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1章 找到点情况(2章)
    “放心,既然敌人下如此毒手了,就算倾家荡产,我也不会让他好过的!”

    牧尘空咬了咬牙,眸子喷出熊熊烈焰的说道:“我活了大半辈子,从来没有见过任何势力敢如此针对我们牧家。”

    “叔叔、阿姨你们放心,我也会调动一切能调动的力量、争取把这伙人的底细都给挖出来,替死去的公司职员和其他战士们报仇。”

    吴敌看着那满地没来得及清洗的血液,神色同样跟着变成了愤怒。

    那么多无辜的人死了,无论如何都要给他们一个公道的。

    那些黑衣人们连位高权重的牧式珠宝都敢袭击,假如换成其他势力更差的家族或者人口密集的重要公共场所呢?

    这种在繁华商业圈地段都敢动手的恶势力,别说是杀掉一百个人,就是杀掉一个也必须要挖出来除掉!

    “你们几个先到旁边聊吧。”

    牧尘空见现场来了很多记者、guan fang的人,连忙对着吴敌与牧雨寒等人说道:“我去跟他们交涉一番。”

    “好。”

    吴敌点了点头,让牧尘空单独去处理这些后事了。

    他是牧式珠宝的法人,理应接受记者的采访宣布事情的大致经过,以及接下来要善后的大体方案。

    案子很多手续,都是需要牧尘空来处理的。

    “吴敌,你这次表现真的很不赖!”

    吴敌连带几个女的到达一个角落后,牧糖醇这个当大姐的再次对吴敌夸赞着,“我三妹眼光果然一如既往的犀利,挑准的人或事从来没有出错过。”

    “那不是——”牧雨寒得意的挺起胸膛。

    宋雨言的目光则是一直盯着吴敌打量,还围着身体在转圈圈着,让吴敌整个人头皮都有点发麻。

    可能刚才人多、且没有从牧星月的担忧中回过神来,因此宋雨言打量吴敌也仅仅是匆匆几眼。

    如今人少了,她自然会更加多看。

    毕竟这可是自己女儿的男人,也是自己未来的女婿,能不多过目一下吗?

    “阿姨……您能不能不要这么看我啊?”

    吴敌被盯得极其不自然,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宋雨言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可是包养得非常好,外表就跟个二十七八岁的大姑娘一般。

    宋家三姐妹很多基因都继承了她们的母亲,加上宋雨言打扮时髦,如今看起来就跟三胞胎和一个姐姐似的。

    吴敌最受不了的就是mei nu盯着自己,更可况对方还是自己未来的丈母娘。

    假如吴敌身体本能有什么反应,那就尴尬到姥姥家了。

    “丈母娘看女婿,没听说过吗?”

    宋雨言并没有一点点害臊,相反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她脸上满意之色比之前更浓了,显然应了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这句话。

    “妈,你这么盯着吴敌看,要是把他吓跑了,你女儿我可要单身了!”

    牧雨寒过来趴在母亲的肩膀上,很是俏皮的打趣着。

    两个女人凑在一起,更加体现宋雨言的年轻了。

    “咳咳——”

    吴敌干咳几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巧妙的转移话题说,“那个……你们不要老是都聊着我好不好?二姐刚刚虎口脱险,想来整颗心都没有从那恐慌中缓过神来,你们应该多多安慰她才对。”

    “二姐你太勇敢了,那种危机的情况下不是想着怎么逃命,而是先跑到jian kong室去拿jian kong画面,留下证据将来好对付他们。”

    牧雨寒松开宋雨言,转过去一把抱住了牧星月,笑吟吟的夸赞着。

    之前她非常的担心牧星月,如今这种情绪会翻转过来变成最开心的。

    “我以为自己再也没法活回来了!”

    牧星月面无异色的淡淡回应道,“正是在jian kong哪里看到他们如此可怕,我才担心证据都被销毁掉,因此和乾伯冒着生命危险去截取一些录像。没想到……乾伯真的回不来了!”

    “别难过了二姐,乾伯永远都活在我们的心目中。”

    牧雨寒搂着二姐安慰着,“等我找到究竟是那伙混蛋做的案,在好好惩罚他替乾伯报仇血恨!”

    “嗯。”牧星月点了下头。

    牧糖醇走了过来,一改之前欣喜神色,变得格外凝重的说:“好了,现在不是我们拉家常的时候。星月我问你,最近你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没有——”

    牧星月摇摇头。

    “那有没有男生跑来粘你,追求不成后恼羞成怒呢?”

    牧雨寒再次问道。

    牧星月闻言,脸颊情不自禁又羞红了,“大姐,你在想什么呢?就算有男生吃了闭门羹想要报复我,也用不着屠杀整个珠宝公司分部吧?”

    “我是怕其中某些人心理变/态,做出什么事情来一点都不意外。”木糖醋说着。

    “就是就是……”

    牧雨寒在旁边小鸡啄米的点头附和道,“你没听说过前段时间网上炒得沸沸扬扬的新闻吗?一男的追求一女的不成,恼羞成怒之下把人家一家人都杀了。”

    “好吧。”

    牧星月无奈的应了声,用着无比怪异的眼神打量着大姐和三妹,“你们脑洞真是开放,不过我还真是没有。”

    “看来……只能把目光来找放在家族仇恨上面了。”牧糖醇说道。

    吴敌在旁边静静的听了好一会儿,也轻轻出声附和说:“确实是针对家族、还专门是来抓捕二姐的。从八楼的战斗痕迹就看得出来,若不是冲着二姐,他们也不会一起爬下窗户了!”

    “这件事咱们就先不谈吧!”

    牧糖醇见在谈论也无法找出更好的解决方案,恰好见到牧尘空朝这边走来,于是说道:“咱们先离开这里,让其他人先收拾清理现场再说,我们去找个地方休息、研究那段jian kongshi pin。”

    “好。”

    所有人均点点头,随即他们简单交代现场负责人一声,迈步就暂时离开这里。

    他们风头上的人物,呆在这里多了不少。

    “咚咚咚……咚咚……”

    吴敌跟着一行人走了没多久,口袋内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拿起来一看,是吉星大叔打来的。

    “怎么了大叔?”

    吴敌拿起来,本能的询问一句。

    “那个,我发现了点情况,你找个方便的地方咱们慢慢说。”吉星大叔回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