆哮,强化后那咆哮声把地板都震得一阵阵猛烈摇晃着。

    不过任由他怎么挣扎和咆哮都于事无补,吴敌就像一座大山般稳稳压在他身上。

    终于,公孙力挣扎一会发现自己筋脉被割无法发力后,只能平静下来趴在地上满脸痛苦的不说话。

    这种感觉太折磨人了!

    从弱者到永远澎湃力量的强者,却动弹不得像被鹰抓着的小鸡般。

    “你们还有谁愿意上来受死的吗?”

    吴敌看着那些从外院冲进来的护卫和公孙家族的高手们,冷冰冰的出声问着。

    没有一个人敢上来,望向吴敌的眼神都在打颤着。

    还有的人浑身瑟瑟发抖的向后倒退,再也不敢靠近那个秒杀无数人的吴敌了。

    又有几个后天武者到来了,可只是远远的看着吴敌不敢轻举妄动。

    瞧他们那警惕的模样,似乎做好随时开溜的准备。

    看来……

    他们真如吴敌所猜测的一样,没有激素药物了。

    一般激素药物,门主也会留给自己和身边得力的手下。

    “公孙力先生,现在咱们可以好好聊一聊吧?”

    吴敌确定哪些人不会偷袭和出现无法避免的意外后,把目光望向脚下的公孙力道:“我很想知道,跟坏蛋勾结、做个叛徒究竟是什么感觉?你看着他们密谋残害自己的同胞,你的良心难道就不会痛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