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9章 你说了算(5章)
    “啪——”

    吴敌连忙用手一挡,牧星月那凌厉的一掌就重重拍在他的手背上。

    “你个王八蛋——”

    牧星月火大了,见手攻击不成又猛地用脚朝胸膛上踢了上来。

    她刚刚苏醒脑袋还处于很朦胧的糊涂状态,根本记不得之前发生什么,自己又怎么昏迷。

    牧星月只处在醒来以后,看到吴敌按压自己的胸膛,本能的误会他在非礼自己。

    “喂喂——”

    吴敌连忙爆退,一个劲的解释道:“二姐,我可没有半点儿占你便宜的意思,我只是要救你,不信你问雨寒。”

    “王八蛋……谁让你救了?”牧星月气得双腮绯红,气呼呼的冲着吴敌咆哮着。

    她长那么大从来没有被任何男人碰过,没想到如今昏迷之下,竟然被人占便宜了。

    这个男人还是自己妹妹的男朋友,真是令人无法接受。

    “二姐二姐——”

    牧雨寒连忙扑了过去,压下牧星月的舞动的双手说道:“你不要生吴敌的气了,他是经过我的批准才那么干的,不是无故的猥琐,而是要救你啊!”

    “哼,就是经过你的同意也不行。”

    牧星月听自己妹妹如此说后,脸上火气消失了不少,可还是有些生气着。

    她怎么也接受不了,自己跟异性的第一次接触,竟然给的不是未来的老公,或者自己真正怦然心动的男生。

    牧星月虽然站在上层社会见到太多普通人无法了解到的桃色新闻,以及那些富家女疯狂的换男人,视伴侣如衣服般。

    可是……她骨子里面还是非常保守的。

    别人是别人,她是她!

    “好了,我的宝贝二姐,你就别生气了好不好?”

    牧雨寒一个劲的安慰着,“你不知道听闻你受到危险的刹那,吴敌有多么担心你?开车子就像开飞机一样连路边都看不清楚,多少次差点翻车的就希望早点赶到你身边来?”

    牧雨寒抱着二姐,继续替吴敌说好话着,“若是吴敌及时赶到,并聪明的认为你躲藏在附近,恐怕其他人搜查几天几夜都找不到你。加上隔热层空气不流通,恐怕到时候你都窒息而死了!”

    “哼——”

    牧星月满脸幽怨的哼了声,脸上并没有多大的火气了。

    她清醒如此久后,也回想到之前黑衣人突然闯进他们公司,并进行一系列毫无人道的杀戮。

    她也记得乾伯把自己放在隔热层上面,并嘱咐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声、不要动。

    “乾伯呢?”

    牧星月并不想纠结于吴敌触碰自己的事情上,而是满脸担忧的转移话题道。

    “他死了!”

    吴敌板着脸回应着,“监控摄像头没有拍到任何人逃出公司,这个房间外边发生激烈的战斗且遗留下大片血液然后的废墟,我想……他应该粉身碎骨化被敌人打爆,或者自爆了吧!”

    “呜呜——”

    牧星月听到乾伯死了,忍不住就抽泣起来,“这不可能,乾伯跟在我身边那么久,历经了各种各样的危险,不可能那么快就死去的!”

    “别难过了二姐。”

    吴敌面无表情的安慰着,“福伯除了豁出自己的生命,才能让那些黑衣人们相信他是在替你断后,争取让你逃走的时间,让黑衣人们误以为你顺着管道逃走了!”

    “呜呜呜——”

    牧星月哭得更加伤心了,不断的抹着眼泪,“乾伯他一辈子为牧家、为了我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怎么老来反而落了一个如此下场呢?”

    “节哀吧!”

    吴敌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着,“乾伯他是牧家的英雄,他在天上看到你那么难过,我想也不会开心的。”

    “是啊,乾伯豁出性命来拯救你,二姐你要坚强、开朗的活下去,才能对得起他的付出。”牧雨寒在旁边安慰道。

    “还有其他公司员工呢?”牧星月停止哭泣后,连忙询问关于其他员工的事情。

    “只有三个活口,其他都死了!”

    吴敌阴沉着脸回应着,“那些黑衣人非常强大,根本不是你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或者学过些皮毛的安保人员能抵挡的。”

    “呜呜呜……”

    牧星月更加难过了,俏脸上布满泪痕的哽咽着,“我牧星月向来多行善事,我们牧家也不是那种作恶多端的家族,究竟是谁那么狠心,竟然下如此狠手。”

    “是啊,这帮人实在是太惨无人道了!”

    牧雨寒咬了咬牙,满脸愤怒的说着,“别让我查出来,否则即使是神仙,我们牧家倾家荡产,也要将它们给杀了!”

    “行了,都别难过了,先离开这里吧!”

    吴敌挥了挥手,“这个房间的承重主体已经发生变化,随时都有可能崩塌,咱们得先到下面去,或者转移到其他房间内!”

    “走吧!”

    牧雨寒扶起二姐,跟着吴敌离开房间。

    房间门口通道已经崩塌六七米,且破开一个很宽的大洞,普通人是无法行走、跳跃的。

    必须要聚灵镜以上的武者才能跳跃同行,先天以上则是可以用内力托住自己凌空飞去。

    “雨寒我先把你抱过去,然后在回来抱二姐。”

    到达边缘处,吴敌出声说道。

    “啊——”

    牧星月听闻吴敌说要抱自己,忍不住说就诧异惊叫了声。

    “啊什么啊……抱抱又不会怀孕,再者没有我抱,你怎么过去?”

    吴敌白了牧星月一眼,心想这女人也敏感过头了吧?

    “啪——”

    牧雨寒拍了下吴敌的胸膛,不满的埋怨道:“你这王八蛋,怎么跟二姐说话呢?”

    “那……那好吧!”吴敌没多说什么,牧星月就无奈的认同吴敌抱过去了。

    她也看出普通人无法横渡这个大洞,想到只能让吴敌或者其他安保人员抱过去,她还是宁愿选择吴敌。

    “走——”

    吴敌说了声,抱起牧雨寒纵身一跃再凌空右变向,随后结结实实落在右边通道上。

    他放下牧雨寒,再次折返回来。

    “二姐,你说要怎么抱吧?”

    吴敌想到牧星月比较保守,便主动问了出来。

    “啊——”

    牧星月听吴敌如此问,俏脸顿时红彤彤一大片,如天边日落的晚霞般美艳。

    她小嘴微张,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